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調教——五字經的密碼】(全)作者:口木
激情調教——五字經的密碼

字数:6299
2014/05/01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在整體經濟開始起飛時,人脈是決定事業的重要關鍵因素,有人脈就算是錢脈,就算你不是學商的人,滿髒話沒啥文化的大老粗,生意一樣火熱,阿才就是這樣的例子。

  我和阿才的相識,是因為當時我剛入社會工作,約24歲,進入一家中型企業,公司有許多進口商品,而我是從事代銷業務,在一次拜訪中到了一家位置偏僻,內部三張桌子,一張八人大接洽桌、兩張辦公桌,公司僅二人的公司。
  特別的是,顧店的職員是年約二十五、六歲,身材約1米65、重約48公斤,有著瓜子臉及挺直的鼻子且眼神帶媚的美女。雖然我是第一次到他們公司,裡面也僅她一人,但笑臉的接待讓我這個接觸業務不久的菜鳥倍感溫馨。

  因為老闆外出接洽商務,所以跟就跟美女聊一下,她叫「小惠」,我們還是同鄉,於是距離一下子拉近許多,那時才知道她公司專做公務部門的生意。
  沒多久,一個中等身材、嘴裡嚼著檳榔、滿嘴黑牙的男人回來,並帶來四位彪型大漢,談話很大聲,一進門就向美女吆喝著:「幹你娘機掰,去準備一下,我們要喝酒。」我真的完全凍結呆在那了,美女卻笑容滿面:「好的,老闆。」就趕緊出門去張羅。

  老闆看到我,就自我介紹他叫「阿才」,叫我坐下一起聊,我也趕緊自我介紹:「我叫小鍾,才哥你好。」阿才讓我感覺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一樣,待我如老朋友一般親切,也介紹了四位朋友都是當官的軍人。

  聊了一下下,美女就已經採買回來下酒料,並從樓上拿來兩瓶高粱酒,老闆拿出杯子為每個人斟滿上,馬上大聲說:「乾了!」仰起頭就乾了。我又再次傻了,原來高粱酒不是用一口小杯喝的嗎?

  短短半小時,兩瓶酒就已見底,又是一聲:「幹你娘機掰,去拿酒來啦!」又見小惠臉上微紅的應聲「好」,走路怪怪的上樓。我已經喝了兩杯,等會兒要回公司開會,急忙向才哥告假離開,才哥開始不允許,我說明日一定再來,他才讓我離去。

  隔日上午上班後不久,我就前往才哥公司,那時僅看見才哥一人在公司,因為我是菜鳥,所以急著將公司目錄拿出給才哥,他則完全不聽我的說明:「放著就好,我有時間再看。」我的心都涼了,又沒生意做了。

  看見我的表情,「幹你娘的,小鍾啊,放心吧,我會幫你的。」才哥慢慢說著,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尷尬的說:「謝謝才哥!」

  才哥親切地詢問我的工作及家庭狀況,有點像家訪調查一樣問了許多,知道我是外鄉人,自己住外面,女朋友在別的城市上班。聊了一下接近中午,他叫我一快去吃午餐,只見他走到樓梯口向上叫道:「幹你娘機掰,我們要出去,妳下來看店!」我又犯傻了,小惠的聲音從樓上傳來:「好啦,人家洗完就下去。」
  這時我才知道原來美女住樓上,「才哥,請問小惠是大嫂嗎?」我問道,才哥笑笑說:「是啊!不然你以為是我的員工噢?」我心想:『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坐上才哥的賓士車300型,跟著才哥來到一家小飯館,我就急忙問:「嫂子會來嗎?」才哥說:「幹你娘,男人吃飯就好,女人跟來麻煩。」到現在我確認,才哥的口頭禪就是「幹你娘」。

  我喝了三瓶啤酒,才哥又喝了半瓶多高粱酒後,才哥問我:「多久見一次女朋友?」我呆呆的回他:「大約一個多月吧!」才哥豪爽的說:「幹你娘,那你不就哈得要死?沒關係,以後我帶你去玩。」

  「你帶我去玩,那回家大嫂會生氣……」我回答著。他沒等我說完,笑笑的說:「幹你娘,你那麼關心我老婆是想玩她噢?」我滿臉脹紅說不出話來,才哥又笑說:「嘿嘿!想要的話,我們可以一起玩。」

  看著才哥,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又突然大笑:「幹你娘,你覺得我老婆如何啊?」我尷尬的回說:「很美,很賢慧的女人……」此時才哥將我的肩膀扶著:「幹你娘,你一定喜歡我老婆那一型對吧?」叫我如何回答呢?我只能傻笑,「幹你娘,有機會我來安排。」看著我,才哥小聲說。

  午飯就在奇怪的氣氛中結束了,才哥說:「我帶你去走走。」我也沒表示意見。車行約二十分鐘,在巷口停好車,才哥帶著我經過九彎十八拐後來到一個我不知道要何形容的地方。

  ㄇ型的沙發中間一張桌子,才哥提點我:「幹你娘,等一下有長官會來,不要多問,但是盡量玩就好。」過了約十分鐘,一個體格健壯、感覺精壯年約四十多歲的大哥來到,才哥笑嘻嘻的迎接:「林哥來了。」轉頭向門外喊道:「幹你娘,叫人進來了!」

  音樂聲突然大聲起來,陸續有四、五個濃妝豔抹,年齡大約三十多歲的女人進入,燈光變得暈紅,旋轉燈也灑出點點亮光。才哥桌前不知何時多了一疊百元鈔,進門的女人都發給二、三百,每個女人個個笑臉的忙著倒酒拿小菜。

  這時才哥發聲:「脫一件一百!」一下子才哥旁邊沙發上就堆了一堆衣服,那些女人雖沒全部脫光,但大約都僅剩內衣褲。酒過三巡他們玩開了,才哥跟林哥因跟那些女人划拳,幾乎是光著膀子,女人也喝了不少酒。

  「幹你娘,小鍾,我現在輸的你擋。」我也喝多了,只能笑臉點頭。才哥看完我點頭,接著又說:「幹你娘,現在輸的都要脫一件。」我又被設計了。經過幾拳後,女人上身幾乎都是光的,這是我第一次看過那麼多奶子和一撮撮陰毛,而我身上也僅剩內褲一條。

  才哥又發號司令:「幹你娘,把他們脫光,雞巴用硬了給兩百!」我和林哥被幾個女人圍住,雙手抵不住猴群,一下子內褲就被扒掉了,雞巴也被擼、舔、含的弄硬起來,我看了一下林哥的東西,短粗型,跟我的龜頭大長型不同。
  玩到晚上我已不勝酒力醉倒了,勉強藉尿遁逃離現場,沒回公司去,直接回到租屋處,趴在床上不醒人事。

  第二天回到公司,編個故事不敢說實情,被罵得臭頭,幾乎要被開除,幸好進公司以來表現規矩,第一次犯錯,就給我機會繼續上班,我就是想去也不太敢再去才哥公司了。

  幾天後,才哥中午打電話到公司,我接起電話,「幹你娘,小鍾,等下跟我去介紹商品。」才哥在那頭說。要帶我去做生意當然好啊!才哥開車來接我,去到一個軍事單位,以前我來過一次,光到辦公室就等了一個多小時,因為車上有通行證,直接就開到辦公室外,進到辦公室大家都叫「才哥好」。

  才哥一路點頭,逕自走到一間獨立辦公室,叫聲:「長官好!」這次我真的發抖,原來是林哥在裡面。今天他身上穿著制服,那時我看到他的肩上有兩顆亮了的星星,回想前幾日我才跟他一起光著屁股,比雞巴大小隻。林哥一臉嚴肅的跟才哥小聲說了幾句話,我就被才哥帶出去。

  才哥帶著我去到一個長官那裡,叫我將商品型錄留下,跟著比了一些商品,就帶我回他公司。進公司時小惠笑臉迎人,拿飲料給我們就回到她的辦公桌,才哥問我剛才比的那些商品價格,我算了一下大約六百多萬,才哥叫我等他消息,他要再出去一下,就出門去了。

  看著小惠今天的穿著,緊身低圓領無袖衫,突顯出她飽滿圓潤的胸型,褲裝包覆翹臀,身材真棒!我直楞楞看到出神,小惠瞄了我一眼,臉上出現紅暈,更顯嬌媚。

  小惠走到接待桌旁,我開始跟小惠閒聊:「原來妳是老闆娘,真是對不起,我有眼無珠。」這時小惠賊賊的開口:「前幾天去玩,好玩嗎?」我尷尬的笑答道:「嘿嘿!」小惠又繼續說:「下回好玩的我也一起去。」我笑著回答:「那妳要問才哥了。」

  小惠坐在我旁邊的椅子,靠過來離我很近,在我耳邊媚聲的說:「聽說你們都被脫光了,你的龜頭很大,雞巴很長。」我肌肉完全僵硬,心想著,才哥夫妻是怎樣的夫妻啊,連這個都跟小惠說。我望著小惠,她也沒有不好意思的表情。
  看著小惠親切的笑容,我也放鬆自己的緊張,回答說:「還好吧,大家都一樣。」

  「才不一樣呢!有的頭小、有的頭大,有的長、有的短,有粗、有細……」小惠好像到菜市場買黃瓜一樣說著,接著又是那副賊樣:「嗯……用起來都不一樣呢!」那嬌媚的眼神,已經讓我下身鼓了起來。

  既然妳要講,我是男生何必害羞客氣,於是說:「妳好像經驗很豐富噢!」小惠說:「對啊!我老公經常會帶我出去玩,遇到得多當然知道啊!」

  「才哥帶妳出去玩?」我不可思議的回問,小惠接著說:「我們經常參加一些聯誼,有夫妻也有單男,最少三年了。」我的好奇心讓我繼續問:「那你們都不怕染到不好的病嗎?」小惠還是那副賊樣:「所以我老公都會幫我過濾,像你前幾天,他就是帶你去檢查了。」

  「我嗎?」

  「其實你第一次來時,晚上我老公問我,覺得來拜訪的小鍾如何?我說人帥帥的,體格也不錯。我們心裡都有默契,所以他就帶你去應酬,主要是觀察你,順便檢查你乾淨不乾淨。」

  原來我成了獵物,才哥如身家調查的瞭解我,觀察我的言行及身體狀況,那麼的細心,就是為了要將我納入他們夫妻聯誼的名單。後續我知道應該是被錄取了,我心裡沒有排斥感,因為小惠對我的吸引力是強大的,陸續聊了許多。
  才哥回來了,又帶了三個朋友,「幹你娘機掰,去準備一下。」相同的場景又出現了。我沒多問,僅請教三個大哥的稱呼,才哥對我說:「你今天要多喝一些,因為那一筆單搞定了。」我驚訝的說:「謝謝……才哥,我先乾為敬。」心想就那麼簡單嗎?這是我進公司以來最大筆金額啊!

  席間才哥說:「小鍾你等一下不要走,我們要談單子的事。」心裡高興加上才哥也不斷哄我喝,我敬了不知幾輪,已經有些暈了。大約七點時,三位大哥陸續離開,小惠將門關上,加入一起喝酒,我又跟他們夫妻乾了幾杯,小惠喝得很大口。

  才哥叫著:「幹你娘機掰,不要喝了,樓上去!」小惠撒嬌的說:「嗯……人家還想再喝一點嘛!」小惠的酒量應該是很差的,滿臉通紅,連胸前也起了紅疹。「幹你娘機掰,快點去休息!」才哥又叫著,但語氣是溫柔的。此時看小惠雙腳夾著,臉紅得更深了,搖晃著慢慢走上樓。

  我和才哥繼續喝,我對才哥說:「才哥,我覺得嫂子好像有點醉,你要不要上去看一下?」才哥有點無奈的回我:「幹你娘,每次喝一杯就亂我一晚,今天一定又要亂了。」

  「才哥,你對嫂子很好,我可以感覺得到,但是你可以不要罵她那麼難聽的話嗎?」我說。此時才哥笑笑回答:「那是不可能的,你不知道這是我們間的情趣,只要我叫她『幹你娘機掰』,她就會興奮,你沒看到她剛才雙腳夾得緊緊的嗎?」

  「你們外人聽起來好像我在罵她,其實我就像叫她的綽號一般,她喜歡我就是因為只有我會這樣叫她。」才哥緩緩地說著。我真是想都想不到,這就是所謂的調教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彼此還都很快樂。

  「幹你娘,你很喜歡我老婆啊?那麼關心她。」才哥又恢復狀況了。我酒也喝多了,就壯著膽子回他:「對啊,嫂子長得那麼美,十個男人十個喜歡她。」才哥笑得更開心了:「走,我們上樓去。」

  跟著才哥上了樓,樓上裝潢得很典雅,右邊是系統櫃廚房及廁所,一個玻璃拉門可以拉上,往左邊是一個客廳,大中小整套沙發、電視櫃,特別的是客廳與房間沒有門可以關,只是一片雕著裸女的玻璃隔開,出入由兩邊進出,可以輕易看到裡面一張大床。

  我看到小惠躺在床上休息,但已經換掉上班服裝,修長白皙的雙腿交疊著,收腿間可看到穿著極小件的粉色透明內褲,隱約還可以看到捲曲的陰毛,上衣也換成同一套透明薄紗睡衣,胸部目測約是D或E的大小,比我B奶女友大許多。
  才哥輕聲問我:「幹你娘,看得入迷了,開心嗎?要看清楚一點嗎?」我既興奮又不好意思的點點頭。才哥帶我到床邊讓我看得更清楚,天啊!我的帳棚搭得好高,好誘人的軀體,我的雞巴快爆了,我幾乎拱著腰走到床邊。

  小惠沒睡著,張著眼看著才哥,「哼……臭雞巴,討厭……你怎麼可以帶別人上來,嗯……人家會害羞啦!」我完全沒感覺到她在害羞,反而是淫蕩嬌媚的在勾引我們。

  才哥溫柔的說:「幹你娘機掰,我帶妳的帥哥上來,妳還在床上幹什麼?起來服務一下。」

  「嗯……不要一直叫人家幹你娘機掰,人家都濕了……爬不起來了……」小惠真是絕美尤物,聽到她說的話,骨頭都快融化了。

  「幹你娘機掰,快一點啦!」才哥又是一句。

  「嗯,好啦……」小惠沒有絲毫害羞的起身,雙手各往我們的雞巴摸過來,我縮了一下,「臭雞巴,你看他啦!」小惠抬頭望著才哥,又伸長手抓了過來,隔著褲子我的雞巴已被小惠抓住,她的手沿著雞巴上下摩擦,我跟才哥都低著頭看著小惠。

  小惠抬頭望著我們,嘴裡說:「噢……好大,人家好興奮……」對我這個花叢新手來說,我幾乎忍不住想射了,幸好才哥又說:「幹你娘機掰,快把我的懶叫掏出來吸吸。」

  「嗯,好……臭雞巴。」小惠像是接到命令的女僕,放開我,雙手就解下才哥的褲子,張起小嘴含著才哥的雞巴。才哥雞巴跟我差不多長,龜頭較尖,小惠的小嘴含起一半長度開始吞吐,從鼻子發出「嗯……嗯……嗯……嗯……」很努力吸的聲音。同時她也沒忘了我,一手又來抓我的雞巴,摸幾下後將我的拉鍊拉下,伸進去掏出來,擼了起來,雞巴硬得發麻,幸好剛才有休息一下,否則早就射出來了。

  才哥又說話了:「幹你娘機掰,趴下來。」小惠「嗯」一聲把才哥的雞巴吐了出來,彎下腰將那迷人的翹臀抬起,才哥手一拉,將小惠的小褲子褪到膝蓋,又一聲「幹你娘機掰」,小惠的雞掰就好像湧泉般流了一大灘淫水,還滴到床單上。才哥說的是真的,小惠只要聽到那五個字就會有感覺,淫水會湧出,是小惠的興奮點。

  才哥連續說了幾句「幹你娘機掰」後,就用力地插進小惠的陰道裡,一竿進洞,小惠:「啊……啊……嗯……幹進我的雞掰了……啊……用力……插……死了……」那種像哭的聲音、充滿鼓勵的淫叫,我的雞巴還在她手上不斷擼著,太刺激了,對沒看過現場肉戰的我,讓我有快要射出來的感覺。

  我叫著:「啊……快射了……」小惠拉著我的肉棒含到她嘴裡:「射……射到我的嘴裡……射嘴裡……」我沒被口交過,那種溫暖的感覺讓我如潰堤般的射進小惠的喉嚨中,「啊……啊……」我爽叫著享受小惠的吸吮力,小惠沒將精液吐出,而是直接吞下去了。

  才哥維持抽插的節奏,嘴裡一直在重複:「幹你娘機掰!」小惠:「啊……嗯……用力幹……插破了……爽死了……」嘴裡不斷地呻吟著:「啊……嗯……用力幹我……」

  才哥他倆又換了姿勢,變成女下男上,張開雙腿,這時我才仔細觀看到,小惠平坦的肚子、細細的腰身,陰毛不多,下面插著才哥的大雞巴,陰蒂充血凸得好大顆,「喔……好爽……嗯……再用力點……插深一點……滿……滿……好滿啊……」小惠狂叫著,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這時的我被現場淫靡聲色感染,又逐漸有了感覺,我情不自禁伸手撫摸著小惠的E奶,好軟好有彈性,感覺中間還有個圓球,紅褐色大乳暈凸起,中間的乳頭堅硬長長的立在中央,好像有三層乳房,我下面的肉棒又漸漸地恢復硬度。
  才哥越插越用力,從鼻孔的喘息聲:「啊……嗯……嗯……喔……喔……」及「啪啪啪」的插穴聲,回應小惠的呢喃淫叫:「啊……嗯……用力幹我……插破機掰了……我要死了……臭雞巴……」最後才哥大聲叫「幹你娘機掰」後也射出來了,小惠也叫著:「射……射到我的雞掰……射進去穴裡裡!」

  小惠激情後無神的眼睛望到我的肉棒,突然又精神了起來,拉著我的肉棒,將我的大龜頭就往陰道口塞進去,白花花、黏糊糊、氾濫成災的穴,我的雞巴被一大堆淫液糊濕潤,龜頭前滴出潤滑液。

  用力的將肉棒插了下去,「哼……喔……爽……」我情不自禁發出聲來。小惠嘴裡冒出不清不楚的呻吟聲:「喔……好爽……嗯……再用力插……爽……用力幹我……插破機掰了……小穴好滿……」

  我完全失去理智,腦中被淫慾佔領,我成了具機器,打洞的機器,插穴!插穴!我要插穴!這我又聽到才哥的聲音了:「幹你娘機掰!」小惠的小穴隨著一陣陣的緊縮將整支肉棒包得緊緊的,我相信才哥的話了,這五個字是小惠的激情密碼。

  才哥不斷發出「幹你娘機掰」,小惠的屁股突然抬高,雙腿又蹬得直挺挺,「喔……嗯……哼……人家要洩了……喔……洩了……洩了……啊……」一陣呼喊過後,小惠的小穴內部不斷痙攣抽搐,好像要把我的肉棒夾斷。

  龜頭上被暖暖的淫液噴射,我也爽得再次噴出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在小惠的穴口上,整個陰毛被精液糊在肚皮上,小惠的身子也一下子沉下來,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的腰,「嗯……嗯……嗯……死了啦……」她躺在床上輕輕嗯著不動了。
  我望著才哥,他笑笑,跟我比了一根大拇指,我也以眼神表示感謝。酒精加上兩次的射精讓我昏昏欲睡,迷迷糊糊就睡著了,雖然迷糊中我聽到才哥的持續作戰聲,但我已無力起身參戰了。

  之後才哥就幫我代銷了許多機器,我的業績都是名列前茅,私生活不僅跟才哥夫妻做愛做的事,更帶我玩遍酒店、茶室、小吃部及摸摸茶,也跟他們夫妻參加了許多聯誼活動。算算三年間我插過的穴,應該有二、三百個,直到公司因為我的績效優良,將我調派到遠方城市做主管,我才結束這段酒肉色慾的日子。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