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开放D市界】(18-19)【作者:xkfdsj1985】
字数:69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 晨练

  第二天一早醒来,闹钟还没有响,我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头脑顿时清明了很多,回想昨天的桃色风流,不由心中唏嘘,然而小鸡鸡比我起的早,看上去精神也比我好得多,身体的活力让我有点意外,凝思片刻,就大概猜到,定是妈妈给我准备的中药起了功效。

  我穿好短裤翻身下床,一开房间门就味道一股香味,老妈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姐姐正靠在餐椅上喝着牛奶玩着手机。

  见我下楼,放下杯子指了指我裤腿边探出来的龟头坏笑着说:「别指望你老姐帮你,以后咱妈是先锋,我是后备军……」

  妈妈一条短裙飘散在腿周,黑色的开档裤袜紧敷下身的曲线,严肃的转身,用手里的筷子把敲了一下姐姐的脑袋,「快吃你的东西,一会上学迟到了!」
  姐姐一缩脖子瘪了瘪嘴。

  家中有这两个极品美女,我是不愁没处泻火的。

  弹出肉棒掀起姐姐的校服裙子不由分说插了进去一顿猛操,任由姐姐揪住我的头发乱拧我的耳朵。妈妈看了无奈的摇头苦笑。

  爸爸下楼来的时候我刚好在姐姐的阴道里射了精。他脸色好了很多,只穿了件睡衣,裤裆下的肉棒也虎虎生威。

  我跟老爸关系很好,并不拘泥,笑着说:「老爸雄风飒爽啊!」

  姐姐略有责备得说:「爸!你工作别太辛苦了,要不要闺女帮你?」

  老爸爽朗的开怀大笑,「我女儿有这孝心就好!你们赶紧吃完上学去,老爸今天不送你们了。」说完走到妈妈身边一下抱住了妈妈,大手在妈妈身上游走,嘴巴也在妈妈脖颈处亲吻。

  过去老爸在家里虽然不是严肃的黑脸包公,但树立的父亲形象也都是成熟稳重的,像这样和母亲亲昵的行为,根本没有在我们面前展现过丝毫。

  爸爸的手已经探进妈妈的衬衫里了,在妈妈丰满的胸前摩挲,妈妈红着脸责备道:「老不正经的,孩子还在这呢!」

  「怕什么,孩子们都大了……」

  爸爸说着,手已经麻利的把妈妈上衣扣子解开,里面的胸罩带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爸爸松绑,妈妈两只硕大的美胸就那么弹在我的视线里。

  D市的女性下体都是开放性的,但胸部绝对是禁区,那是只有情侣夫妻或者关系至切的人才能触及的区域。严格地说腰腹以上都是很难触碰到的,会被灌以色狼变态的臭名。

  昨天体育课过后的浴室,除了我姐姐和葛小晴还有我的浴室翻云,其他男生也几乎都是规规矩矩的性交,手上嘴上并没有过火。而我,估计也是因为生理上的优势,本一些的规矩在我这里就模糊不清了,更没人敢指责怪罪。

  妈妈两个粉白柔软的丰胸弹性十足,在爸爸两只大手的揉搓下弹动变形,乳尖上乳头粉润光泽,诱人至极。

  不得不说,妈妈的身材真是太棒了!是那种丰韵成熟的类型,丰的地方丰,比如快G的罩杯和宽宽的胯骨肥臀,该瘦的地方却没一点油腻脂肉,平坦的小腹和纤细的腰肢,配合丰乳肥臀,只看那线条就让人想与其合欢的冲动。

  爸爸已经在后面插入了,多年的配合使得他们的动作没有一点生疏,妈妈虽然忍着没有发出呻吟,但也看得出,在我们面前和爸爸做爱,让她有些兴奋,熟练的配合爸爸的插入,扭动腰肢扬起屁股。

  姐姐举起手机兴致勃勃的开始录影,妈妈羞恼的挥手挡住自己的脸让姐姐走开,爸爸却扯住妈妈的手,一脚踩住凳子趴伏在妈妈后背上插得更用力了,姐姐拿着手机绕道爸爸身后蹲下身子,爸妈的叫何处特写镜头清晰录制下来,还有阴茎插入拔出的翻肉和淫水声。

  妈妈脸红到脖子了,羞臊下也放开了矜持沉重的呼吸和呻吟起来,从自己的裆部透过两腿间看着姐姐的镜头继续劝骂姐姐快去上学,姐姐太皮了,做着鬼脸举着手机纹丝不动,爸爸两手抱住妈妈的腿直街一个大转身坐在椅子上,妈妈两脚踩在爸爸胯边椅子的边缘,蹲坐在爸爸粗大的阴茎上,为了平衡,身体不得不后仰,爸爸大大咧咧的把两条胳膊啊架在椅子后面,大开双腿姿势放松,完全没有扶住妈妈的意思,也不顶动阴茎继续插入,只留一个龟头没在妈妈的阴道口,整个阴囊和沾满淫水的肉棒就在姐姐镜头里晒太阳。

  妈妈还夹着两条腿等着他的动作,回头看爸爸的坏笑,就在爸爸腰上掐了一把,然后怪罪的板着脸严肃得对蹲在自己下面举着手机的姐姐说:「迟到了!老师不罚你!」说着红着脸分开腿,屁股在爸爸的盆骨上起伏起来,交合处发出「咕唧咕唧」的黏腻声音。

  「老师罚我,我就把这视频给她看,让我爸犒劳她,男老师更好办了,我不行还有妈妈你呀!」

  妈妈有些迷离得看着姐姐的镜头,也顾不上责骂姐姐,把两条腿开的更大了,上下起伏的频率也加大加快,爸爸也开始迎合妈妈的节奏向上顶动屁股,一时间房间里清脆的啪啪和呻吟声不绝於耳……

  我的立场是坚定的,明摆着姐姐和爸爸联手欺负妈妈,我从后面双手抓住姐姐的胯骨,扶起她就又把再次坚硬的肉棒插进去,姐姐被我顶操着站起身,我边插边往门口走,在餐桌上随手捞了个麵包三明治咬在嘴里出门了。

  关门的瞬间,还听见妈妈气喘吁吁的叮嘱,「路上……注意安全……晚上早……点回家。」

  因为我阴茎的长度,即便龟头插入姐姐的阴道里,前后走起路来还是不太费力,姐姐也配合得缩紧了阴门,龟头卡在禁锢的软肉上,滑嫩的阴道里一股吸力,让我感觉格外爽快。

  姐姐走路时夹紧的两瓣屁股和前后交错的大腿,也极大得起到了按摩的作用,这种挤压和摩擦的感觉别致独特,前所未有。

  社区里早起上班和晨练的人来来往往,看到我和姐姐这般走路不由感觉很奇怪,等注意到姐姐裙子下的玄机,都感觉很惊异。

  经过前天举办婚礼的那家别墅,严肃的老头子正在阳台上迎着晨光猛操那个新娘子,老头子容光焕发精神抖擞,不像前两天那般呆板死气了,那新娘也满面红光一脸滋润,看来这两天被家里人照顾的很好,新娘子看到我,在阳台上沖我灿烂的笑着,我看着她也回应式的奋力在姐姐的下体进出了几次,搞得姐姐不掉淩乱一个趔趄……

  这也算是一早的晨练了,以后估计每天都要早起。


              第十九章 地铁

  早上上班的人多,公车站已经站满了人,计程车也基本全是载客状态,我和姐姐在路边观望了一阵,决定选择另一种交通工具,地铁。

  同时和我们一路走去地铁的人也很多,但像我和姐姐这样边抽插边走的就没有了,这对阴茎的长度和配合都有一定要求,硬体的短处没法弥补,我和姐姐的配合却也是他们望尘莫及的,亲姐弟天生的灵犀,即便是性交也有很强的融合,更何况姐姐和爸爸多年的历练经验丰富,我又天生悟性极高。

  同路一对男女就在我旁边不停的模仿,他叫那女的嫂子,掀起那女的的紧身皮裙,就把比我短一截子却坚硬如铁的肉棒往里面顶,虽然插入了,但几次都因为走路,龟头又被紧实的阴门挤了出来。

  那男的明显脾气不是很好,壮硕的胳膊甚至都把他嫂子搂住悬空抱起,还是没有稳定的抽插成功,於是就打起了我姐的注意,他皱着眉头很没有礼貌的说:「哎!让我操操试试。」

  言辞粗鄙,我他妈又不认识他,上来就这个态度,当即我便拒绝,「不了!」

  他见我好不给面子,一挑眼皮就要冲过来找茬,他那嫂子可分明注意到我肉棒大小,赶紧拉住男的,在他耳边嘀咕几句,那男的按耐住心中怒气,撰了撰拳头,收起坚硬的阴茎在我们后面走着。

  姐姐似乎也被我的阴茎顶操的有了些反应,阴道里淫水开始顺着大腿内侧流淌下来,抽插起来更有明显的「咕唧咕唧」声音。

  我并没有理会后面那双不友善的目光,反而炫耀式得边走边耸动胯骨抽插有节奏得抽插起了姐姐。不一会身后就传来那男的的冷哼声和她嫂子微微的惊歎.
  进了地铁站,人还是有点多的,排队等地铁的功夫,我更是因为周围有很多目光的围拢,放肆兴奋得猛操起了姐姐的下体,姐姐似乎也感觉到我肉棒变得更加坚硬,反手抓住我的胯部,用力向后坐,「啪啪」得迎合我的冲击,身边也有亲昵性交的男女,但阵仗都没我和姐姐这般热烈。

  不一会,我和姐姐就成了众人的焦点,议论惊歎声四起,甚至有些人还配合我插入的节奏拍手击掌,呐喊助威。我像是在舞台上的演员,只是这场戏是以往私密甚至不堪和别人分享的甜腻隐事,如今众目睽睽之下,物件又是自己美貌的姐姐,周围的赞许羡慕的哄闹,让我满脸发热,内心激动狂放。

  我左手抓住姐姐的腰,右手抬起姐姐一条大腿,我和姐姐交合处就整个暴露在众人面前,硕大的肉棒冲击姐姐的美阴,淫水随着阴囊的拍打四处飙射,姐姐雪白的大腿软肉颤动,俏丽的脸庞铺满红霞,眼帘下双眸迷离癡狂,杏口微张,娇喘连连。

  我也更显勇猛,阴茎随着暴露更佳坚硬,红色的龟头充血变大,阴茎上的血管也股股跳动,淫液涂在上面翻起点点亮光,阴囊像攻城的铁球,高高甩起,重重砸下,每次敲打姐姐的城门,都让白嫩的阴肉剧烈震荡,波纹传递,直到大腿内侧的细白肌肤上。

  不少人都看呆了,而更多人都开始拉起旁边愿意和自己性交的相识或不相识的男女激战了起来,大家像约好了一样,都随着我和姐姐抽动的节奏,啪啪的大干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地铁站都有点沸腾了。气氛像是一场性交聚会,一次大型的狂欢……

  地铁里的员警看状况有些混乱,急忙组织人员维持着现场的秩序,表情严肃,情绪很紧张,但又怕影响这些人正激动的情绪,不敢强行阻止,只是用身体把一些人群密集的地方温和得挤散,并不断招呼大家按照秩序排好队防止发生踩踏事件。

  员警们也发现了情绪爆发点就是我和姐姐两人的地方,从人群中钻过来围在我们四周,挡住众人的视线,让大家冷静下来,果然,大部分人发现有员警的介入,也觉得扫兴,即便是还在耸动下体进行着性交,但也不随着叫喊起哄。
  围着我和姐姐的六个黑衣员警,四男两女,因为他们都算是成年人,高大威武,隔绝了众人,我也把姐姐的腿放下,收了收情绪,抽插的速度和力道都缓慢下来。

  员警的身上着装整洁庄严,虽然两个女警都很靓丽,但冷厉的表情让人觉得不可亵渎侵犯,和初来D市为我采精的那些温和女警完全不同。

  地铁来了,员警们也似乎松了口气,维护着秩序引导大家上车。

  车上人瞬间多了,我和姐姐没有座位,姐姐站定身体,抓着通道上竖着的钢管扶手,踮起脚尖翘起屁股,充分迎接我的插入。

  没了员警的干扰,车厢里的人又开始热络了起来,啪啪滋滋搅拌着呼吸娇喘的声音填满了车厢。

  这时我余光看到人群中挤来一个女人,妖媚漂亮,束身黑色吊带,皮裙已经折好拉到腰间,下体一览无遗,略微泛着黑色的阴户已经擦满了淫水,阴肉暗红色外翻出一大块,她正用手指抠弄揉搓着那两片软肉,看我注意力在它上面,还用手指两边一扯,一条透明黏液滴到两支高筒靴间的地板上,这人正是先前街上挑衅男子的嫂子。

  她狐媚的眼神闪动,舌尖在牙齿上游走,把涂满口红的嘴凑到我耳边,呼了一口气才幽幽的说:「来……满足我吧……」话间还夹着一股呻吟。

  我有些发愣,心想,这女人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余光瞄到鱼欢的人群里那个男人紧张期盼的眼神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不由一凛,原来那混蛋还没有放弃对姐姐的企图,这是派他嫂子先诱我走,他好趁虚而入。他嫂子以为我是被她勾了心神,发呆发癡,顺手就要抽出半插在姐姐肉穴的阴茎,我眼睛一瞪,冷光迸射,下身猛的一插,整根阴茎插入姐姐阴道里,小腹的冲劲弹走了女人探来的手,她也被我的气势逼退几步。

  妩媚的女人我不是不喜欢,但绝不是妖媚,这女人太过阴柔,眼神里甚至夹带几份毒辣。我初见她就一阵防备,又怎么会对她的勾魂演绎拿住呢。

  女人见我不入套,一转脸苦楚可怜的表情挂上五官,娇嗔着又要往上扑,一只粗壮的大手拦住了她,杀气腾腾的眼神迎着面向我扑来,那男人阴测测的看着我,在周围人都听不到却唯有我能听到的情况下,从牙缝里森森挤出几个字,「是抬举的话,收了你那条烂肉,滚开!」

  姐姐也早注意到这里的变化,先前女人出现的时候,就想起身,只是应被我的双手和肉棒制着动弹不得,我安慰的拍了拍姐姐有些紧绷的屁股,柔软的臀肉抖了几下,「姐,你别担心。」

  说着,双手微微用力扒开姐姐的两瓣雪白屁股,整个阴部和我深插在里面的阴茎根部就显现在那男人的视线里,我很缓慢很缓慢的往外抽出,姐姐粉嫩的阴肉微微随着翻出,阴道内的淫水从阴茎的血管缝隙中挤出来发出滋滋的声音。
  那男的见我果真乖乖拔出阴茎,鄙夷满意的笑容浮现脸上,提着自己早已经挺立坚硬的肉棒就上前来,我抽出的动作还在继续,丝毫不急,也不缓慢。
  他的步子有点迟疑了,显然我这条肉棒的长度有点超乎他的想像,先前我一直插入姐姐阴道里他并没有看见完整的一条。

  车厢里的气氛也开始凝重了,大家本来就很关注的我突然停止操弄抽出阴茎,而阴茎的长度实在不得不让他们瞪大眼睛停止各自的性交呆在当场。

  我还在抽出……那男的已经完全僵住了,先前的鄙夷表情,后来的诧异表情,现在完全就是震惊!抽出部分的长度已经比他的阴茎要长了,而且还要粗上一圈,而我仍然还在抽出……

  整个车厢都静止了,热腾腾的男女交欢场面整个变成了一幅画……温度也骤然降低了不少,只剩下车厢外面车轮与轨道的摩擦和敲击声,还有我阴茎和姐姐阴道内部的滑动声音。

  我后撤了一步,又拔出一截子的时候突然卡住了,姐姐的阴门卡在龟头上,我微微又扯了一步,双手用力一扒姐姐两瓣阴肉,「嘭」的一声破空之音,通红的大龟头带着一股淫水,从姐姐粉嫩的阴道口挑起头来!

  所有人都一声惊呼!那男人见了这一幕甚至沉重得跺后了几步。

  我面无表情的转过身面对着他,抚摸着一旁微微站直身却依然翘着屁股的姐姐的阴户,「你……还要来插么?」

  他呆若木鸡,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抽出肉棒的我那种自信和威严的气场,让他动也不敢动。

  他身后那个妖媚的嫂子,此时也呆呆得看着我胯下阳物一言不发,明显先前低估了我阴茎的长度,而且是低估大了……

  我走过去,男的慌张的让开身子,低着头以为我要冲他发难,虽然身高比我高了近两个头,块头也大我几个,却毫不敢冒犯我。

  我走过他站在他嫂子面前,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道,「把腿分开!」

  她后面座位上的一对中年男女忙分开交合的下体让出位置。

  妖媚女人依然盯着我快杵到她脸上的肉棒,像是没注意到我说话。

  那男人倒是反应够快,连忙上前按倒他嫂子,两手抓起她的脚踝大力一扯,她腿分开的已经不能再分了,想不到这女人身体如此柔软,这标准的一字马做起来毫不费力。

  男人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消毒湿巾,在女人微黑的阴肉中间和周围仔细擦净,然后一脸献媚的回头沖我笑,「呃……小兄弟……呃……不是……小少爷您请!」

  我看他那副嘴脸差点没气乐了,一脸厌恶得摆摆手让他滚一边去。

  我半蹲下腿,龟头抵住了那女人的阴门并没有着急插入,而是看着她的表情,她见我这硕大的龟头要插入她的体内,开始脸上有点害怕和担忧,随后又佈满了期待和喜悦,看我不动,看着我的眼神又多了几分祈求和可怜,双手按住自己的两片阴肉用力往两边掰开,迎接着我阴茎的插入。

  我双目紧盯着她的表情,胯部微微用力,像刚才从姐姐阴道内拔出的速度,把阴茎慢慢插入这妖媚女人的阴道内,她外翻的阴肉随着龟头的挤压,塞进了阴门,她脸上的表情也从期待变成了略微痛苦的模样,紧皱双眉,红唇微张,随着龟头慢慢没入阴门,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嘴巴大张,双眼紧紧的闭着,龟头冲破阴门关口的霎那,她眉毛瞬间舒展,脖子上仰,嘴巴依然张着,从喉咙低发出一声沉吟的喘息。

  肉棒依然缓缓插入,女人的表情越发微妙了,嘴角上翘似笑非笑,眼睛微闭,长长的睫毛不停地抖动,眉毛下弯,表情十分享受。

  再往里插,她扒开自己阴部的两只手一松,紧紧抓住我的胯骨,手指陷进我的肉,牙齿紧咬,「嘶嘶哈哈……」嘴中发出享受愉悦的声音,浑身紧绷僵硬,像是到了高潮的反应。

  我没有停留犹豫,事实上,我的肉棒此时才插入了三分之一,女人开始反过神来,弯起身子,看着我未插入她阴道的肉棒长度,然后突然一脸慌张,阴道内壁一下缩小,两条大开的腿也忙不迭得弯曲。

  再插入,她又一次伸直了脖子,头仰得反了过去,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发出「啊……呃……」的低吟,两腿夹紧,腹部肌肉抽搐,我顺势双手抓紧她的大腿根部,胳膊肘向外一顶,撑住她紧缩的大腿。

  继续插入,她把身体尽量的缩成一团,两片臀肉和阴肉都夹得很紧,包括阴道里面也缩压着我直捣她子宫口的阴茎,双手用力支撑着我的小腹,不要我再向里面插,嘴里嘀嘀咕咕得嘟囔着「不要,不要,」龟头的触感告诉我,抵住了她的子宫口,肉棒才进入一半,却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我双脚一用力,屁股一绷,坚硬无比的龟头直沖她的宫口,她小腹似乎都有点因为我的顶操,凸出一块,她瞪大眼睛张大嘴,摇晃着脑袋,求救般得看着我,在她嘴里发出那些可怜的祈求时,龟头又突破一层阴门,里面一片温暖……肉棒的中下部阴门像个强力的橡皮筋死死套在上面,整个阴道的内壁剧烈蠕动,大量的淫水顺着我和这陌生的妖媚女人交合处,滋滋喷射出来。

  随着一阵的抽搐抖动,她浑身瘫软,一动不动,阴道里,蠕动停止,淫水泄洪般得从龟头处流淌出来,淋湿了她整个的大腿。她微微翻着白眼,舌头无力得耷拉在口腔一侧,剧烈起伏的胸膛和颤抖的身体,标明了她和一具屍体的区别。
  我拔出了她阴道里依然坚挺勃然的肉棒,它胜利者般一下子昂起头,通红的龟头警告着四周档案藐视它的人们。

  地铁到站了,姐姐骄傲的牵住我的肉棒,拉着我挤出呆滞的人群下车了,留下一众或举着手机不停拍摄,或惊歎不已议论纷纷,或呆若木鸡回味无穷的目光。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