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莲花携鹤飞】(15)【作者:黑色小妖】
字数:146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 阴山老王八的变态家族
 
  早晨空气清新,景色宜人,睡梦中的周晓航正骑着大白鹤飞跃群山万水,景 物依稀,突然那大白鹤凭空消失,周晓航如同坠入雾里,呓语道:「大白鹤…… 大白鹤……」悠悠醒转,小姑娘心思单一,对那大白鹤一直惦记不忘,起床匆匆 洗漱了一下,开门而出。
 
  晓航姑娘来到院子里,只见李晓兰站在大门口,那硕大无比的白鹤就站在她 身旁,鹤顶红冠如火,神态极是威猛。晓航姑娘见到大白鹤心中十分快乐,笑得 脸上梨涡深陷,喊了声「李姐姐」连蹦带跳的跑向李晓兰,那大白鹤骤然长颈一 伸,冲霄而起。若一道白烟直升高空,眨眼不见。周晓航来到李晓兰身侧,小姑 娘睁大着一对眼睛仰望着天空,一脸黯然神情。
 
  李晓兰转过头。见晓航姑娘失落的表情,柔声说道:「晓航妹妹,我知道你 想骑大白鹤,但今日李姐姐让它办事去了,等她回来,姐姐答应你,一定让你玩 个够」
 
  周晓航点着头,眼光却还盯着大白鹤远去的方向,流露出无限的向往。
 
  李晓兰拉着她一只手低声慰道:「你不要心里难过,仙儿晚上就能回来,我 一定让你骑着它飞上天去,玩个半天再下来好吗?」晓航一听眉展颜开,笑道: 「那我明天再骑它,晚上飞上天就看不到下边的景色了。」这是东方妞儿开门走 了出来,见周晓航和李晓兰站在门口,走了过来笑道:「你们两个聊什么呢」 
  晓航姑娘道:「妞儿姐姐早,李姐姐答应明日让我骑它的大白鹤,妞儿姐姐 不知道那大白鹤可威猛了,骑着它能飞到天上,一定好玩死了。」东方妞儿小嘴 一撅:「那有什么好玩的,我就没见过能骑鹤上天的,一个失神在掉下来,起不 是神仙都难救了」李晓兰见东方妞儿洗的干干净净的粉脸上薄带妒意,而发梢上 却带着一丝干涸的乳白色的东西,在太阳下闪闪发光,李晓兰走到她身边微微一 笑,伸手在她面前一拂,笑道:「东方姑娘要是愿意,也可以尝试下飞上云际的 感觉」,在见东方妞儿的发梢已经干干净净了。
 
  东方妞儿感到一阵香风拂面,急退一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才不稀罕呢, 万一掉下来,屁都摔没了」。周晓航一声娇笑:「妞儿姐姐,不会摔下来的,我 见过李姐姐骑那大白鹤,可威风了,李姐姐你说是不是不会掉下来?」周晓航回 眸一看,只见李晓兰背着身子转过头来,抿着嘴吧唧了一下,笑道:「当然不会 掉下来的,要不然姐姐也不敢让你去骑」这时银剑神尼玉灵子也走了过来,三女 一见玉灵子,齐齐的向玉灵子问安。
 
  玉灵子微笑着拉着李晓兰的手说道:「李姑娘昨夜所言,贫尼想了一夜,贫 尼觉得倒是可行,咱们吃过早饭,再仔细研究一下。」奶兜兜梳洗完毕,而那黑 和尚三宝就没有洗脸的习惯,硬着头皮走到脸盆前,盯着脸盆里的水发愣,奶兜 兜扑哧一笑,笑道:「黑秃,你要不愿意洗,就不要洗了,黑秃真要洗个干净, 我还不一定看得惯呢」三宝和尚嘿嘿一声傻笑:「老婆说不洗,那和尚就不洗了, 嘿嘿」老管家蓝福准备了丰盛的早点,众人饭后又送上香茗,玉灵子喝了两口茶, 才开口说道:「翔老,昨夜李姑娘所说之事,你觉得如何」慕容翔心里高兴,自 从昨夜和玉灵子一番辩论后,玉灵子已不再施主长,施主短的叫他了,一声翔老 似乎亲近了不少,脸上却假装一番正经的说道:
 
  「老驼子也细细琢磨了李姑娘的话,老驼子觉得如是一直等人来犯,李姑娘 的办法也不失为上策」
 
  少侠蓝宇慌忙起身说道:「师叔,诸位姑娘已为蓝家之事数番援手,救我于 为难边缘,此情此恩,无以为报,若要再让诸位姑娘以身试险,若要有什么闪失, 即使救出我爹娘,蓝宇也难受这万死之罪,望师叔三思。」玉灵子也轻轻叹息道: 「几位姑娘仙露明珠,正值青春年华,各有灿烂人生,而且胸怀大义,若让几位 当真深处险地,贫尼心里也是过意不去……」
 
  李晓兰正色说道:「神尼、蓝公子,不说我李家受过蓝大侠大恩,就现在而 言,江湖中风波以起,而且还有那神秘组织为恶作乱,前些日连少林都被围攻, 这来因去果都和蓝大侠有莫大关系,蓝大侠失踪后,武林中犹如大江东去,浪淘 尽,各门各派故垒西边,在无人主持正义,我们若能顺利救出蓝大侠,蓝大侠心 存武林正义,胸怀救世大志,凭蓝大侠之武功威望,定能挽回大局,还江湖清平, 我们几个女儿之身能为武林稍尽棉薄,实是荣幸备至。」
 
  李晓兰几句话说的虽然婉转,但却大义凛然。慕容翔起身对李晓兰抱拳一揖, 道:「李姑娘,那日林内比武,老驼子虽然愿赌服输,但仍心有不甘,今闻姑娘 大义之言,激起老驼子万丈豪气,老奴慕容翔愿以余生之年,追随姑娘身后,做 几件心安理得的事情出来,纵赴汤蹈火,亦在所不惜。」李晓兰连忙起身说道: 「翔老如此之说,晚辈愧不敢当……」
 
  奶兜兜也对玉灵子道:「阿姨,我们南淫北贱在江湖中声名狼藉,我们姐妹 若为为正义贡献一些力量,也能在所谓的白道人中得到些尊重。」东方妞儿也说 道:「我爹爹常对我说,人活一世,只求一个心安,不用管流言如何,能得一个 理字,是非任人评论。但我东方家背德之事却也没少做,此次若我东方妞儿能和 众姐妹救出蓝大侠,也好挽回一些我东方家的声誉。」
 
  玉灵子面色一整,肃然说道:「既然几位姑娘心意已决,宇儿也不要再过执 拗,此事就依李姑娘所言,请李姑娘传授你们移穴换位之术。」语音一顿,大声 说道:「蓝福,去找阴山老怪,就说贫尼有事相商」。老管家蓝福答应一声,转 身而去。
 
  蓝宇见玉灵子心意已决,无奈的随众人来到院子里,只见李晓兰白衣飘飘站 在当中,发垂玉肩,柳眉含威,英气逼人,艳光夺目。李晓兰见他郁闷的样子, 莞尔一笑,这一笑,真似百花盛放,娇媚横生,蓝宇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 急忙侧目旁视。
 
  移穴换位乃是武学极为高奥难统的内家功夫,必须拥有极高的内功方可驾驭, 蓝宇自幼就随方子文,学习的也是正统的内功心法,内功早有小成,奶兜兜身上 有北贱玉壶春毕生的功力,更是不用多说,东方妞儿家传内功独特,只要和男人 交合内功就会长进,近年来整日的肏屄,内力也已经大进,唯有周晓航姑娘稍显 吃力,但也勉强可以习练。
 
  众人专心致志的听李晓兰讲解移穴换位的方法与心法,无不佩服李晓兰武功 的渊博,就连慕容翔和玉灵子也站在一侧,和大家一起习练起来。
 
  到了中午大家匆匆用过午饭,又复重行练习,大家初学此功,依照口诀心法, 丝毫不敢马虎。众人不过练习数次,天色已经渐暗。
 
  李晓兰说道:「蓝公子和几位妹妹,移穴换位的心法大家都已熟记,这几日 勤加练习,足可应付,天色已晚大家都歇息一下吧。」,众人练习了一天也觉得 有些劳累,回到大厅中喝起茶来。
 
  这时只见老管家蓝福带着阴山老怪匆匆走了进来。阴山老怪李文轩对玉灵子 抱拳一礼说道:「不知神尼召唤老朽所为何事」
 
  玉灵子冷冷的道:「李老施主,昨日贫尼知你爱女心切,也未追问你和他们 如何联系,今日请你前来,贫尼烦你传个话,就说贫尼答应让蓝宇随他们而去, 也好换回令媛和爱徒,让他们来个首脑人物和贫尼谈谈。」也不待李文轩回话, 玉灵子玉手一挥,冷声道:「蓝福,送客」
 
  李文轩脸色极为难看的说道:「这……这……」,蓝福一拉他,道「这这什 么啊,走吧」,李文轩无奈抱拳告辞而去。
 
  李文轩刚刚离去,只听空中一声清越的鹤鸣,李晓兰听见鹤鸣心头一喜,信 步而出,不到盏茶工夫就返了回来,手里却多了四本小册子,和一个包裹。 
  李晓兰将包裹放在桌子上打开,七个绿瓷小瓶映入众人眼中,李晓兰将绿瓷 小瓶分给了众人,每人一瓶。李晓兰正色的说道:「这是家母师门灵药莲花玉露, 此露不但可解百毒,也是疗伤圣药,但是切记,此露每次只可饮用一滴,绝不可 多饮,否则将对身体有害,切记切记。」,九天玄尼的莲花玉露功能夺天地造化, 生死人肉白骨,却被李晓兰一句能解百毒的疗伤圣药敷衍而过。
 
  玉灵子起身笑道道:「这莲花玉露如此珍贵,令堂一代高人,心如日月,这 等至宝也肯送人,实足以使后辈闻风景仰。但贫尼又不能随你们前去,贫尼怎能 收此大礼!」说完就将绿瓷小瓶就要还给李晓兰。
 
  李晓兰微笑着说道:「神尼敬请收下,此物我家中甚多,说不上什么至宝, 这几日晚辈对神尼倾心如故,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区区一个莲花玉露神尼都不 肯收下,莫不是不肯交晚辈这个朋友?」慕容翔哈哈一笑:「李姑娘都如此说了, 神尼若在推辞,就有失前辈风范了,哈哈」玉灵子无奈笑道:「既然如此,贫尼 就笑纳了。」(小妖注:笑纳这个词用的不好,但小妖绞尽脑汁也没想出好词, 看官们若是有好的词语,不妨发到回复区,供小妖修改。)
 
  李晓兰又对大家反复叮嘱了几遍,若是受伤或者中毒,莲花玉露只可饮用一 滴,绝不可多饮。
 
  慕容翔盯着手里的绿瓷小瓶,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琢磨半天,突然想起,昨 日那黑色小妖用来解麒麟烟毒的那小瓶,虽没看的清楚,却和这绿瓷小瓶十分相 似,心下存疑,顺手就将那绿瓷小瓶打开,鼻中立刻闻到一丝淡淡清香,心道: 此物也算得上宝物,李晓兰是莲花夫人的爱女有这宝物不足为奇,可那黑色小妖 居然也有,心中不解,便将那莲花玉露盖上盖子,揣进怀里,以备不时之需。 
  李晓兰在四个小册子中拿出两册交给了蓝宇,蓝宇不知是何物,拿来一看, 只见一本是九天天罡真气心法,一本是九天无极乾坤剑法,信手翻开剑法的册子, 瞬间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只听李晓兰说道:「蓝公子,我知你自幼随沧海叟方子文方前辈学习武功, 而蓝家家传的内功心法应该没学过,九天天罡真气便是蓝家家传内功心法,还有 无极乾坤剑法,也是蓝家家传的剑法,内功心法不能旦夕可成,只有循序渐进方 可有所成就,你已经学过乾坤剑法,这几日你不妨细细钻研下无极乾坤剑法,希 望可以速成。」众人一听无不倍感惊奇,玉灵子吃惊的说道:「李姑娘,你怎么 会有蓝家的内功心法和剑法?」
 
  李晓兰柔声说道:「这是家母手抄的,时间仓促,不知是否会有遗漏。」说 完又将其余两本小册子分给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一人一册,说道:「这是家母手抄 的莲花御气剑剑谱和莲花落英掌掌法,你们的武功都已有小成,在参照这剑法、 掌谱多加习炼,必可精进不少。」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翻看着小册子惊讶的说不出 话来。奶兜兜仔细看了看惊呼道:「这哪是什么莲花御气剑,这分明就是我师父 的一指气剑!」,东方妞儿也说道:「是啊,这是我家的落英掌啊」
 
  玉灵子和慕容翔一听齐齐的动心骇目,蓝宇骇然的说道:「这无极乾坤剑法, 似乎比我的乾坤剑法精博许多。」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也觉得莲花御气剑和莲花落 英掌比她们的一指气剑和落英掌精进高明许多。
 
  慕容翔哈哈一笑:「姑娘令堂武学之渊博,让老驼子好生佩服。」玉灵子叹 道:「莲花夫人胸罗万有,学究天人,能得莲花夫人相助,实则天下武林之幸。」 蓝宇对李晓兰抱拳一揖,道:「李姑娘多番援手,无以为报,蓝宇怎能再受姑娘 如此重礼……」
 
  李晓兰打断他的话接口道:「蓝公子不必如此,这本就是你蓝家的家传武功, 只不过物归原主罢了。」奶兜兜一拉东方妞儿对李晓兰躬身一揖,诚然说道: 「多谢李姐姐赠此武功心法,我们姐妹言语多有得罪之处,请姐姐恕我姐妹年少 无知之罪。」东方妞儿也说道:「多谢姐姐,请姐姐恕罪」
 
  李晓兰闪身一让,会心一笑,伸手扶住二女,笑道:「二位妹妹,姐姐怎能 受你们如此大礼,日后我们同心协力,共克强敌。」正在这时,身着黑绸金绣锣 衫,腰系黑色八宝长裙的黑色小妖,迈着春风俏步走了进来。奶兜兜和东方妞儿 一见黑色小妖,齐声喊道:「小妖姐姐,你回来了。」李晓兰急忙握着奶兜兜的 手,看了看奶兜兜说道:「兜兜妹妹,东方妹妹,这是谁啊」,叫东方妹妹的时 候又看了看东方妞儿。
 
  奶兜兜笑道:「李姐姐这是我的结拜义姐黑色小妖。」说完跑到黑色小妖身 边拉着黑色小妖的手说道:「小妖姐,这位姐姐是莲花夫人的爱女,李晓兰李姐 姐。」黑色小妖朝李晓兰会心一笑,上前一礼道:「黑色小妖见过李姑娘。」又 分别像银剑神尼玉灵子和铁径魔陀慕容翔行了一礼,问了句安。
 
  慕容翔哈哈一笑:「小妖姑娘一日不见,不但衣着华丽了,而且礼数也周到 了许多啊,哈哈哈」黑色小妖莞尔一笑:「难道贱妾曾对翔老不敬吗?让翔老如 此挖苦贱妾。」慕容翔笑道:「你是我老驼子救命恩人,老驼子怎敢挖苦你,哈 哈」玉灵子道:「小妖姑娘也回来了,饭食已到,大家边吃边聊,蓝福,开饭。」 
  众人围桌而坐,慕容翔数杯酒下了肚,豪兴勃发,见三宝和尚也在不停喝酒, 笑道:「三宝,咱俩一较酒量如何?」三宝和尚当然高兴,这一老一少酒量实在 大得吓人,两个人也不猜拳举杯对饮,一口气喝了百杯左右。
 
  李晓兰坐在周晓航身侧,周晓航正在美滋滋的看着慕容翔和三宝拼酒,李晓 兰拉了她胳膊一下说道:「小航妹妹,姐姐给了他们每人一份武功秘籍,却没有 你的,姐姐好生过意不去,不如明日姐姐传你一套步法,这步法虽不算什么绝学, 但是碰到打不过的人,保命确是十分的好用。」周晓航一听,笑颜如花的说道: 「好啊,好啊,我真不愿和人打打杀杀,学会姐姐的步法,在碰到我打不过的或 者不想打的,我就跑,嘻嘻」李晓兰看着这纯洁善良的姑娘,心中若有所思,轻 声一叹。
 
  众人酒足饭饱,慕容翔略有醉意起身对玉灵子抱拳一辑,笑道:「神尼,老 驼子疏懒成性,住在这蓝天别府,锦衣玉食,如待高宾的样子,老驼子真是过不 惯,老驼子还是回客栈住的安稳。」玉灵子道:「贫尼知翔老素来不拘俗礼,既 然如此,贫尼也不强人所难,翔老自便就是。」黑色小妖也说道:「神尼,晚辈 在此也住不惯,况且晚辈客栈中还有些俗物,晚辈也告辞了。」奶兜兜和东方妞 儿见黑色小妖要走,也要随她而去,黑色小妖拉着二女的手说道:「兜兜妹妹新 婚燕尔,又刚刚和阿姨相认,留在此也好多亲近亲近。
 
  妞儿妹子新得掌谱,也要细心钻研修炼,二位妹妹在此多向李姐姐请教,日 后也好对付强敌。姐姐明日一早就回来陪二位妹妹练习武功。「又向李晓兰、蓝 宇等一一告辞,和慕容翔一起离去。
 
  二人在去客栈的路上,黑色小妖妩媚的笑道:「慕容翔,是去你的客房呢, 还是去贱妾那里?」慕容翔道:「哎?你个小骚货,昨天还说屄痛肛肿的?怎么 才一夜就又欠肏了?」黑色小妖淫笑道:「怎么?你色怪也有不敢应战的时候? 格格。」
 
  慕容翔哈哈笑道:「老驼子别的不敢说,要说肏屄,老驼子这辈子没怕过人, 哈哈,走走,去你那,那里背静而且宽敞,老驼子和你大战三百回合。」说完大 踏步向前走去,黑色小妖像一只等着挨肏的母狗紧紧跟在主人的后面。
 
  二人匆匆来到襄阳大客栈的跨院内,进屋点起烛火,黑色小妖就迫不及待的 来脱慕容翔的裤子,念叨:「快让我尝尝这天下第一的鸡巴。」把慕容翔下身脱 了个溜光,大鸡巴刚一露出来就被黑色小妖吃进了嘴里,慕容翔笑骂道:「你妈 了个屄,你要馋疯了,才一天怎么就饥渴成这样。」
 
  黑色小妖握着硕大的鸡巴,玉舌舔弄着菱角分明的大龟头,眼神骚媚的看着 慕容翔,下贱的说道:「贱妾这不是欠肏了吗」慕容翔伸手将她托起,哈哈笑道: 「老驼子就喜欢欠肏的女人」将黑色小妖抱到了床上。黑色小妖瞬间就把衣服脱 了干净,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淫贱模样。
 
  慕容翔挺着大鸡巴,伸手揉捏着黑色小妖柔软的乳房,黑色小妖一对洁白无 瑕的玉乳在慕容翔不断的揉搓之下淫荡的变换着形状,乳尖上那对可爱的蓓蕾已 经变得鲜红直立起来。慕容翔一边用手淫玩她丰满的乳房,一边诧异的说道: 「小骚屄这奶子怎么感觉好像丰满了许多?」
 
  黑色小妖享受着乳房的蹂躏,淫笑道:「你慕容翔御女无数,怎会记得贱妾 奶子的大小,快快插进来,叫贱妾尝尝你大吊的滋味」慕容翔哈哈一笑:「妈屄 的,当真是骚的可以,老驼子成全你就是。」大鸡巴对准黑色小妖的小屄,扑哧 一声,硕大的龟头推开她那两片紫红的小阴唇,顺着她滑润的屄一下顶了进去, 「啊……」黑色小妖发出了一声娇呼,慕容翔感到她屄里特别热,特别滑,开始 用力的抽送,每次都把鸡巴快拔出来时才用力插进去。
 
  肏的黑色小妖一声又一声的浪叫:「啊……好舒服,终于尝到天下第一的大 鸡巴了……好大,好厉害啊…啊…啊…啊…使劲干我……啊……肏的好爽……啊 ……啊……啊……啊……肏得好深啊……啊……」慕容翔听着黑色小妖的叫床声, 更加威猛,大鸡巴猛进猛出的肏干着黑色小妖,嘴里骂咧咧的道:「肏你妈的小 贱货,你这骚屄怎么感觉松软了许多,这一天一夜莫非你又被人轮奸了」
 
  黑色小妖浪叫道:「你尽管肏……就是……使劲肏……用力干……肏死我… …」
 
  慕容翔道:「你个小贱货,要不是老子的救命恩人,老子非肏的你三天下不 了床。」
 
  黑色小妖一边浪叫一边说道:「啊……慕容翔……你大力肏……我就是…… 小贱货……抗肏的很……使劲肏我……肏死我……」慕容翔边肏便说道:「你妈 个屄的,昨天还求我不要狠肏你呢,真是他妈婊子养的,滚刀肉,臭婊子…老子 干死你」。大鸡巴大起大落更加勇猛的干着,慕容翔快速的将鸡巴抽出后重重的 往下插,直到一根到底后又转了几下屁股才又快速抽出,如此的反复肏干着黑色 小妖。
 
  「啊……啊……我就是婊子养的……肏……肏死我……这婊子养的……爽死 了……」
 
  黑色小妖大声的呻吟,高耸丰满的一对玉房,随着娇喘一颤一抖的,双腿紧 紧缠绕着慕容翔干瘪的身子,双手抱着慕容翔的驼峰,紧包着大鸡巴的骚屄,随 着大鸡巴的一进一出,淫水一阵一阵向往外流,从屄缝里顺着大腿内侧,流在床 上。
 
  慕容翔肏了一会,翻身上床,将黑色小妖的身体转成侧躺着,双手扶住她雪 白的屁股,跪着肏她,「婊子养的……肏你……肏你……肏你个婊子……」「啊 ……肏……肏吧……啊……啊……使劲肏吧……啊…哦…」,黑色小妖侧躺着, 屁股被慕容翔抱在空中,左手按着床,右手肘部支撑着身体,被慕容翔一顶一顶 的前后耸动着。
 
  这样肏了盏茶功夫,黑色小妖感到肘部有些发麻,她奋力的转过身,把屁股 翘了起来,双腿分开跪在床上,雪白的屁股疯狂的摇了起来,慕容翔也顺势跪在 黑色小妖屁股后面,大鸡巴神武的在骚屄淫洞中抽插顶刺,肏的黑色小妖欢叫不 绝……
 
  「咦……我肏你妈的,你这屁股怎么比前天大了一圈,你妈屄你这一天吃了 什么仙品了,怎么突然丰韵了这么多……」慕容翔抱着黑色小妖的大白屁股边肏 边说道。
 
  「啊……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大屁股吗……肏我的大屁股……」「啪……啪… …啪……」慕容翔用力地拍打着黑色小妖剧烈摇摆着的大白屁股「肏你妈的,老 子就喜欢大白屁股,哈哈,咦……你屁股上的红痣怎么不见了?」
 
  黑色小妖被慕容翔打得嗷嗷直叫:「啊……啊……那不是痣……那是时间久 没让人肏……憋出来的豆豆……让你肏过……就没有了……时间久不被肏……又 会出来……快专心的肏我吧……」慕容翔肏的兴起,也懒得理会这女人奇怪的生 理现象,大手死死的按着黑色小妖的肥臀,小肚子随着大鸡巴的抽插,不停的撞 击着黑色小妖的臀肉,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慕容翔边肏边骂:「我肏你妈的屄,肏死你这婊子养的。」「啊……啊…… 肏我妈的屄……肏我这婊子养的……」黑色小妖不知羞耻的浪叫。
 
  慕容翔大鸡巴插在黑色小妖的骚屄里突然停止了肏弄,说道:「对了,小骚 狗,老驼子要肏你妈,能不能行个方便,叫老驼子去销魂山庄和一群下三滥一起 排队,等那千面骚狐刘煜姗挑选,老驼子实在放不下脸面,万一刘煜姗那狗日的 不选老子,那可丢人丢大了!」黑色小妖淫笑道:「这事还能难住你慕容翔?」 慕容翔道:「老子也不能有失身份的破坏规矩硬闯啊?」黑色小妖道:「你就那 么想肏我妈啊?」
 
  慕容翔哈哈笑道:「江湖上都说没肏过销魂夫人的屄,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 女人屄,老子当然要去肏肏你妈这天下第一神屄。」黑色小妖撅着大屁股愤愤的 说道:「别提我妈那臭婊子了,这次本来打算叫她来襄阳帮忙,可她妈的屄的就 知道整天挨肏,我肏她老李家八辈祖宗的,害的老娘不得不……自己来」慕容翔 大鸡巴在黑色小妖的屁股里连怼了几下,笑道:「哈哈哈。你妈那狗屄姓李?」 黑色小妖屄里瘙痒难耐急道:「别管她姓什么,把老娘肏爽了,我包你肏到我妈 那狗屄就是。」慕容翔哈哈笑道:「那老子就不客气了,哈哈」双手抱着黑色小 妖的肥白屁股,大鸡巴大开大合的肏干起来。
 
  肏的黑色小妖忘情的嘶吼淫叫,彷佛想把心中所有的不快藉着这难得的被干 心情一并发泄出来才会痛快。
 
  这一夜大战,二人不分轩轾,旗鼓相当,慕容翔足足爆肏了黑色小妖三个时 辰,二人都累的精疲力尽,慕容翔将一大泡精液灌注进黑色小妖的骚屄里,大鸡 巴都没往出拔,就搂着黑色小妖一起呼呼沉睡起来。
 
  第二日一早当慕容翔和春风满面的黑色小妖来到蓝天别府的时候,只见大院 中剑气纵横,蓝宇用自己的乾坤剑和奶兜兜一指气剑互相陪练,三宝和尚也陪着 东方妞儿苦练落英掌法,李晓兰在指点周晓航轻功步法。银剑神尼玉灵子坐在门 口,欣慰的看着众人练功。
 
  黑色小妖和慕容翔和玉灵子打个招呼,陪站在玉灵子左右,看着众人练功。 
  这时,老管家蓝福急匆匆的来到玉灵子面前,低声说道:「门外两个老者, 自称是神尼多年的好友,求见神尼。」玉灵子心中暗感奇怪,突然起身说道: 「带他们进来。」。众人见玉灵子面色肃穆,纷纷停下,站在一旁。
 
  不一会只见两个年约五旬以上,两鬓微白的老者,跟在蓝福身后走了进来。 
  玉灵子骤见二人,神情激动的颤声说道:「段无非,公冶宏……你们这十五 年叫贫尼找的好苦。」慕容翔在玉灵子身后哈哈一笑:「我当是谁,原来是江湖 中叫人闻名丧胆的东凶西恶,哈哈哈,段兄,公冶兄可还识得我老驼子?」众人 一听这二人居然是东凶段无非,西恶公冶鸿,不禁大吃一惊,心中早生警惕,蓝 宇手中剑柄紧握,愤怒的双眼紧盯着抓走父母的二人。
 
  西恶公冶鸿阴笑道:「神尼找老夫十五年,老夫何尝不是躲了十五年。」, 东凶段无非对慕容翔抱拳道:「慕容兄别来无恙」玉灵子激动的说道:「蓝啸天 现在身在何处,他……现在可好?」东凶段无非两道炯炯的目光看了看众人剑拔 弩张的神情,阴沉的说道:「蓝大侠好得很,但若是我兄弟二人三日内不归,那 就不太好说了……」东凶西恶不愧为老江湖,经历万千,究竟不同,一句话,点 中了众人的命脉,不敢妄动。
 
  慕容翔哈哈笑道:「哈哈,段无非,你吓唬谁,你段无非也不过是人家的爪 牙、鹰犬,若真要蓝啸天死,老驼子还不信你有这权利。」东凶西恶是老江湖, 可慕容翔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句话气的东凶西恶怒不可及。
 
  公冶鸿怒声喝道:「臭驼子,你敢如此轻视老夫?」慕容翔哈哈一笑,道: 「公冶鸿,你可是有些恼羞成怒了,是不是老驼子说中了你的心病?」段无非冷 笑一声,道:「慕容兄,蓝啸天的生生死死,和你色怪也说不上什么关系,你自 然用不着为他担心……」话说的很婉转,但却充满着挑拨的意味。
 
  段无非接着说道:「神尼叫人传话让老夫兄弟来,不是和你色怪斗嘴的吧, 我们兄弟有自知自明,单凭一个银剑神尼我们兄弟也没有应付神尼手中神兵的把 握,要不然也不会一躲就是十五年,况且还有你铁径魔陀这样一等一的高手,所 以我们弟兄未带兵刃而来,以示诚意。不知神尼怎么说。」
 
  黑色小妖在一旁听东凶西恶只提慕容翔,却未把众女放在心上,心中一乐, 接口道:「所谓两兵交战不斩来使,二位即使是对方派来的一只狗,神尼也会奉 为上宾,二位也不必拿蓝大侠来要挟。」西恶公冶鸿暴跳如雷的怒声骂道:「哪 来的小贱屄,胆敢如此放肆」黑色小妖还要反唇相击,只见玉灵子一挥手,说道: 「公冶施主,何必和小辈一般见识,贫尼找你们来确实有事相商。」东凶段无非 道:「不知神尼有何指教」
 
  玉灵子和声说道:「前些日那川中四丑,曾说带蓝宇去见故人,蓝宇思念父 母心切,有意和你们去见一见父母,所以贫尼招你们详谈一下。」西恶公冶鸿道: 「这有什么好谈的,若真想见蓝啸天随我们走就是。」东凶段无非却接口道: 「蓝公子孝心可感日月,若蓝公子随我们而去,老夫向神尼担保不会伤害蓝公子 一根毛发。」
 
  李晓兰在一侧接口道:「蓝公子和你们走一趟不是不可以,但神尼不放心他 自己独去,所以有意让我们几个姐妹一起陪同。」东凶段无非见说话之人年约二 十一二,双颊淡红,眉目如画,樱唇菱角,瑶鼻通梁,衬着纤纤柳腰,合度娇躯, 美得不可方物,只是眉目间透着一种逼人英气,两道眼神含威。逼得人不敢多看。 
  如此美色当前,段无非淡淡笑道:「这位姑娘是什么人。」李晓兰道:「我 是……我是蓝公子的表姐。」手指周晓航说道:「那是蓝公子师妹,那三个妹妹 是蓝公子表妹。」
 
  东凶段无非,西恶公冶鸿目光一扫众女,只见蓝宇的师妹周晓航露齿微笑, 娇美如出水白莲,在看黑色小妖三女个个美目流波,黛眉如画,媚态横生,东凶 西恶本是色中恶魔,多年来江湖行走,见过不少绝代美女,但能在这几个美女之 上的,绝没见过,尤其那自称蓝宇表姐的李晓兰,绝美中,威仪逼人,让人感到 一种高华慑人的气度。西恶公冶鸿一对流动的色目,在众女身上扫来扫去。 
  笑道:「此事倒是好商量,嘿嘿」
 
  东凶段无非也被几位美女的美色迷住,咳嗽一声,说道「神尼,既然几位姑 娘都是蓝大侠的至亲,若是就这点要求,我们兄弟就可以做主,让这几位姑娘同 行就是。」玉灵子见东凶西恶淫秽的眼神,心中一振,生出后悔之感,东凶段无 非不闻玉灵子回答之言,突然高声说道:「神尼若是有所顾虑,那我们兄弟就告 辞了,待神尼有所决定之时再传我们兄弟不迟。」说完拉着西恶公冶鸿转身就要 离去。
 
  玉灵子突然说道:「等等……」
 
  东凶段无非回过头笑道:「神尼有话请讲。」
 
  李晓兰见玉灵子面色犹豫迟迟不说话,冷然说道:「三日后来接人,你们请 吧。」。段无非见玉灵子柳眉紧皱,一语不发,狡黠的笑道:「那好,一言为定, 三日后我们兄弟来接人,神尼一诺千金,当不会有变,告辞」说完转身而去。 
  玉灵子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默然一叹,伸手将李晓兰招到身边,大感为难 的说道:「李姑娘,贫尼此事有欠考虑,今日见东凶西恶前来,贫尼左思右琐, 实在不该让几位姑娘牵涉进来,李姑娘人间威凤,若是让李姑娘身陷囵吞,使玉 人沾瑕抱恨,玉灵子百死难赎其罪,玉灵子方外之人,也不必和那些恶徒谈什么 信义。
 
  三日后贫尼决定和东凶西恶一战,逼他们说出蓝啸天下落……「李晓兰微微 一笑,道:」神尼爱护之心,晚辈感激不尽,关于此事晚辈早已考虑周全,晚辈 自有自救之道,神尼放宽心就是,不过……「,语音一顿,却听黑色小妖在一旁 接口道:」不过晓航姑娘不能同去。「
 
  黑色小妖三女来到玉灵子身边,黑色小妖心中早知玉灵子为何事担忧,黯然 笑道:「神尼前辈,李姑娘有神鹤相助,真若有失,李姑娘大可驾鹤而行,只要 跟着我们就可,至于贱妾三姐妹,贱妾也不怕神尼责骂,我们姐妹本就欲海淫娃, 只要无碍于性命,其余之事早已不放在心上,可周姑娘圣洁如玉,绝不可陷入魔 窟,所以她不能去。」
 
  玉灵子看了看众女,胸有成竹的李晓兰,自惭形秽的黑色小妖,微红着俏脸、 低头不语的奶兜兜,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东方妞儿,玉灵子心中感慨万千,没 想到营救蓝啸天的重任会落到这四个娇美如花的女孩子身上。
 
  侧眼看了一下奶兜兜,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柔声说道:「让你们几位姑娘 深陷魔窟,贫尼心中难安,反正还有三天时间,这三天你们多加练习武功,贫尼 也再想想可有更好的办法。」众人这几日刻苦的修炼武功,暂且不提。
 
  且说阴山老怪李文轩,自从蓝天别府回来后就整日的愁眉不展,阴山老怪中 年才得此一女,平时倍加疼爱,独生爱女已被抓了好些天,那日替银剑神尼传话, 那人曾说若有进展,就会放了自己的爱女和徒弟,可两天已过,还是毫无音讯。 
  阴山老怪李文轩坐在藤摇椅上,看着脱得溜光,撅着雪白的大屁股正在给自 己舔脚的老婆张美芬「夫人,这都两天了,欣然还没回来,莫不是有什么意外。」 白白胖胖的中年熟妇张美芬吐出了嘴里的脚趾说道:「这两伙人,我们谁也得罪 不起,只能等着,贱妾只盼女儿回来后,咱们早日返回阴山,平平淡淡的生活。」 
  阴山老怪抬脚在张美芬白胖的脸上蹭了蹭,叹息道:「为夫也是如此想法… …」「爹爹,妈妈」突然门外传来李欣然清脆的叫声,阴山老怪光着脚连忙站起, 只见李欣然一阵风似的闯入室内,一见阴山老怪,娇呼一声「爹爹」,抢前一步 跪倒地下,道:「你老人家可想煞女儿了。」阴山老怪见女儿安然而回,上前一 把扶起女儿老泪纵横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李欣然低头见自己的母亲光着雪白的大腚跪在地上,立刻俯下身子,抱着她 妈妈白胖的脸说道:「妈,女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胖熟妇张美芬依 旧跪在地,抱着女儿的头说道:「乖……不哭,不哭」,李欣然擦了擦泪水, 「呸……」突然在她母亲脸上吐了一口吐沫。「啪啪」一左一右又扇了她母亲两 个嘴巴,胖熟妇张美芬的胖脸立刻浮现两个大红巴掌印,却嘻嘻笑道:「乖女儿, 就知道爱妈妈」
 
  李欣然也破涕为笑绷着她母亲打大胖脸笑道:「老妈的大胖脸打着真舒服」 阴山老魔看着母女嬉戏,说道:「乖女儿,就知道玩你妈妈,他们没为难你吧, 让爹爹看看有没有受伤。」李欣然起身骑跨在母亲的身上,哀怨的说道:「伤到 没受,不过女儿让他们给肏了……」阴山老怪一听眼睛突然一亮:「快给爹说说 他们怎么肏你的,嘿嘿」
 
  李欣然骑着她母亲雪白的身子,嗔道:「你个老变态,一说你女儿让人肏, 看把你兴奋的。」被女儿当马骑着的胖熟妇张美芬急急的道:「哎吆,乖女儿, 快让妈妈看看,小屄让人肏坏了没有,妈妈给你舔舔。」阴山老怪却哈哈一笑: 「你爹不就这点爱好吗。你师兄他们呢?」「师傅我们回来了」阴山五魔中的老 大王梦八、老二张景峰、老三赵洪、老四黄庆鱼贯而入。
 
  阴山老怪见四个爱徒都回来了,老脸立刻阴沉起来,气奋的说道:「你们四 个孽徒,跪下。」阴山老怪很少发火,四魔见师傅突然发怒,胆战心惊的立刻跪 在地上,只听阴山老怪愤然的说道:「你们四个孽障,为师让你们带着师妹在江 湖上走走,可你们这几个混蛋居然学人家加入什么帮会,无恶不作,还混了个阴 山五魔的诨号,下山时为师的淳淳告诫你们都听哪去了?」
 
  阴山老怪接着道:「为师从小将你们养大,视你们如几出,你们的师妹师母 让你们随便的肏,随便的玩,就连为师年过八旬的老母亲,你们都想肏就肏,你 们对得起为师吗」
 
  四魔被阴山老怪骂的满面羞红,汗流浃背,老大王梦八向撅在地上给女儿当 狗骑的师母挤了挤眼,胖熟妇张美芬见爱徒投来求救的眼神,连忙说道:「夫君, 孩子们刚刚脱险,惊魂未定的,要训咱们回阴山在训,先让孩子们起来压压惊。」 阴山老怪怒道:「闭嘴,你个老母狗,这几个孽障都是被你惯坏了,仗着老夫有 当王八的癖好,一个个的都拿老夫的话当放屁,如此下去,早晚让人割了脑袋。」 
  张美芬道:「是,贱妾是老母狗,老婊子,都是贱妾的不是。」又对四魔说 道:「你们四个混蛋,看把你师傅气的,还不赶紧让你师傅爽爽,消消火气。」 
  四魔一听,心中一乐,阴山老魔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背起双手。王梦八带 着三魔跪爬着来到阴山老魔脚下,「师傅,徒儿们错了,求师傅原来徒儿们吧。」 李欣然骑着母亲,双手把玩着母亲的大屁股,笑道:「爹,哥哥们都知道错了, 就不要生气了,你看我妈的大屁股都在这撅半天了,都没人肏,多可惜啊」说完 「啪啪」在她妈妈的大屁股上狠拍了两下,又伸手抠了抠她母亲的屄,接着说道: 「哥哥们,我妈的屄都流水了,还不快来肏我妈,让我爹好好爽爽。」。胖熟妇 张美芬的大屁股被女儿打了几下,心里那个美啊。也连忙说道:「对,徒儿们快 来肏肏师母的大屄,师母想死你们了。」
 
  四魔没有阴山老怪发话,不敢起来,片刻后,听阴山老怪说道:「起来吧, 下次再作恶,为师就废了你们的武功。」四魔一听连忙起身回道:「徒儿们不敢 了。」
 
  阴山老怪转过身佯怒道:「肏你师母去吧,都他妈给我卖点力气」四魔连忙 起身,嬉皮笑脸的说了句:「好咧」,迅速脱光了衣服,老大王梦八挺着大鸡巴 来到张美芬的大屁股后面,抱起大屁股说了句:「师母,徒儿也想死你的大屄了」 大鸡巴一挺就肏进去,边肏还边说道:「师傅,我肏你老婆了,嘿嘿」阴山老魔 来到他屁股后,看着徒弟的大鸡巴进进出出的肏干着自己的胖老婆,在他屁股上 拍了拍,说道:「你个混蛋每次都是你最抢食。用点力气」
 
  老四黄庆来到师母的前面,抓起张美芬的头发,啪啪啪连扇了好几个耳光, 边扇边说道:「谢谢师母给孩儿求情,师母最好了,呸……」又在张美芬的脸上 吐了口吐沫,张美芬却笑道:「徒儿乖,以后别惹你师父生气了,快把鸡巴插进 师母的贱嘴里,师母给你压压惊」老四黄庆拽着张美芬的头发就把鸡巴插进了她 的嘴里,一下一下的肏干起来。
 
  李欣然骑在母亲的身子中间看了看前面王梦八肏干着她妈妈的大屄,又回头 看了看黄庆拽着她妈的头发肏她妈的嘴,嘻嘻笑道:「爹,你看哥哥们多卖力气 啊。」说完从母亲身上翻身下来,脱光了衣服,和母亲一反一正的跪在地上,说 道:「二哥三哥,来肏我,让我爹这老王八好好看看你们肏他全家女人,嘻嘻」 
  老二张景峰抱着李欣然的屁股大鸡巴肏进她的屄里,笑道:「老夫人不在, 只能肏你妈和你,等回阴山在肏师傅全家,嘿嘿」老三赵洪也来到李欣然面前肏 起李欣然的嘴来。阴山老怪也将衣服脱了溜光,紧绷着脸,甩着耷拉着脑袋的鸡 巴,在地上转着圈,左看看这个徒弟肏他老婆,右看看那个徒弟肏他女儿,心里 这个兴奋啊。
 
  王梦八肏的张美芬大肥屄咕叽咕叽直响,老四黄庆把张美芬的嘴完全当成个 屄在肏,大鸡巴次次到底。张美芬李欣然母女被阴山四魔肏的只能发出呜呜的声 音。
 
  「王八师傅」王梦八叫到,阴山老怪正蹲在地上欣赏张景峰肏干他女儿,听 大徒弟叫他,起身来到张美芬的屁股边上,「什么事」「王八师傅,我想肏你老 婆的屁眼子」
 
  「噢……」阴山老怪伸手就将王梦八的鸡巴在她老婆的大肥屄里拔了出来, 对准老婆的屁眼子,在后边用力一拍王梦八的屁股,王梦八的鸡巴跐溜一下就插 进了张美芬的屁眼子里。阴山老怪这动作一气呵成,驾轻就熟。
 
  王梦八哈哈一笑,骑着张美芬的大肥屁股,身子向下疯狂的猛砸,肏得张美 芬的屁眼子「噗哧、噗哧」的响。
 
  阴山老怪看的异常的激动,居然蹲下身来,仰起脸伸出老舌头在王梦八的大 鸡巴和张美芬的大屁眼交合处一阵狂舔,王梦八大鸡巴在张美芬屁眼子里带出的 黄白之物被阴山老怪舔的干净。王梦八的大卵子啪嗒啪嗒的拍打在阴山老怪的腮 帮上,使阴山老怪更加的兴奋,居然连王梦八的大卵子一起舔了起来。
 
  老二张景峰也把鸡巴插进李欣然的屁眼里,猛烈的肏干起来,肏的李欣然呜 呜直叫。老二张景峰边肏边大叫:「王八师傅,我肏你女儿的屁眼子」王梦八一 听也跟着叫到:「王八师傅,我肏你老婆的大屁眼子」老三、老四也附和着叫到: 「王八师傅,我肏你老婆的贱嘴」,「王八师傅,我肏你女儿的狗嘴」四人一声 接一声的喊,满屋里王八师傅的叫声不觉。
 
  王梦八肏干了一会,抽出鸡巴说道:「王八师傅,母狗师母这屁股撅的高度 不够,徒儿腿长个子高,这肏的有些吃力啊,不如让师母骑在您身上,徒儿也好 方便些」
 
  阴山老怪二话不说,跪爬着就从老婆张美芬的裤裆里钻了进去,头钻到张美 芬的下巴后,屁股一用力就将老婆的胖身子挺了起来。
 
  王梦八淫笑着站在他们俩的屁股后边,弓着身子,大鸡巴在阴山老怪的屁股 上甩了甩,对准阴山老怪的屁眼,扑哧一下就肏了进去。
 
  阴山老怪大叫一声:「哎吆……你这孽徒……怎么连师傅都肏……哎吆」老 四黄庆正鸡巴在张美芬的嘴里肏的正欢,见大哥居然肏了师傅的屁眼,歪心陡起, 抽出在师母嘴里的鸡巴,顺势就插进阴山老怪的嘴里,二人肏得阴山老怪呜呜呜 直叫。
 
  张美芬趴在阴山老怪身上,嘻嘻笑道:「夫君,这回他们可真肏你全家了, 咯咯咯」老四黄庆见她美的欢,拽着她头发有把大鸡巴肏进了他的嘴里。王梦八 也把鸡巴从阴山老怪的屁眼里拔了出来,直了之身子,大鸡巴对准张美芬的大屁 眼子又肏了起来。
 
  就这样师兄弟二人在师傅和师母的嘴和屁眼里轮流的肏干,肏的阴山老怪和 老婆张美芬哇哇大叫。
 
  老三赵洪这时狠狠的按住李欣然的头,将一泡精液射进了李欣然的嘴里,老 二张景峰也将精液射进了李欣然的屁眼里。李欣然将嘴里的精液吞咽了干净,起 身就来到父母面前,将老四黄庆一把推开,撅起大屁股,屁眼子对着父母的脸, 『噗』一个大屁,蹦了出来,紧接着『噗……噗……噗……「一串连环屁,将老 二张景峰射进她屁眼里沾着黄白之物的精液,全部喷到了她父母的头上。
 
  张美芬一脸的黄白之物,嘻嘻笑道:「乖女儿就是孝顺……」李欣然看着她 母亲那淫荡下贱样,俯下身张嘴就和她亲妈舌吻了起来。老四黄庆鸡巴正硬得很, 见母女在那亲嘴,就把鸡巴伸了过去,在母女的两个嘴巴之间肏干起来,一起肏 母女的嘴,使他异常的亢奋,大鸡巴到了射精的边缘,抽出鸡巴对着阴山老怪一 家三口一顿狂射,射的李欣然母女满脸和阴山老怪满头都是精液。
 
  王梦八也怒吼一声大鸡巴一颤射进张美芬的屁眼,射了一半又插进阴山老怪 的屁眼里,继续突突的一顿射。
 
  李欣然听大哥也射了,连忙来到父母的屁股后面,将爹爹和妈妈屁眼里的精 液吸了出来,来到父母面前,一家三口不约而同的射出舌头互相舔舐起来,三个 舌头纠缠在一起将王梦八的精液分吃了干净。
 
               第十五章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4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