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吸血鬼之最后的审判】(番外)【作者:ya123786】
字数:30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恶魔二三四的故事
 
  当父女坐在桌边共进晚餐时,本应是相当温馨的气氛才对,但世间总有例外 
  那个例外……还要从某个小女孩的童年开始说起
 
  肮髒的住所,成堆的垃圾,与一直以来都是醉醺醺的父亲……这是恶魔二三 四的过去,也是小女孩木下雏的故事
 
              故事开始了——
 
  被垃圾堆满而显得拥挤的和式小屋内,一颗沾满灰尘的电灯泡悬挂在一张老 旧的餐桌上
 
  微弱的光芒映出了悲惨,屋内亚麻色的榻榻米的缝隙间充斥着黴菌,散发出 异味,水槽内没有空网盘有的只是成堆的酒瓶,蚊虫病菌大量滋生的环境也让雏 看起来病恹恹的,但艰苦的生活环境并没有磨灭雏那对具有灵性的眼眸
 
  「你老师今天打电话给我……我他妈的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外面给 我丢脸!!」
 
  父亲已经喝得醉茫茫的了,咬字不清的对着雏怒吼道
 
  「关你什么事……去死吧……」
 
  第一次,雏第一次用如此平静而又直接的语气顶撞眼前这个醉汉
 
  过去,为了病重的母亲,雏一直忍耐着父亲的各种暴行,但上个月…母亲去 世了,父亲在那一天一如既往的醉着,疯着,完全没有去医院看过母亲…… 
  「你说什么!?」
 
  父亲怔了一会儿,用难以置信的语气大声质问道
 
  雏闭口不言,直视着眼前的男人
 
  「我!问!你!你他妈的说了什么!!?」
 
  哐啷!
 
  一个酒瓶顺势脱手而出,砸向了木下御的脑袋,酒瓶化为玻璃碎片散落地面 
  鲜血顺着乌黑亮丽的刘海滴落至榻榻米
 
  嘀嗒…嘀嗒……
 
  鲜血止不住的溢出
 
  雏没有尖叫,痛哭,只是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用愤怒满溢的双眼直视着自己 的生父
 
  「你那个眼神是几个意思!?啊!?我问你啊!你以为我怕你吗!?」 
  又一个酒瓶飞向了雏,不过这次没有打中,而是掠过雏的头顶在她背后的墙 壁上碎裂开来
 
  「我要离开这里,同时,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臭婆娘!这个月房租水电还没缴呢!你他妈的给我出去卖啊!!去给我滚 去街上拉客啊!!」
 
  雏已经没有办法在这个过去被自己称之为「家」的地方多待一秒了,穿着高 中的校服,拿起装着几万元的书包,雏离开了
 
  离开之后,雏走了很久,鲜血濡湿了衬衫的肩部,又走了一段时间,天黑了, 额头的血也止住了,除了有些刺痛之外……一切都还好
 
  走累了,雏坐在一个公园的鞦韆上,晃着双腿,让因长时间行走而酸胀的小 腿得以休息
 
  身上只有几万元,穿着这身衣服去开房的话肯定会被旅馆相关人员通知警察 的
 
  「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像那个男人所说,去出卖身体吗?」
 
  仰望着星空的雏自言自语的同时,向着天空伸出纤细的手臂,朝着夜晚的天 空张开手掌,仿佛要将闪烁着耀眼光芒的星辰握入掌中
 
  还是初中生的自己能做些什么呢,不论是打工还是租房都办不到——雏一边 晃着鞦韆一边想着
 
  自从母亲死后,家中与亲朋好友之间的距离都渐渐疏远了,要说能投靠的人, 雏还真是一个都想不到,娘家的人大都反对母亲的婚事,自己身为与那个男人所 生的孩子一定也会被嫌弃吧……想到这里,雏自嘲的笑了笑
 
  不过,再怎么坚强也是个少女,虽然平日总是少言寡语,但雏的内心深处依 然有着柔弱的部分,虽然她从不对外人展露那部分……但,面对黑夜应该没关系 吧……
 
  不知今后何去何从的雏伤心的哭出声来
 
  就在这时,一辆通体银白的厢型车在公园入口处停了下来
 
  「喂~ 冈部,那个公园是不是有女孩的哭声啊?」
 
  坐在驾驶座向身旁男性询问的是穿着打扮类似高中校服的红发少女,一件咖 啡色开衫,内搭纯白的素色衬衫与一条绑着温莎结的朱红色领带,下着则是高腰 的黑色短皮裤与半透明的黑丝袜,外貌看起来清秀可人,稚气未脱,但给人感觉 相当成熟可靠
 
  「你,你可别想吓本大爷啊,本大爷可是狂气的科学家!凤,凤凰院凶真啊!」 
  脸色凝重,声音颤抖的回答着的是一名打扮不修边幅的男性,上着简单的白 大褂与白色短袖,裤子则是深褐色的制服裤,没修剪过的鬍渣,乱蓬蓬的头发… …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在合法的情况下和身旁的少女坐在一起
 
  「声音都在抖咯……凤凰院凶真先生」
 
  「闭嘴!区区本大爷助手的克里斯蒂娜哟!」
 
  少女将车停在公园旁的停车格内
 
  「害怕的话就在车上等我回来吧,凤~ 凰~ 院~ 凶~ 真~ 先生」 
  「谁,谁害怕了!」
 
  成功用激将法将男性叫下车的少女松了口气,毕竟她可没有勇气一个人走进 回荡着哭声的公园
 
  ……
 
  坐在鞦韆上抽泣的雏遇上了车上的两人
 
  「那个,你几岁呢?为什么在这里哭?要不要帮你打电话回家?」
 
  少女用关心的眼神蹲下来看着雏
 
  「喂,红莉栖…」
 
  「都说了我不是克里斯,诶?你,你叫我什么?(注:红莉栖的发音是Ku risu,克里斯蒂娜只是第一个音节稍微变化,后面多了tina的音节,所 以会听错)」
 
  红莉栖突然脸红了起来,扭扭捏捏的问道
 
  「不要在那擅自脸红了!!你这个天才变态少女!你没注意到她额头上身上 的血迹吗?」
 
  「诶?等等!这是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吗?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 
  一直沉默不语的雏突然有点急切的叫道
 
  「不要!……拜託了,不要叫救护车……」
 
  那自己肯定会被带回去的吧,带回那个男人的身边——雏不想让这种事情发 生
 
  「看来是有什么不得了的阴谋呢…呼呼,我嗅到了机关的味道,没错!你就 是汤姆提到的擅自逃出的生化少女X—25吧!!」
 
  「喂!冈部伦太郎!你现在还有心思……」
 
  红莉栖转头刚要训斥不正经的伦太郎时,却发现映入眼帘的是急切与关心的 凝重神情
 
  「带回去吧」
 
  「诶?回去是指?LabMem吗?」
 
  「不可能放在这里不管吧……看她好像也有些隐情的样子,先回去帮她处理 伤口吧」
 
  「喂,冈部…这和你所说的其他世界线……」
 
  「不知道…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冈部若有所思的看着少女雏……他的恐惧浮上心头——他现在对一切脱离日 常的事件感到恐惧,但这次……他选择了不再逃避……
 
  红莉栖用複杂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 他经历了太多……尽都是些恐怖的事,悲伤的事……自己能不知道其他世界线的 事,想必是一种幸福吧……但红莉栖不想要这种无知的幸福,她想要的只是和他 一同分担痛苦——如此想着的红莉栖站起身垫着脚,拽着冈部伦太郎的衣领,朝 自己拉了过来
 
  ……又一个深吻印在了冈部的海马体深处
 
  雏顺从的跟着两人上了车,一路上她并没有多说什么……为什么跟着素未谋 面的两人走呢?因为他们看起来不像坏人吗?当然不是……她只是走投无路了 
  不过那坐在前排脸红到耳根的两人…看起来确实不像坏人呢
 
  这次试着写了出现过一次的恶魔二三四的故事……啥?为什么要写?因为各 位读者估计都忘了(包括我自己),理查除了到处啪啪啪以外还有找人的任务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