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妈妈李彤彤】(36)作者:师兄早
字数:5519
 

               第三十六章
 
  「我反对!」周董事第一个站起来,面色一沉:「李总裁,你知道强行把项 月心放在总裁位置上,会给集团多大的影响?你知道她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周董事把桌面上的文件交给交给秘书,递给我,我翻开一看,全部都是林氏 集团覆灭后,项月心所有的经历。
 
  「这样不堪的女人,外人一旦把这些事传播出去,对我们集团的形象会有多 大影响?别的集团岂不是在背后嘲讽说,我们集团都没人了,任命一个连妓女都 不如的烂货当总裁,你想过这些没有?」周董事扫视其他董事,他们眼中露出肯 定之色。
 
  我把文件递给旁边一言不发的项月心,从她从容不迫的面容上,我知道她一 定有了对策。
 
  「各位董事,都是我父亲的老部下了,我知道你们有这样的顾虑,集团形象 确实很重要,但是,请你们听听项月心怎么说吧。」我把问题转交给她。 
  项月心美眸飘过一丝赞许,她站起来,缓缓道:「各位董事,你们知道我的 资料跟过去,那一定也知道我的能力如何吧,你们说觉得我和李钊的能力,谁更 强?抛开生活经历,单论能力上。」
 
  周董事以及各位董事互相扫视对方,低声喃喃,随后周董事继续道:「我们 承认,你的能力跟董事长不分伯仲,曾经把林氏集团的业绩翻了数翻,林书恒也 要退居二线,但是最终导致林氏覆灭的,依然是你。」
 
  「你觉得我会让你接管我们集团吗?」周董事冷冷一笑。
 
  「周董事,如今李董事长逝世,你觉得李氏集团未来的业绩会如何?你觉得 靠你们会让集团走向更强的企业吗?」项月心一针见血道,一副完全尽在掌握之 中的架势。
 
  「世界上难道就只有你可以胜任总裁这一职吗?别把自己想得有多重要!比 有能力的人多的是!而且别人的形象比你好上千百倍。」周董事目光充满着嘲讽。 
  「哦?我想问一下,这么多年,有谁比我更了解李氏?」项月心的语气虽然 平缓,可气场瞬间将各位董事镇住了。
 
  「林氏跟你们合作这么多年,谁比我更了解李氏?新的总裁谁敢说比我了解 李氏?」项月心开始咄咄逼人了:「难道各位董事,想拥戴你们其中一个人当总 裁吗?」
 
  项月心冷冽地扫视他们,我看向他们哑口无言的表情,虽然知道他们忠心, 但也难免有些高兴,起码自己还是有一点慧眼。
 
  「我们不想当总裁,但也轮不到你来当,如果你当了,我们集团长久以来的 形象,全部被你毁于一旦!这种损失,是集团可以承受得起的吗?!」周董事振 振有词道,丝毫不退缩。
 
  「如果觉得我的经历很不堪,为什么不顺势而为?报道出更多我的经历,集 团关注就会越高,名气就越大,负面影响自然也越多,到时候我自然有机会引爆 另一个高潮,把所有的负面影响牵引到别的地方,我正是等待这个机会,希望那 人能够再助我一臂之力…」项月心充满信心道。
 
  「万一失败了呢?你想过没有,失败了,我们集团声誉会跌到谷底,我们集 团怎么在江城市立足?」
 
  「我之所以这样做,就会算到失败,就算失败,我们也是稳赢,形象影响虽 然会有些,但是我相信业绩会让外界闭嘴,只要业绩上去了,还怕形象不会回来?」
 
  项月心双手撑在会议台边缘,俯视各位董事。
 
  「我们都知道,林氏集团的败落被吞并也跟你有相当大的关系,我不想我们 集团重蹈林氏集团的覆辙,你也很迷恋蒋有心啊…连自己家的集团都可以拱手让 人,林书恒也够冤,呵呵。」张董事不阴不阳的嘲讽,显然不想把话说的太过清 楚。
 
  项月心微笑的脸蛋瞬间僵硬,指尖弯曲绷紧,用力过度而变得苍白。
 
  「说不定这次也是和你的老情人蒋有心里应外合,想用同一种方法吞并我们 集团吧。」周董事面容刹那一沉,冷声道:「你不觉得用同一种方法有点老套吗?」
 
  听到周董事、张董事的话,我心里突然一颤,项月心真的是蒋有心派来的? 
  项月心余光看了看我,知道我有所忌惮,她定了定神,恢复之前的模样,说 道:「我想问问,你们应该很了解蒋有心吧?」
 
  在场的董事忽然寂静下来,项月心继续道:「蒋有心是个聪明的人,被他利 用完价值的人,你觉得他还会再利用吗,你们之前也调查清楚了吧,你觉得我会 是他派来的几率有多大?」
 
  「宁可错杀千百,不可放过一个。反正我们不会同意的。」周董事冷冷道。 
  「如果我有能力领导李氏集团短时间内,业绩更上一层楼呢?」项月心抛出 一个足以让他们震动的炸弹。
 
  「就凭你?」周董事轻蔑道。
 
  「没错,就凭我!」项月心郑重承诺道:「各位董事,你们阻止我当总裁, 不就是害怕我的个人形象严重影响公司的发展,也阻碍了你们的利益,给我三个 月,我会让你们对我彻底信服!」
 
  「要是三个月你把公司弄垮了,我们损失更大!」
 
  项月心既然说到这份上了,我没理由不出面了,我站起身,慎重道:「三个 月之后,各位董事的损失,由我负责!请你们放心。」
 
  「既然董事长都这么说了,我们没理由再说什么了,希望董事长言出必行才 好。」周董事淡漠道。
 
  「还有其他事吗?没有就散会吧。」我问道。
 
  会议室内,只剩下我跟项月心,我一动不动的坐着,两眼目视她,一语不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蒋有心派来的?」项月心严肃道。 
  「我不相信。」我笑了笑,说道:「蒋有心还能知道我会去把你挽救回来? 
  如果他真的料事如神,估计李氏集团早就落入他手中了。「
 
  「但是我也在赌,如果你真是他派来的,那我只能说,这一步棋走的实在是 高!我甘拜下风。」
 
  「小翔,你越来越精明了,你想的事情也严谨了很多。」项月心微笑道。 
  「这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现在的处境凶险异常,即使有木叔叔鼎力相助, 我还是不相信木叔叔会无私帮助我们李氏集团!」我蹙眉紧缩,喃喃道:「现在 这种地步,唯有相信的,只有自己人。」
 
  「有你这句话,我便再无顾虑。」项月心嫣然一笑。
 
  「今天她拿那个偷拍来的强奸未遂的视频我,想把我送进监狱,最后我就顺 势把你给我的那些文件拷贝了一份送给苏暮雪,她当时的表情,还真让人回味… 
  …「我邪笑着,将事情的经过给项月心详细的诉说了一遍。
 
  项月心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那个视频根本就不可能构成威胁 的要素,一旦打官司,询问起来,苏暮雪该如何辩解?到时候含糊不清,法院一 定会彻查,最后真相还不简单?」
 
  「她到底打着什么算盘?这步棋她到底想怎么走?」项月心蹙眉紧思,喃喃 细语,随后便恍然大悟:「只有两种可能,那就是试探,第一是试探你到底聪明 到哪个程度,如果笨的可以,以后随便找一时机都可以把你推向深渊,二是想探 知你手中是否还有什么筹码吧?」
 
  「难道蒋有心有了疑心,怀疑林胖子那些U盘在你这里?」项月心淡淡道: 「蒋有心夫妇心思缜密过人,单单一个布局就能探知这些,实属有些可怕了。」 
  「呵呵,可怕?从一开始我就将这个棋局布开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说我有 治好蒋干的方法吗?」我眼中射出一抹锐芒,冷笑道:「因为这会引起苏暮雪多 疑的猜忌,同时我会给她一种假象,让她觉得我是个夸夸其谈的傻子。我设想了 这么多局面,就是没想到她会用下药拍视频这种低级方法。」
 
  「而我却顺势而为,引出我有蒋氏集团的一些秘密,从而慢慢引她查找线索, 蒋有心忙于对付木叔叔和你,自然无暇顾及苏暮雪,而蒋有心又对苏暮雪想当放 心,那么自然会她处理……到时候,慢慢地……她就无法自拔了。」
 
  「这么说小翔你有对付苏暮雪的办法了?」项月心好奇的问道。
 
  「有,我观察了蒋有心调教的手法,发现他失败就失败在那个地方,这就是 攻陷苏暮雪唯一的破绽,任她多么坚定不屈,终究难逃她是女人的事实…张爱玲 说过,想要征服一个女人,只要攻下她两腿之间的幽谷就行了。何况苏暮雪被调 教了这么久,任凭她有多少强,意志力多么坚定,她的身体始终骗不了人的。说 到底,她也只是个女人…」我微笑道:「以苏暮雪的性格就算我跟她发生了肉体 关系,她也不会告诉蒋有心…因为她会觉得她的智商足以压倒我。」
 
  项月心美眸中露出了然之色,笑道:「我明白了,接下来就看我跟木清风如 何让他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吧,我要跟木清风谈谈。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我相信你,会把集团带领好的。」我淡淡一笑,舒展眉头,闭眼躺在沙发 上,项月心识趣的将娇柔丰满的臀部侧坐在我腿上,整个馨香柔体贴着我的胸膛, 我左手揽住她的细腰,右手轻抚着润滑的美腿,没有穿丝袜的美腿,也让人沉迷。 
  「快要下班了,小宝,我收拾一下,然后回家。你在停车场等我。」项月心 呢喃道。
 
  我应了一声,松开揽住细腰那双蠢蠢欲动的手,项月心走回办公室,拿起包 包轻理略微凌乱的秀发,随后迈开婀娜的步伐走到停车场。
 
  坐进车后,我便开车往家里驶去,不知道妈妈回到家没有,脑海里忽然想起 这个细节,心里一阵的不安,如果又去见蒋干了呢?
 
  这个不安的想法在我心里不停地发酵,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脸上也沉重了 许多,项月心看着我沉重的表情,显然知道了什么,聪明的女人,拿出手机,拨 打了妈妈的手机,然后按下扩音,一阵长长的忙音响起,始终不见接听。 
  「草!」我暴怒的猛拍了一下方向盘,再次提速,阴沉道:「我就不该让她 独自离开我的视线!肯定又去找蒋干了!」
 
  「我就知道,我应该知道的,我应该一早就知道!我又被她的表象欺骗了!」 
  我焦急的语无伦次的抱怨起来,在不知不觉中,我也开始变得多疑了起来。 
  「小翔,不要这样,可能是彤彤在洗澡,或者在做饭呢,或者有什么事,没 注意手机呢?」项月心安慰着我,她继续道:「我相信彤彤会改过自新的。我这 么深的阴影都走过来了,她也会摆脱掉的。」
 
  「我本来就开始慢慢信任她了,一放松就给了她见情人的机会…」
 
  「小翔,你开始多疑的倾向了,这不是好事,这样你很难相信我们,也很难 相信支持你的人,我不想你成为蒋有心这样的人。」项月心一脸肃然的告诫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我打开车窗,一阵夜风吹进车里,微凉的夜风让我浮 躁的心缓和了一些。
 
  约莫十来分钟,回到家,立马冲进屋里,只见屋里放着音乐,手机摆放在玻 璃桌面,心中那股不安缓缓落下。
 
  这时候妈妈端起一盘菜从厨房走到饭桌前放好,娇柔的躯体上挂着围裙,嘴 中哼着歌曲的旋律,柔顺的长发盘起,额头前还溢出丝丝汗,丝毫不妨碍她愉悦 的心情,一副家庭主妇的模样。
 
  「刚刚为什么不接听我的电话?」我还是不放心的询问了,即使是徒然我还 是要说。
 
  妈妈愕然了一下,说道:「我没听见啊,我在做饭呢…」
 
  妈妈下意识的走去拿起手机,看了看,果然有个未接电话。
 
  「你在怀疑妈妈还和蒋干还有联系?」妈妈思索了一下,凝视着我,说道。 
  我沉默了,一旁的项月心给了妈妈一个安心的眼神,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寂然, 看来是我多疑了。
 
  只要把蒋有心弄倒,这些事就不会再发生,我在心里默默地呢喃着,看来要 加快速度了,不然在这种充满着信任危机的家庭,迟早会出更多的事情。 
  「没事了,我只是担心你出了什么事情。」我笑了笑,说道:「做了这么多 菜啊,我先尝尝。」
 
  说着,我大手夹起一块红烧肉,吃了起来,妈妈见状美眸一翻,教训道: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懂得吃饭前该干嘛吗?不许有下次。」
 
  项月心笑了笑,气氛又回来了,她走进厨房在橱柜拿出碗筷,妈妈还剩一个 菜没做,也进了去。
 
  等项月心出到来,我悄悄地说道:「等会儿你自己先吃饭,我进去帮忙。」 
  「不要太久忘记了吃饭就好,你就像头牛,我说你每天的精力都这么强!」 
  项月心娇嗔道。
 
  「晚上再一起…」我对项月心露出坏笑的表情,然后转身进入厨房。
 
  看着厨房中忙碌的妈妈的背影,依然是那么火辣的娇躯,朴素的白色的长袖 T恤和宽松的长裤,在她身上也能穿出天使般的感觉,熟蜜桃的年龄透露出万种 风情,妙龄少女般容颜,怎么玩都不觉得厌烦。
 
  我走了过去,一把抱住妈妈,一股馨香从她身躯散出,我将手移到她硕大的 乳肉前,正准备蹂躏一番时,她立刻放下手中锅铲,两手拉住我作怪的手,轻轻 道:「小翔别闹,就不能让我炒完这个菜吗?你这样我怎么炒?」
 
  「天天这么荒唐无度,你也不怕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妈妈告诫的说道: 「要懂得节制!你这小色魔。」
 
  「很快就好,妈妈。」我不顾三七二十一的脱下她的白色长裤,露出两条雪 白的美腿,我定眼一看,妈妈丰臀之间居然穿着她不常穿的红色丁字裤… 
  一条细细的丁字裤从她那白虎屄缝中穿过,我拉了一下丁字裤,深陷的触感 让妈妈肥厚的白虎屄溢出了一点淫水,敏感的娇躯。??
 
  妈妈知道此刻说多了也阻止不了我的进攻,只好胡乱炒了几下,就把菜弄好, 然后配合着我。
 
  「妈妈,分开两腿,我要进去了。」我只想速战速决,等会还有大肉等着, 现在只是过过瘾。
 
  「小坏蛋,又来折腾妈妈。」妈妈说着,将美腿分开了一些,右手撑在台面 边缘,左手抓起我早已恭候多时的硕大肉茎,牵引着我回到出生地。
 
  肥厚的白虎屄内温润无比,壁肉挤压着,十分舒服,我两手按在妈妈洁白的 臀部上,慢慢的抽动身体,如钢铁般的肉茎横冲直撞的闯入她娇柔的花房内,一 股股如喷泉般的淫水滋润着我的肉茎。
 
  「嗯…」妈妈轻声地呻吟着,尽管如此,但我大力的抽动下,撞击她丰满的 臀部的声音也会传出厨房。
 
  我看着丰满的臀部,忍不住用手拍打了几下,这颤动的微痛让她妈妈敏感起 来,淫水直流而出,浸湿了美腿,在灯光下引起了微微的铮亮。
 
  「快点…嗯…小宝…」妈妈看向我,呻吟的催促道:「快点…还要吃饭呢…」 
  「吃你就够了。」我再次发力进攻,俯身贴紧妈妈的后背,两手抓住那裹着 乳罩的乳肉,不停蹂躏。
 
  硕大的肉茎不停触碰妈妈白虎屄深处的花心,仿佛有无穷的吸力一般。 
  妈妈的俏脸红晕如樱桃般诱人,红唇中时而发出猫儿嘤咛的声音。
 
  「小宝,够了够了,要来了…啊…」随着妈妈仰头长吟那一刻,从花心处涌 出一股炽热的淫水,全身一颤。白虎屄开始收缩了,紧窄度更甚刚才,快感也使 我喷出一道生命的种子,直插花心……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