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纯情人妻变辣妈】作者:长腿辣妈



              (序)
 
  我刚三十出头,身材高挑和有一双长腿,原来是一个很内向的女生,读书时 纯纯品品又怕丑,虽然有不少男生追求,但从没有过份的行为。七年前为了移民 二十多岁便和当时的男友结了婚,说出来也没有人信,因我结婚前还是处女,亦 可知那时我是那么的乖和纯。
 
  但这一切在一夜之间完全改变了,而事发的原因,都由我被人落药迷奸而开 始,可能是失身后自暴自弃,也可能是我从平淡中突然享受到肉体的快乐而沉迷 了,总之这便是我堕落的故事。
 

              (一)纯情人妻
 
  我们移民多伦多后找不到工作,闲著无聊便生了一个儿子,生活也算安乐。 后来老公不想这么年轻便游手好闲,决定回港再创一番业,便抛下了我们两母子 做太空人。
 
  本来我要照顾儿子亦十分忙,即使老公不在也有寄托不愁寂寞,但孩子大了 之后,老公坚持要送他到名校寄宿,变成一星期之中只会在周末回家,令我在平 日变得十分空闲,便和一群丈夫同样是太空人的师奶熟稔起来,一起打发无聊的 日子。
 
  其中一个师奶叫Maybo,我们平时叫她亚宝,是一个北方高干的二奶, 她十六岁已跟了那大她二十五年的男人,因丈夫和他在国内有生意来往,所以我 移民到加拿大前早认识了,移民后很自然地变成了我的闺中密友。
 
  无聊的师奶在加拿大每日节目不外打麻雀,行shopping mall和去赌场。特别
 是这里的赌场经常找些歌星做平show,我们就是不赌也会贪便宜去睇表演,而 我就是其中一份子。
 
  赌场什么都好,就是位置多设在老远,驾车最快要两个小时,沿途又荒凉, 晚上睇完表演已十一、二点,四周漆黑一片好不过吓人,所以通常一班女人都会 找个男人一起去,除了可不用驾车,心里也觉得安全一点。而我跟这班太空人师 奶去了几次赌场,自然便认识了大众的观音兵华叔了,最难顶系佢成日扮风趣, 间中仲口头上占人便宜,
 
  老实说,大家叫得他华叔,他都不会年轻,而他更是又矮又丑,站在我面前 他的头只到我心口。但他既然不介意被利用做免费接送,即使他不是斯文靓仔, 甚至会间中口头上占人便宜,大家都是成人也不觉有什么大不了,我们亦不会计 较,只会保持客客气气。
 
  自从我乘他的车,他总是先送完其他师奶才送我返家,理由是比较顺路,但 明眼人都知他打我主意,但大家认识,想他也不能太过份,就当是要人做事的代 价,他跟我说话便随便应酬一下。
 
  老公没有结婚的时候处处体贴入微,感觉两人很相爱,而结婚生子之后就变 得很冷淡,现在突然有人注意,就算对他没有意思亦觉好玩。在上星期一班师奶 一起去赌场看表演的一晚,我突然兴起刻意打扮了一下,化一个淡妆,再穿了一 件黑色丝质连身裙,心想引下华叔这个咸湿佬,让他有得看无得吃,谁知竟因而 出事了。
 
  那晚睇完表演后,一起去那几个师奶说去赌场玩一手才走,我一向没有赌运 又不喜欢赌场的环境,便没有和大伙一起去赌,打算自己一个走到赌场的餐厅宵 夜,谁知华叔竟说他也觉得饿了,然后便厚住面皮跟来,我为了礼貌不能拒绝, 结果便和他单独吃烛光晚餐。
 
  大家坐好点了菜,我便走去厕所补妆,回来时见华叔开了一支红酒,我心想 反正自己酒量很好,他不可能灌醉我,便倍华叔举杯干了。我心谂唔系想灌醉我 咁低呀嘛?反正我好饮得,就倍佢玩一下,见华叔一举杯,我就同佢干了。 
  以我平日的酒量,分分钟华叔醉死我也没事,谁知只饮了一杯,便觉得面红 耳热。跟住饭菜来了,大家再边吃边喝,又饮多了几杯,其间华叔一对狗眼不停 在我身上瞄来瞄去,令我十分不自在,只怪自己故意穿得性感想戏弄他,到头来 玩了自己。
 
  宵夜终于吃完,我地走进赌场找其他人开车返家,谁知他们输了钱,说要留 下来翻本,怎样拉也拉不走,最后便决定华叔同我先走,她们玩完自己搭赌场巴 士回家。
 
  这时已经差不多十二点半,登车前华叔买了两杯咖啡,我和他自然是一人一 杯,其实我早已很累,加上又饮了酒,为了想提神,便接过手想也不想的喝了。 




(二)午夜车震
 
  汽车行了二十分钟左右,我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我也不知怎么形容,总之 就是突然像是觉得坐立不安,浑身不自然,还有些想让人抱抱的冲动。
 
  华叔一直在偷偷看我,见到我呼吸越来越沉重,便将车驶离了高速公路,借 口说什么老人家喝多了要去厕所。车子在乡下小路兜了一会,四周漆黑一片连灯 也没有,更不用说找咖啡店借厕所了。
 
  最后华叔说忍不住了,便把车驶到一个四处无人、十分隐蔽的的树林中把车 停好,拉了手刹便自己跑了出去解决。我一个人浑身晕乎乎的坐在车里面,只觉 心跳得很厉害,也弄不清是不是因为怕黑。刚刚开始担心,身边车门突然被人打 开,我马上吓得大叫起来。
 
  「是我!是我!别怕!别怕!吓到妳不好意思,我只想问妳去不去厕所。」 华叔乘机将我抱紧,我亦吓得揽住了他。
 
  「外面很冷,上车再说。」华叔说完便乘机挤了上车,和我搂在一起。华叔 揽著我,到我镇定下来时才发觉他把椅背放低了,变成两人躺在一起,而最要命 是大家挤在一起十分接近,他的呼吸正吹在我的耳边,弄得我痒痒的全身发软, 那种强烈的想和人亲近的感觉又在心底涌上来。
 
  华叔这个老奸巨猾,乘我一下子反应不到,便俯身吻了过来,同时用右手搂 住我的肩膀令我没办法缩开,直到我的挣扎软化了,左手便隔著我的连身裙摸在 我的胸部,令我登时「呀」一声叫了出来。
 
  若在平日,我一定用力推开他再加一巴掌,但那晚我给华叔一吻便已经全身 发热,完全不懂亦不想反抗,任由他把咸猪手伸入我的衣服里不停搓弄。华叔见 我仍没反抗,便得寸进尺的推开胸罩,用手指撚玩我的乳头。
 
  其实当华叔一摸我的胸部,我已觉得下面开始湿润,身体感到一股无法解释 的渴求,所以当华叔扯低我件连身裙上面似背心的吊带,用嘴含弄我的乳头时, 我完全放弃了反抗,还用手揽住他的头把乳房餵上去,口中发出阵阵娇喘。 
  华叔见我「咿咿呀呀」的叫,在他口中的乳头硬挺挺的,知道我已完全沉醉 在身体的快感中,可以为所欲为,便把手伸到下面,进攻我下一个禁地。
 
  「妳很湿,是不是很想要啊?」华叔一面说,一面用手指轻轻的扫在我的丝 质T-Back上,还不时拨弄在中间的豆豆,就是这样,我连内裤也没脱便给 他弄得爽了一次。
 
  「呀!」我爽到之后不断喘气,还情不自禁地抱住华叔狂吻,而最奇怪的是 我虽然爽了一次,但浑身仍然热烘烘的十分渴求。事后想起,我从来不会这样狂 热的,肯定是华叔在给我喝的东西里下了药。
 
  「这里太挤了,我们到后面坐。」华叔待我休息了一会突然说,跟著便起身 爬到后座,而我亦被他半拖半拉的拉了过去。其实大家去后面都知会有什么事发 生,只是心照不宣吧了。
 
  到了后面华叔将我推低,用手一扯,我的T-Back底裤就报销了。我以 为他马上要进来,谁知他只是分开我双腿,然后把头埋在我腿间,用嘴在我的豆 豆上啜下啜下,我马上舒服得呻吟起来,本能的把双腿张得更开,挺高屁股把下 体迎上去。
 
  华叔的嘴在下面一时在舔一时在啜,上边却同时用双手搓,系咁搓我对波, 搞到我又爽多一次。但再次爽完之后我不但不能冷静下来,反而更加想要,还主 动伸手到华叔的西裤上拉开拉鍊,把他那挺立的肉棒拿出来,反客为主的翻身便 骑了上去,把湿透了的爱穴压住他的肉棒磨了几下,便忍不住扶起它套下去,还 一坐便坐到底,而他的肉棒自然是深深插在我的小穴中。
 
  「哈,看妳平日一本正经,原来又骚又浪!」华叔插了进去之后,不停把屁 股顶上来捅来捅去,只手同时在我胸前又摸又抓,还不时抬头吻我的乳头,阵阵 快感把我弄得叫到死去活来,不用多久又爽到了。
 
  「噢!呀!噢!噢!噢!噢!」在我爽到时,忘形地紧紧抱住华叔,还不知 羞耻的叫了出来。就在这时我感到华叔的抽送越来越快,然后便一颤一颤的,忍 不住在我里面射了出来。当大家都爽到了后,我倦怠的卧在汽车后座的沙发上, 大家都在喘著气。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突然一股强大的恐惧感向我袭来。我有丈夫和儿子,怎 可随便和男人发生关系?怎能浪得只扯高裙子便给一个连裤子也只褪了一半的男 人插进来?还是一个老得可做自己爸爸的男人!这一切还发生在车上,还在完全 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射了在里面!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拒绝?我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想到这里,我连忙坐直身子,把压在身上的华叔推开,踉跄的裹好衣服,便 叫他马上送我回家。华叔见我开始清醒,也识相的不发一言,自顾自地整理好衣 服,把车驶回公路。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7788yoke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