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妙母淫心】(0-02)作者:10000ka
字数:12512


                第0章

  世界就像一盘多人RPG游戏,我们每人只能在其中扮演一个角色,我们的主线任务是长大、工作、结婚、生子,然后死去。可是时不时一个副本会摆在你的面前,然后你会选择是否参与其中。参与副本的经历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成长,这种成长或许无关好坏,只是会在你的心里永远留下深深的烙印。在我15岁的那年夏天,因为自己的一个莽撞的决定,我参与了此生也许是让我最刻骨铭心的一次副本。

  我叫李北辰,小名小北,男,15岁,在这个故事开始之时,我正在享受进入到高中后的第一个暑假。说得再具体一点,我正半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一边挖着半个西瓜一边陪着我妈妈看电视上的韩剧。我的妈妈名叫杨妙仪,37岁,是我所在中学的一名英语老师。我的爸爸李建刚是一名普通公务员,两年前被调到了省城的单位里任职,刚走的时候一星期还能回一趟家,可是最近纪委不断到单位审查工作,他也忙得没空回家,距离上次回来已经快两个月了。爸爸刚调到省机关的时候,妈妈也满心盼望着爸爸能帮她走走关系,调到省城的中学里,也趁着我升高中的机会不用转学,这样我们一家人能在省城团聚。可是随着我初中生活的结束,反腐也渐渐升温了,我爸爸权衡再三还是不敢冒顶风作案的危险,加之我也考上本地一中的重点班,也让他觉得没必要让我转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对此杨妙仪同志颇为不满,特别在爸爸长时间不回家的日子里,她常常带着半生气半玩笑的腔调对我说那个人一定是在那边有人了。我假装听不懂反问她有什么人了。她总是气鼓鼓地说,「还能有什么人?小三啊!」我继续装单纯,「小三是什么啊?干什么的?」她气得嗓子里都带着哭腔了,「就是不是别人的老婆,却干着夫妻之间才有的事的人!」我若有所思,「哦……原来小三的作用就是……干啊……」这句话里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一开始没听清我最后说了什么,愣了几秒突然脸色微红,伸过手来就敲我的头,「你个死孩子,就知道你天天没学什么好。」

  其实现在中学里的男生,哪还有几个很傻很天真的呢?上初中的时候,我和硬盘里的那些日本老师的关系就已经很熟了。而且据我所知,那时班里虽然没有什么有过实战经验的老司机,但是逛起H网来熟门熟路的小司机已经不在少数,我自然就是其中的一员。

  倒是这位杨妙仪同志,虽然生理年龄是30多岁,我却常常觉得她的心理年龄还不如我大。成年以后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呆在校园里,这让她的情商似乎一直停留在了17岁的水平。平时回到家里最大的娱乐爱好就是抱着电视和iPad看韩剧和言情小说,常常被里面的剧情虐得死去活来,然后跟我痛诉里面的情节太伤人感情。我只能劝她既然看得这么辛苦何不选点轻松欢乐的来看,她却总是一边答应着一边又陷进小女生的情节里不能自拔。

  当然她也有感伤的资本:每次我不穿校服和她一起逛街时,服装店、首饰店、化妆品店里面的店员,总是会对我说一句话,「先生,看您太太这么喜欢,这件()就给她买了吧。」每到这时,都是我一辆慌张地对人解释这是我的妈妈,然后她自己喜滋滋地站在后面,一脸忍不住的笑意。离开店里之后才安慰我,「哎呀,都是因为我的儿子太老成太有男子气概了,所以她们才看错的!」

  我的确是个很老成的孩子。小时候父母的工作都很忙,上学之前我一直跟爷爷奶奶住,上学了之后搬到了父母的家里,但是一个人上学放学,然后自己吃饭上床也是常有的事情。每次妈妈回来晚了,她都会到我床前心疼地注视我半天。等到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时候,每年的暑假父母也都会给我报各种夏令营,锻炼我的自主能力。等到我慢慢地向成年逼近的时候,妈妈也渐渐感受到了不能和我久聚的危机,加上高级教师职称的评定也已经顺利过关,前两年开始她就不顾校领导的劝说,坚决不再当班主任,每天下班之后回家做好饭,等着我下晚自习回家。可是爸爸正值年富力强,事业渐渐走向巅峰,不说是两地分居,就是在一起住时也有干不完的工作和推不掉的应酬,而我两年后就面临高中毕业,那时势必会离开家门,妈妈常常会害怕自己以后一个人守着偌大房子时的寂寞,因此极力劝说爸爸在年龄允许的时候再要一个孩子,爸爸却总是顾及自己的仕途不肯答应,这也常常让妈妈觉得沮丧。

  或许就是这份恐惧,成了日后一切灾难的开端吧。

                第1章

  时间回到7月20日这天下午三点,我和妈妈在空调房里边吃西瓜边欣赏着朝鲜半岛上一些演员的喜怒哀乐。剧情进行到高潮阶段,男主角和女主角忘情地吻到了一起,我觉得有些尴尬,低下头假装用心地吃着西瓜。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果这时我紧盯着屏幕,一定会被杨妙仪同志笑话说我好色。我边挖西瓜边斜眼观察她的反应,她却好像丝毫没把注意力放在我或者是电视上面。

  只见她眼神迷离,嘴唇微微撅起,脸上写着淡淡的哀怨和忧郁。她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披在她的半边,上身柔软的棉质家居服勾勒出柔和的曲线,一对骄傲的半圆在胸前倔强地挺立着;下身是素色的长裙,只露出雪白的脚踝和肉嘟嘟的玉足,一双傲人的美腿被掩盖地严严实实。虽然身高只有1米65,但是妈妈的身材比例极好,两条小腿笔直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站里的时候并在一起可以严丝合缝,却没有明显的肌肉线条,腿根的区域肉感丰满,带着少妇特有的丰腴。妈妈的面孔也生得恰到好处,眼睛大大的,和整个脸庞的比例大得不像是一般东方人;鼻梁挺挺的却不突兀,一对薄唇和有点肉肉的瓜子脸,加上从小到大富足生活带来的养尊处优和10多年少妇生活的洗礼,让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熟透的女人味。从我有记忆开始,妈妈的身上就带着同一种香味,并不浓烈,有别于任何人造香水的味道,就像晴朗微风的季节里,走到郊外的草地中,青草里混杂着无名的小小野花,暖风吹过,你深吸一大口空气,然后体会到的那种自然浸润的沁入心脾的芳香……

  想着这些,我不禁呆了。这时妈妈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瞥了一眼,没有显示来电人,只是一串数字,尾号居然是2333,我心想这个号码也真是逗比,不会是电信诈骗吧。妈妈手忙脚乱地放下西瓜,接起了电话,然后一边把电话放到耳边一边走上了楼。我们家的房子是复式房,一楼只有客厅、餐厅、厨房和一个平时不怎么用的小客房,楼上有三间卧室和两个洗手间,其中父母的卧室是主卧自带一个室内的洗手间。但是每当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妈妈喜欢睡到另一个小卧室里,她总说一个人睡大房间会害怕。

  妈妈上楼以后我把台调到了新闻频道,在没啥好看的节目时看看新闻总是不错的。过了大概10分钟,妈妈匆匆从楼上走了下来,我注意到她换下了一身家居服,转了穿上了一件套装,鹅黄色的紧身连衣裙,下面不到膝盖,上面刚刚盖过胸前,外面套着一件配套的同色小马甲,虽是棉质的但是又轻又薄看上去跟纱巾差不多,只多出腋窝一点点。腿上穿了肉色丝袜,大概是怕现在出去会被晒黑吧,我想。

  只见她臂上挎着包,手里拿着手机,急急忙忙地到门口换鞋,弯腰背对着我,肥臀被紧身裙勾勒出满月般的线条。我不敢再看,轻叹一声,转过头去,听到她对我说,「学校有事,我得过去一趟。」

  我有点奇怪也有点生气,「这大热天的,什么事非得这时候喊人去啊,这么热的天过去能干嘛?」「是……那个……过两天可能要组织教师学习,现在过去先开个会……」「你就说你不在本地不行吗,反正估计也就是通知一下时间,到时候问问同事不就行了吗?」「人家都叫了,我必须去。」

  我是单纯地觉得学校在假期时间这样对老师胡来唤去的有点不人道,特别是现在天这么热,还没提前给个通知。但是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我突然想到这也是我一个获得自由的机会,于是对妈妈说:「那这样的话,我跟同学也联系联系,晚上出去吃烧烤了啊,你也别等我吃饭了。」我话还没说完,她已经打开了房门,答应了我一声就关门走了。

  想到这,我打算电话叫几个同学然后出门。这时,妈妈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快递员打来的。我接起了电话,快递员对我说我妈妈有一份快递到了,问家里现在有没有人,我说有人,他说那10分钟后送到。我急忙趴到窗台边,想看看妈妈走没走,结果只看到她车的屁股,还没等我喊出声车就已经开走了。

  我只能坐在家里等快递来。快递说是10分钟,结果足足等了20分钟才接到他的电话。我下楼收了快递,准备把包裹放到家里然后就出门。刚走进家里突然看到妈妈落在鞋柜上的手机来了一条微信:「怎么还没到?」我拿起手机准备回一句她已经出门,手机忘在家里了。没等我把字打完,突然对方传来了一张照片,等到照片加载完,眼前的景象把我惊呆了。

  照片的内容居然是一根黑乎乎的大鸡巴!

  紧接着对方又跟了一句:「你看看他都急成什么样了。」

  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为了确认我又把微信的内容看了一遍,我的眼确实没有花。这不会是有人开玩笑吧?不对,这个人怎么知道我妈要出门?除非是这个人把我妈叫出去的?

  我赶紧想应该回复些什么,可是我突然意识到我什么都不应该回复。我妈在换鞋的时候本不应该把手机落在家里,而我也本不应该看到这条内容!

  我赶紧找到那个联系人,往前翻他们的聊天记录,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我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分析,现在只有两种可能:1,这个人在恶作剧;2,是这个人把我妈叫过去的,他们在通奸,而且妈妈心虚地删掉了以前的所有聊天记录。可是到了这时候,傻子也知道第一种的可能性远大于第二种。

  我此时紧张地思考去哪里拦住妈妈,微信又来了一条:「我刚才是不是没说清楚地点?就在那个旧的体育器材室里。」

  我们学校的体育器材室!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地点。那个房间我常去,因为学校里不让带足球和篮球,所以在学校想踢球或者打球的时候只能去器材室借,可是器材室的门一般是锁着的,老师又不同意我们玩,所以只能进去偷球。器材室是一排平房中的一间在一个小土坡的下面,靠近土坡的后墙那里有个通风口,我们可以顺着通风口爬进去。想来那个器材室在校园的角落里,位置十分偏僻,据说不久后就会被拆掉。今年学校修了新的楼房,不久前刚把体育器材都搬到新楼里,于是平时这里成了一些学生的地下吸烟房,据说也有学生在里面打炮,如果有人在里面偷偷做些什么确实没人会发现。

  想到这里我飞奔下楼,从地下室推出我的自行车就往学校狂赶。平时要骑20分钟的路程这次我觉得不到10分钟就到了。到了学校门口却被保安拦住了,说现在放假不许闲杂人等进去。我懒得跟他废话,把自行车推到围墙边一个隐秘的角落,踩着学校外面的变电箱就翻进了墙内。下午接近傍晚的学校里看不到一个人。我一路狂奔爬上了器材室后面的那个小土坡,趴在通风口处往里看。里面的景象就像一个大铁锤,给了我心口重重的一击。

  只见一对男女用一种我无比熟悉的姿势在运动着:女的被压在深蓝色的弹簧垫上,双腿大开,迎接着身上男人无情的撞击。而男人的双膝跪在女人的前面,把女人的腿弯架到自己的肩膀上,下半身像高速引擎一样,疾风骤雨般地撞向女人的下体。仔细看一下被压在身下的女人,正是我的妈妈,风姿绰约、风情万种的少妇,杨妙仪。此时她的鹅黄色短裙已经被掀到了胸口处,轻巧的外套无力地挂在两条臂膀上,高跟鞋凌乱地散落在地上,全身上下看上去唯二完好的,竟然是腿上的丝袜,以及里面包裹着的水蓝色小内裤。

  而正在她身上肆虐的男人,我也一眼就认了出来。他是李踌佐,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当兵的出身,来学校也有几年了。他皮肤黝黑,面像凶狠,五官像个活生生的日本人,所以学校里大家都叫他「大佐」。我在上厕所时和他并排站过,他的鸡巴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一支。撒尿时没有勃起的状态就足有15公分,当时就给了我很大的震撼。

  眼前的场景让我瞠目结舌,愣了足足有好几秒。妈妈一个弱女子,浑身像散架了一样躺在垫子上,看上去没有一点力气。而大佐一个五大三粗的黑汉子,在用尽全身力气把他那根粗大到难以置信的黑鸡巴一次次狠狠地送进妈妈的下体里,看上去就像是要……杀了妈妈?……吃了妈妈?似乎都不是,只用一个简单地字来形容,他就是在狠狠地「肏」着妈妈。多么形象的一个汉字,不得不佩服老祖宗的巧思,我在年幼时多次看着这个词遐想连篇。「肏」,「入肉」。如果新华字典可以配图,那么眼前的这幅形象就是这个字的最好注解。

  等我回过神来,我才发现妈妈的丝袜和内裤并非完好无损。二者都在裆下阴道口露出的地方开了一个洞,恰好能容纳大佐的粗屌进出妈妈的屄。只见大佐两个黑柱子一样的胳膊扶在垫子上,支撑着下半身剧烈的活塞运动,满是胡茬的大脸拼命在妈妈精致娇嫩的小脸蛋上嗅着、舔着、吻着,鼻子和嘴里发出粗粗的喘气声和恶心的砸吧声。妈妈拼命躲开他脸部的侵犯,嘴里强忍着不发出声响,可是鼻子里也不住冒着粗气的喘息声,本来白白的脸蛋憋得通红。两条细嫩的藕臂似乎在很努力得想把大佐的手臂推开,但结局显然是徒劳无功。

  这时大佐用额头顶住妈妈的额头,让她的头不再乱动,恶狠狠地盯着妈妈的眼睛,用低沉的男中音吼叫道:「你个骚货,贱屄。别在这跟我装纯了,刚一进来的时候屄水都已经渗出丝袜了,你说你骚成这样了,不狠狠地干你我对得起你吗?」妈妈挣扎地更厉害了,说:「我没……有……那是……啊……汗……啊……」大佐继续恶狠狠地说:「哦,对不起啊,杨老师,我弄错了,是汗。是你屄里流出来的汗。」说完一只手快速抹了一下妈妈屁股下面的垫子,那里早已累计起了一小滩妈妈屄里渗出的淫水,然后他把手指放到妈妈的面前,狞笑着说:「你看,这黏黏的,骚骚的,不是汗是什么?不信给你尝尝?」紧接着快速用手指捅开了妈妈的嘴,把沾满了妈妈淫水的手指塞了进去。

  妈妈被他戳得张开嘴一阵干呕,大佐见缝插针地吻了上去,看上去他的舌头也侵入了妈妈的口腔内部。口腔中剧烈地被搅动,妈妈的脸蛋也被大佐的舌头捅变了形。她就像狂风巨浪中的一叶小舟,两臂似乎也放弃了挣扎的打算,而是紧紧地握住大佐的手臂,放佛握住了救命的稻草,死死地不肯松开。

  一阵数不清有多少秒的长吻之后,大佐猛地抬起了头,他表情狰狞,似笑非笑地盯着下面妈妈无可挑剔的脸庞。此时这张无可挑剔的脸庞上面布满了潮红色,小嘴拼命地长大呼着气。除了呼出的香气,一同从小口中出来的还有仿佛来自灵魂深处般的仙乐:一声声无比销魂的「啊……啊……啊……」听得出妈妈在拼命压抑自己的声音,就如同她在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快感,可是来自身体深处的生理反应却不受意志的束缚,从身体的各个缝隙中不可阻挡地钻出来。那就是她轻声的浪叫,和腿间不断渗出的淫水,声音在不大的房间里不停回荡着,而淫水在垫子上的面积也不断扩大着。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一会儿,大佐似乎也有些累了。他渐渐放慢了挺进的速度。妈妈此时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闭上了嘴唇,把脸扭到一边,仿佛下定决心再也不发出这种下流的声音。大佐看到妈妈的表情却笑了起来,「我的小骚屄,你觉得闭上嘴,我就没法让你浪叫了是吧?你有种把下面的小嘴也闭上,我就保证不再肏你了,好不好?」说完还没等妈妈反应过来,大佐突然把大鸡巴抽离了妈妈的骚逼,只听见「啵」的一声脆响,大屌从嫩穴里退了出来,在半空中晃动着,闪着明晃晃的光,那是妈妈淫水的反射。

  接下来妈妈企图推开大佐,大佐却一下子把全身压倒了妈妈的身上。大佐找的姿势很巧妙,他用自己的乳头对准妈妈的乳头把妈妈的美乳压扁,把自己的嘴巴凑到了妈妈的耳朵旁,同时弓着下半身,大鸡巴对准妈妈的嫩屄,做出一个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姿势。大佐趴在妈妈的耳边说:「小浪货,我给你一段时间准备一下,一会我把鸡巴往你的屄里插,如果一下插不进去,说明你是个贞洁烈女,第一次肏你的时候老子就费了半天劲才进去。如果我一下就能肏进去,那说明现在的你就是个小骚屄,而且是最骚的那种屄,比妓女还骚,因为妓女的屄都不能一下子装进老子的大屌。好不好?」

  妈妈怎么会同意这么荒唐淫荡的招数?她拼命挣扎着想推开大佐,自然是于事无补。两条肉丝美腿此时也恢复了一点生气,朝空中无谓地蹬着,却丝毫改变不了嫩嫩的小水屄依然处在大屌的马眼之前的事实。大佐笑嘻嘻地对妈妈说:「我给我的小骚屄三分钟让她休息一下。趁这段时间我们聊聊天吧。你听刚才下面的小嘴都会『啵』地一声说话,我要听听上面的小嘴会说些什么。」妈妈又气又羞,憋了半天脸都涨红了,最后蹦出一句:「你流氓!无耻!败类!」

  妈妈出身书香门第,嫁给了爸爸后也是衣食无忧,从没体验过社会的艰难和人心的阴暗,就连不文明的行为平时也没什么机会见到。「无耻」差不多是她这辈子说出的最脏的脏话。然而这样的话,对于满口生殖器俗称的大佐来说,已经算是文明用语了。他继续笑眯眯地说:「我的小骚屄这是在夸我呢。我要是不流氓怎么会想肏你呢?我要是不无耻怎么会肏到你呢?我要是不败类怎么会把你肏了一遍又一遍呢?」

  妈妈继续挣扎了几下,似乎对自己的力气绝望了。她不带感情地对大佐说:「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就是……你一会要是插不进去……就放了我……」大佐:「那当然。」妈妈说:「那必须要全部……进去才算哦……」大佐:「是这样的。」妈妈:「你这段时间不许碰我。」大佐:「可以。」妈妈:「那……等三分钟……你就试试吧……」大佐说:「好啊,来我们聊会天吧。」妈妈扭过头去不看他。

  大佐死皮赖脸地凑上去,问:「骚宝贝,几天不见,想没想大鸡巴?」妈妈不理他。大佐:「今天为什么来得这么慢?不是说好了15分钟到吗?你以后再这样我会生气的。我生气的后果……」妈妈好像很慌张的样子,一下接过话头:「是门口的保安不在,没人给我开门,我找了好久才把他们找回来的……」大佐好像很满意的样子:「好。说明我的骚屄还是很想她的大屌的,嘿嘿,是吧?」妈妈继续装没听见。大佐继续发问:「宝贝来的时候是不是就憋坏了,小屄里流出来的浪水把小内内都泡透了,都渗到丝袜外面了。」妈妈脸色微红,反驳了一句:「都说了那是汗。」大佐继续没皮没脸:「杨老师怎么也撒谎,汗不是那个味道的,汗明明是这个味道的。」话音没落,只见大佐伸开胳膊,露出毛发丛生的腋窝,凑到了妈妈的鼻子前,「来问一问。」妈妈显然是被这浓烈的味道震到了,急忙捂住鼻子。大佐得意地笑着,又把另一个腋窝凑了上去,妈妈的脸一下变得绯红,直红到了耳朵根。而且我注意到此时妈妈身体的其他部位也起了变化,两条风雨匀称的肉丝美腿不安分地搅到了一起,腿的根部似乎在慢慢地互相摩擦着。

  大佐低头看到此景,一丝诡异的笑容浮上了眉梢。他接着问:「宝贝你下面的小骚嘴吃过几根鸡巴?」妈妈彻底涨红了脸,双手捂住脸不说话。看到妈妈抬起了双臂,大佐连忙凑上去吻妈妈的腋窝,一边笑着说:「还没问过小骚屄的腋窝是什么味道呢!」妈妈又赶紧把胳膊放回去,只见她脸上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双手放下面也不是,抬起来也不是,表情为难的像是快要哭了。大佐的嘴炮又开始发动:「嘿嘿,别管以前吃过几根鸡巴,这根肯定是吃得最爽的吧?你老公我也见过,那将军肚挺的,都快把鸡巴埋没了吧?」妈妈紧抿着嘴不说话,下面的腿却摩擦得更快了。大佐接着说:「宝贝,这段时间光是让你下面的小嘴饱口福了,你上面的眼睛还没饱眼福呢吧?今天就让你看看,是啥样的鸡巴把你喂饱的。」说完大佐突然蹲了起来,紧接着一个蛙跳,把硬邦邦的一个大鸡巴一下子甩到了妈妈的眼前。他此举太过突然,我们母子二人显然都没有防备,一根罕见的硕大鸡巴就毫无遮拦的同时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傍晚的夕阳透过窗户照到阴暗的小屋里,照到大佐的鸡巴上。这是这根鸡巴第一次以战斗姿态出现在我和妈妈的眼前,只见他粗、黑、长、硬,冒着热腾腾的白汽,我想这白汽的来源,正是妈妈的淫水在桑拿天里蒸发出的水蒸气。龟头和茎身都撒发着亮泽的光芒。总长度起码超过20厘米,一上一下微微颤动着,看得出积攒了不少能量,随时准备冲进阴门。底下还未射精的卵袋圆润而饱满,看得出弹药充足,随时准备向花心发射全部存弹。我被彻底惊呆了,妈妈显然也是一样,只见她睁大眼睛愣了几秒钟,然后我注意到妈妈的双腿在一次大幅度的摩擦后,突然瘫软了下来,紧接着她的屁股下面一股水流顺着垫子被两人压出的凹槽,滴滴答答地滴在地面上。

  妈妈仅仅看着大佐的大鸡巴,就获得了高潮。

  接下来的赌局毫无悬念,妈妈像一块死肉一样瘫在垫子上,大佐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弯下腰帮妈妈翻了个身,然后抬起她的大腿,使她跪坐在垫子上。紧接着他居高临下地跪到妈妈的后面,把鸡巴正对准水穴,然后双手分别拉起了妈妈摊在地上的手。轻轻说了声:「骚屄,我来了。」

                第2章

  大佐像是用尽了全身所有力气,奋力把屁股向前一推,他那根大鸡巴就瞬间消失在了妈妈的水屄中。伴随着「啊」的一声尖叫,妈妈又重新瘫倒在了垫子上。
  大佐笑着说:「宝贝的小骚嘴看来没吃过太大的鸡巴,虽然一口就能吃下去就已经很骚很棒了,但是想多吃的话还要再锻炼。不过没关系,今天我可以帮你多吃几口。」只见他把身体也趴了下去,只留两条胳膊支撑全身的重量,姿势是标准的俯卧撑做到最低点时的姿势。然后把鸡巴重新对准了妈妈的屄,一下一下地抽插了起来。

  为什么妈妈平趴着也能露出嫩屄给鸡巴肏呢?因为妈妈的屁股实在是太翘了。妈妈从没去过健身房,但是屁股却是20年如一日地骄傲耸立着。她的屁股又圆又挺肉量也多,从后面看像轮满月又像一个白玉盘,从侧面看像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有时候逛街试到太过紧身的裤子或裙子,她常常在提裤子的时候就费上半天劲。有时候我坐在更衣室门口等她,听到里面传来又蹦又跳的声音,我就知道那又是她在费劲试裤子。有时候在家里急着出门,她又提不上裤子,还会叫我来帮忙,我还不敢离她太近,因为我的鸡巴随时有可能蹭上她的翘臀,只好弯着腰替她提裤子。在这两瓣翘屁股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如此多的不便之后,起码今天我发现有一对翘臀的方便之处:那就是把本来长在正下方的嫩屄完全亮出来,彻底暴露在空气里给大佐的大鸡巴日个够。

  大佐一改刚才的话唠面貌,开始专心专意地耸动下身,把大屌一次又一次地送进送出妈妈的水帘洞。说是水帘洞一点也不夸张,只见淫水一滴一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滴到地上,看来自从刚才尿了那一滩之后,又有不断的新鲜淫液补充进来。妈妈的肉丝美腿此时仍保持着平时的优雅姿态,紧紧地闭着,如果不是上面那根辛勤劳作的黑鸡巴,你一定会觉得这是某个腿模正在拍写真。唯一不同就是两只肉丝小嫩脚不安分的互相摩擦着,而且越来越使劲儿,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情绪。两只藕臂也漫无目的地游动着,似乎在寻找一个着力点,终于,在双手抓到了垫子的边缘后老实了下来。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闪着刺眼的光。脸上的潮红自从见到大鸡巴后就一直未曾退去,双唇紧闭,双眉紧皱,这种情绪是快乐还是难受?

  妈妈随后发出的声音很快就给了我答案,一开始是沉闷的「嗯……嗯……嗯……」,紧接着嘴巴仿佛不受意识控制地打开了,这个尤物的小嘴里开始发出「啊……啊……啊……」的声音。这种声音断断续续,时长时短,没有任何节奏可言,同时伴随着沉重的呼气声。可是这声音在我看来却如同仙乐,是人世间最美好的声音,相信每个听到的男人都会像我一样血脉喷张,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她,给那个水流不断的鲜红的小嫩屄。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正在占有她的男人就是大佐,只见他的下体越动越快,同时用胳膊肘支撑着身体,两只手同时占据了妈妈的美乳。此时妈妈的套装早已被大佐扯了下去,两只椒乳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随着他肆意的摆弄之下,两只嫩乳不断地变形,不一会上面就遍布了红色的手印。大佐的嘴也没闲着,粗鲁地舔舐着妈妈的后颈、耳廓、甚至她早已披散开来的长发。大佐最后又把大母脚趾顶上了妈妈的脚心,随着一上一下的耸动,他粗砾的脚趾也不断透过丝袜摩擦着妈妈的小脚丫。全身的敏感带同时被骚扰,妈妈已经面临肉体和精神双重崩溃的边缘,她的浪叫越来越响亮和频繁,终于在一声尖声的、长长的「我死了」之后,嫩屄里喷出了海量的晶莹透明的液体,这些骚水喷到了大佐的肚子上、腿上、卵袋上、阴毛上,还有一部分被挡到了妈妈的丝腿和丝脚上。两人的阴毛上都挂着晶莹的水滴,妈妈的肉色丝袜和水蓝色小内裤因为被喷上骚水,变得深一块浅一块。整个场面淫靡得超乎人的想象。
  大佐看到此景,依依不舍地拔出了鸡巴,把妈妈翻了个身,爱怜地看着妈妈,却发现妈妈已经泪流满面,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我……我……我……太……不行了……太……大太……久了……呜……呜……」大佐镇定地说:「宝贝,你这是太舒服了,再坚持一会儿好不好。我尽快射出来,我们一起爽飞。宝贝的浪屄是我见过的最棒的,你看都已经尿了两次了,还在一张一合地要鸡巴吃。她其实爱吃鸡巴呢,我们要把她喂饱啊好不好?」大佐像哄小孩一样的技巧此时却安抚了脆弱的妈妈,她抽泣着说:「太……太……快了……她……她……她吃……不下……」大佐连忙保证:「宝贝,这次慢慢的好不好。刚才是我不好,光顾着喂饱小嘴,没让她尝到味道,这次给她好好尝尝肉屌的味道好不好?」妈妈咧着嘴,上气不接下气地抽泣着,一边用手背抹眼泪,像极了一个受欺负的小女孩,一边点头,说:「呜……慢……好……」

  接着大佐托起妈妈的屁股,把她的两条丝袜嫩腿盘到了自己的背后,妈妈吓得赶紧死死把双手扣在大佐的脖子后面,大佐狡黠地一笑,开始托着妈妈满屋乱走。每走一步,脚步的颠簸就会把妈妈的屁股扔起来,紧接着再落下,就这样大鸡巴始终不离开小嫩屄的吮吸,却也能同时获得抽插的快感。没走几步妈妈又开始提意见了:「太……颠……了。我害……怕……」大佐这时很听话地停止了走动,转而一屁股做到了垫子上,由于坐下的那一瞬间产生的向上的力,妈妈的花心明显被狠狠顶了一下,爽得她一不小心「啊」一声叫出了口。大佐轻声对妈妈说:「骚乖乖,我们不插了,我们就这样磨好不好。」妈妈羞涩地点了点头。话毕大佐开始转动屁股,尽量使阳具在花径里前后左右地摇动。妈妈也很配合地开始做反方向运动,过了没多会儿,大佐开始使坏不动了,只剩下浑然不觉得妈妈依然陶醉其中,只见她紧闭双眼,嘴里又开始不知不觉发出淫荡的哼唧。只见妈妈越动越快,大佐的表情也变得享受起来:「我怎么觉得小贱屄在下面也越夹越紧了?」听到了大佐的话,妈妈仿佛受到了赞扬一般,两个大磨盘一样的屁股摇得更起劲了。而且就像磨盘轧豆汁一样,大佐的大腿上也开始往下滴水,不用说,这是那个水量惊人的小嫩嘴又开始流口水了。

  大佐闭着眼享受着妈妈的磨屌服务,表情变得越来越陶醉。突然他又猛地抱起妈妈,把她面朝地扔到点子上,对准骚屄疯狂抽查了2、30下,紧接着再一次伴随着「啵」的一声巨响,干脆利落的拔出大屌,对着两轮满月一般的大屁股,涂上了自己浓浓的精液。妈妈一脸享受的骚媚,柔声说:「我憋不住了。」大佐知道妈妈要尿骚水,连忙躺倒妈妈的胯下,张嘴对准了骚屄,没想到竟是从尿道口出来的尿液。大佐竟然把妈妈肏到舒服尿了!不是阴道的潮吹液!而是肏到尿失禁!

  然后大佐还是咽下了妈妈的尿液,而后趴到已经精疲力尽的妈妈旁边。笑着说:「骚货今天吃了西瓜。」

  妈妈一脸被浓精灌溉后的满足,懒洋洋地问:「你怎么知道?」

  大佐笑嘻嘻地说,「想知道吗?下次再告诉你。」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过去仔细地把大屁股上的精液涂抹均匀。「你能尝出来尿的味道吗?」妈妈歪着脑袋天真地问。「都说了,下次给我干,我就告诉你。」

  「骚屄。」「嗯?」「下次别换衣服了,还穿这身吧。也别洗了,我就喜欢这味道。」「不行,这衣服要穿出去见人的。」「那就光洗外套,丝袜和内裤别洗了。」「……李踌佐,你听我说,快把第一次的录像带给我吧。我们商量个价钱好不好。」妈妈突然严肃地对大佐说。

  「可是我不想跟我的小浪屄谈钱啊。你要想要第一次的母带我可以给你。」大佐也严肃地回答。

  「真的吗?」妈妈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第一次那个拍得不好,反正我也不想要了。现在我有更好的了,给你看看。」说完大佐突然往通风口的方向走来。

  我吓得一个激灵,赶忙连滚带爬跑到远离通风孔的地方,静静地听着动静。我听到有塑料摩擦和金属碰撞的声音,紧接着大佐开始说话:「你看,这次咱们的肏屄运动全都被这台高清DV机记录下来了。哈哈!有了这个把上次那个给你也无妨嘛!」

  然后是妈妈愤怒的吼叫,「你这个无赖!我跟你拼了!」听到这里,我怕妈妈的人身安全真的受到威胁,赶紧爬回通风口观看。只见这转瞬间大佐已经将妈妈制服:大佐站在垫子上,大鸡巴半硬不硬地耷拉着,尺度依然惊人。他的双手紧紧抓住妈妈的双手,而妈妈此时被按坐在垫子上,双手没法自由行动,两条丝袜骚腿拼命试图踢到大佐,但是她那点可怜的力气就想给大佐在做按摩,还是绝世美腿的丝袜按摩,大佐的表情显得非常受用。

  大佐拉过妈妈的双手,让她的脸凑近自己的下体,用命令的口吻说,「舔!」
  妈妈倔强地别过脸去,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大佐不慌不忙,开始甩动自己的半硬鸡巴,伴随着啪啪的清脆声音,肉鸡巴甩在妈妈俏丽的脸上,把她的眼泪甩出了眼眶。

  「含着!」大佐像是突然变了个人,变得凶神恶煞起来。

  妈妈显然是被吓坏了,悄然张开了自己的小嘴。大佐又对她怒吼:「自己吃进去!」

  妈妈万般不情愿却又不敢违背他的意愿,最终迫于他的淫威,还是把小口对准了龟头,慢慢吞了下去。

  「用舌头!舔!」大佐继续命令着。

  妈妈慢慢地照他吩咐努力舔着。

  「你能不能上点心!」大佐突然拔出大屌又在妈妈的脸上甩了一下,妈妈漂亮的脸蛋上留下了一个,混合着自己口水和大佐龟头液的,又粗又长的痕迹。
  妈妈赶忙重新含住鸡巴,卖力地舔着。是不是胆怯地抬眼看看大佐的反应,大作此时手持DV,得意地对准妈妈的脸拍着,「我肏你妈屄,你真肏他妈是个尤物、极品。一个良家小少妇,快能拿舔鸡巴界的冠军了!骚屄我告诉你,要是奥运会有个舔鸡巴比赛,咱中国派你去这枚金牌稳拿了我告诉你。」

  妈妈的泪水簌簌地落下,可是嘴里依旧一会儿都没闲着。她何时受过这等羞辱?可是这样的羞辱到底让她难过?还是其实心底里有种被满足的快感呢?这场肉搏战里她的表现真的让我看不懂。

  随着妈妈的舌头和嘴唇越动越快,大佐也终于在妈妈「奥运级别」的口交技巧中缴枪了。临射之前他再次拔出鸡巴,把浓精交给了妈妈漂亮的脸庞。随后大佐赶忙握着鸡巴,像画油画一样把精液均匀地涂抹了妈妈一脸。「这是他妈屄美容秘方,什么都不如这个好使,你应该谢谢我和我的大屌啊。」

  「行了,你也糟蹋完我了,你快走吧。」

  「那不行,我走了你把美容品抹掉了怎么办,我得等你脸晾干了再走。帮人帮到底啊。」边说着他边朝妈妈脸上甩着大屌,美其名曰按摩。

  终于妈妈脸上的精液干了。大佐心满意足地穿上了衣服,转头对妈妈说:「你上次不是说坚决不让我肏了吗?这次还不是爽得跟个贱屄一样?你等着看小骚屄,早晚有一天我能让你跪着到处找我的大屌舔。我敢说这样的话自然是因为我有这样的本事,女人都是这么回事,我见得多了。你不是平时都懒得正眼看我吗?回去我就把视频发给你,让你看看自己是怎么在大屌面前犯浪的。你别以为你的脸蛋漂亮,小屄水嫩就跟别的女人不一样,这根大屌还没有女人是不上瘾的。」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