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秦始皇外传】(一、二部更新至第九章)作者:狐狸
秦始皇外传

字数:74830
编排:scofield1031
下载次数: 119



  作者注:此文为本人原创,但部分历史素材取于秦始皇大传。全书总计5部,20章。约

  20- 30万字,争取最近一个月内推出第一部,第一部共包括登基;成人;宫乱;亲政;政潮欲海五章。


                           秦始皇外传第一部

               第一章登基

  公元前246年秦王卒,谥号庄襄王,时为庄襄王三年五月丙午。

  嫡长子嬴政立,尊王后赵姬为楚王太后,封王弟成蟜为长安君,暂不赴封地,在夏太后宫中抚养。

  拜吕不韦为相国,封文信侯,食户十万,称仲父而不名。

  蒙骜为右丞相,处理军国大事。麃公为大将军,统帅全国兵马。

  当此时,秦已吞并巴、蜀、汉中等地,南方则多年蚕食楚国,已侵占楚国原国都郢城以西地区,改置为南郡。在北方,连年攻击赵、魏,占有上郡以东土地,置河东、太原、上党等三个郡。

  东边领土到达荥阳,灭掉东西二周,改置三川郡。嬴政即位,年方十三岁,一切政事全委托这些顾命大臣处理。

  吕不韦登基典礼率领百官叩头之后,起来时悄悄抬头看了王座上的秦王一眼,正好与秦王四目相对,只是秦王目无表情,吕不韦则心中猛跳,心中感觉有无数的感慨,20多年来费尽心机,历尽艰难困苦终于大愿得偿。

  但每次面对这个孩子却总是高兴不起来,吕不韦心中清楚这个孩子应该是他的骨血,但却和他缺少一种天然的亲切感,特别是这个孩子身上更是带有一种他这个父亲都无法琢磨的气质,这甚至让他莫名其妙的有恐怖的感觉。

  而此时坐在王座上赢政则陷入了很早的回忆之中,他出生即开始与父亲异人在赵国为质,自从记事情开始就好象没有什么很开心的日子,由于秦国是个人人害怕、讨厌的国家,秦异人又不是太子,在秦国并不受重视,秦国并不是经常派使节慰问和送钱财给他们,所以秦异人和随从在赵国生活的得很艰苦。

  大部分时间都要靠大商人吕不韦接济,包括母亲赵姬都是吕不韦送给秦异人的,这样的环境形成了赢政什么事情都自我思索、沉稳、不露声色的性格特征,而这与他父亲秦异人恰好相反,另一方面,在经常被歧视的环境下长大,也形成了他强烈的极端性格,暴力和报复心理。

  吕不韦如今是宿志得偿,大权在握,他也就按照一向的计划,逐步推动统一天下的行动,他的希望是建立他自己的商业帝国和为秦统一天下双管齐下。在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方面:首先,他廉价收购秦军新占土地。这些土地的居民多半精壮从军,老弱逃亡,土地荒废得根本没人管。等到战事停止,少部份原主归来,大部份地主都流离或死在外面,这些田地就变成无主土地。

  他只需付出些微费用给新设立的地方政府,取得土地所有权,然后抚辑回乡难民或轻残伤兵,佃田给他们种,供给他们农具和种子。

  这样一来可说是一举多得,既安抚了还乡难民和退役兵卒,也安置了不少无家可归的流民。田地不会闲置荒废,很快就能复耕及有收成,最重要的是吕不韦控制了大量土地和粮食,掌握了国家的巨大经济命脉。

  为秦统一天下方面:首先,他广招门客,加以笼络,到时候再高车骑马重金,送这些人回到自己国内为秦游说,宣扬秦国的政治修明,武力强大,各国要是抵抗无异以卵击石,造成秦军未到军威已到的声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些人是秦国最好的心理战、宣传战工具。

  其次,他加强原有的间谍网,用重金收买各国的权贵显要,不从,则以暗杀、陷害等手法除去,在这种威胁利诱之下,各国大臣中不少是秦国的内间。

  另外,他除了改善军队的赏罚制度外,也建立了阵亡伤残的抚恤制度:壮男在外作战,家属无力耕作者,由里社共同代为耕种,阵亡者荫赏后人,伤残者国家养其终身,于是军队士气大振。斩敌一首,得爵一级,本人阵亡,得由后人袭功。

  因此,作战时无后顾之忧,斩敌首子孙可以享受,人人争先杀敌,个个想立战功。同时,他也改善了国内的税赋制度。往常宗室大臣、公侯将相这些拥有大批土地者,常不纳赋,或是只象征性纳少许田赋,托词是收成不好。

  他改成以田的等级和面积收赋,除了王田以外,任何田地都得缴赋。另外,他在国内及秦军占领区广设关卡,来往货物按值抽税,税赋收入因之大增。除了这些以外,吕不韦还认为,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赵有平原君,齐有孟尝君,这些人因为礼贤下士,门客常达数千人,相互标榜,著书立言,使得这几位公子贤名传遍天下。

  而以秦国之强,他吕不韦之富,岂能落在这些人的后面?这是他和秦国莫大的耻辱。于是除了那些间谍门客是随来随送以外,他另外广招天下名士异人,予以美衣美食,以及特别的礼遇,闻声而来的高达三千人。当时各国多辩之士,如荀卿、公孙龙这般人著书立说,传遍天下。

  吕不韦也用重金聘请门客中的饱学善辩之士,人人著其所见闻,然后再请高士编辑成八览、六论、十二纪,总共二十余万言,内中天地万物,古今之事,莫不具论。他将这本书命名为《吕氏春秋》,并高挂在咸阳闹市街口门上,大宴各国来的游士宾客,有能增损一字者,秦赠黄金千两。

  在公事上,吕不韦可说志得意满,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着他亲生儿子嬴政统一天下。但在私事上他的烦恼却大,因为自庄襄王去世,年轻守寡的楚王太后就不肯放过他。

  那天和往常一样,吕不韦在宫里王太后住处和秦王政讨论国事。按照惯例,吕不韦已将各部大臣的奏章批好,让秦王政用玺即可,他也会大致解说一下批覆的理由,以使秦王政学习处理政事之道。第二天早朝时,发还奏章,准不准的理由,简单的由秦王政说几句,复杂的则由他指定吕不韦说明。

  召开御前会议,通常是秦王政坐在主位,会议的进行则全由吕不韦主持,获得结论时,吕不韦点头,他就说可,吕不韦摇头,他就说再议。

  秦王政虽然年龄不大,但对这种傀儡的滋味非常厌恶,但又无可奈何,吕不韦也看得出他的感受,藉此鼓励他多用心学习,以使早日亲政。

  吕不韦不怕政事忙,反而是怕到太后宫。照说,在太后宫的起居室内教秦王政处理政事,就有如家人团聚,有着灯下课子的温馨。但王太后在一旁的亲手殷勤服侍,以及她不时投来的诱惑和哀怨眼神,却使得他不寒而慄。

  他禁不起这种诱惑,但又怕伤害到儿子,假若他和太后旧情复发,严重的后果他承担不起,但太后似乎不管这么多。

  他为了避嫌,一再建议到秦王住处蕲年宫议事,全都为太后所否决。她的理由是,秦王年幼,国事她不能不操心,而到秦王处,她来去不方便。

  当晚议事已毕,秦王政向母亲行礼告退,太后却转脸向吕不韦说:「吕相国暂时留下来,哀家对刚才所议的事还有数点疑问。」

  「臣遵命。」吕不韦知道留下没有好事,但他无法推辞。

  吕不韦在恭送秦王政上车后,又回到起居室,只见有一名宫女等在那里,她恭身行礼说:「相国,太后有请,请随奴婢来。」

  吕不韦一眼就认出这是绣儿,当年他将她买来作为赵姬的陪嫁妾女。十年之中,赵姬由一个质子的姬妾变成太子妃,再由太子妃变成王后,三年后却又变成了太后,照年龄算,她只不过卅出头,叫太后是否真的太沉重了点?

  眼前的绣儿也是从瘦小的女孩,变成丰盈亭亭赵立的妇人,由女仆变成了太后宫女总管。十年沧桑,十年变化真大!

  「总管,你要带我到哪里去?」吕不韦明知故问。

  「相国不必着急,跟着我来就是。」绣儿以袖掩口而笑,神情显得非常神秘。
  她带着他通过层层庭院,经由多道回廊最后来到一处花园。只见园子不大,却布置得非常精致奇巧。

  「相国政事烦忙,很明显的清瘦了。」绣儿在前面带路,回过头来引他说话。
  「天气热,出汗多,人当然会瘦。」吕不韦随意回答。

  「这是相国操劳国事的结果,」绣儿笑着说:「你看夫人,天气越热,她却越白皙丰满!」

  在他心目中,她永远是他的赵姬,正如嬴政虽然已登王位,他仍看作是自己的儿子,他在想:「赵姬是发福了,卅岁的女人,终日吃喝玩乐,无所事事,想不胖也难!还好,她没胖到令人讨厌的地步,而是变得更有女人魅力。」吕不韦喜欢各种类型的女人,对于赵姬现在这样白胖高的女人,他认为现在是正在胖得可爱的阶段。

  初闻要他到寝宫,他确实有点在道德和实际上的双重顾忌。不过,如今越接近她的住处,他却觉得心上那股遐思绮念越燃越旺。子楚已去世,何况赵姬本来就是他的,如今只不过是收回旧物而已。更何况嬴政本来应该姓吕,他是他的儿子,这在道德上不应该有什么遗憾。

  就实际来说,他到太后宫和太后、秦王议事,乃是众所周知的,他没有任何顾忌。

  再说寝宫内的女官,几乎全是知道他和太后关系的旧人,赵姬没有把握,不会明目张胆的要绣儿带他前去。一想到这些,他的胆子更大,相对的那股绮念更为炽热。他眼看着月光下绣儿扭动的浑圆臀部,以调笑的口气问:「太后一向作何消遣?」

  「赏花啊,游园啊,下棋抚琴啊,还有无聊时骂骂人消磨时间啊!」绣儿一连串几个啊字,说得她自己也觉好笑,忍不住轻笑出声。

  「我是说太后用什么来打发悠悠长夜?」

  此情此景,他不再想到自己是相国,而回复到昔日和侍女们打情骂俏的吕不韦。

  「哦,」绣儿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神秘地放低声音说:「用你送她的礼物,拿我和湘儿来消遣!」

  吕不韦先是一呆,接着哈哈笑起来。

  「相国,小声点,前面就到太后的寝宫了。」

  「相国请自己上楼,奴岂不再带路了。」绣儿指着一排石台阶说。

  吕不韦上得楼来,他四周巡视,找不到任何人影,他信手推开一扇雕刻着百鸟朝凤图案的门,只觉一阵昏眩,室内竟是这样亮,室外却一点看不出来。
  「不韦,我在这里。」是赵姬的声音,依然那样甜腻,引动男人欲望的那种甜腻。

  他和赵姬都喜欢光亮,看样子虽然她已变成了太后,这个旧习仍然未变。
  室中间围着两片屏风,赵姬的声音就由屏风中发出。

  「你怎么知道是我?」「听回廊上的脚步声就知道了,侍女们没有谁敢走得发出声音的。」

  「哦,怎么在楼上我没有见一个人?」吕不韦怀疑地问。

  「这楼只有湘儿和绣儿可以上来,而今晚我将她们都打发走了。」她暧昧地笑着。

  「都打发走了,谁来服侍你?」他随口问。

  「当然是你啊?」

  「我,伺候你?」吕不韦声音中有点愤怒。

  「你,当然是你,别忘了我是太后!」

  「太后?那臣告退了,这里不太方便议事。」吕不韦半真半假地说。

  「砰」的一声,一面屏风倒了,太后从浴池中跳出来,全身赤裸裸的,身上还冒着热气。

  浴池中是温泉,硫磺水是从后山引来。

  她柳眉倒竖地瞪着眼睛,但在吕不韦眼中,只有更增加她的妩媚。

  她的脸虽胖了些,但由于身高将将近八尺(约175左右,与吕不韦几乎等高,在古代是极其罕见的女子身高),身材结实却不显得胖;半圆形状、洁白、自然下垂的丰满的双乳镶嵌着紫葡萄般鲜艳的乳头,充满成熟美妇的魅力。
  小腹部平坦结实,三角地黑色浓密的阴毛长成整齐的的倒三角状;腰到胯间自然过渡,身材丝毫看不出曾经生育过的痕迹;浑圆滑腻的大腿白如羊脂,小腿修长均匀看不到一点赘肉,肥瘦可说恰到好处。

  「你敢走?不要忘记我是太后,违背我的旨意,你会有什么后果?」她带点恶毒意味地笑了。

  「太后和相国不该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的。」他少许无奈地说。

  「我要不是太后,能喊得动你来么?」她讽刺地说。

  「……」

  「来,伺候我,先帮我擦背!」「是,微臣遵命。」

  他先将屏风扶起,正想再围好时,赵姬又将另一扇屏风推倒了。她媚笑着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要这东西干嘛!围起来反觉气闷。」

  说到气闷,他发觉这幢石楼除了雕刻精致,设计得更为巧妙。这间大浴室,四周看不见窗户,六月三伏天,却清凉沁人,一点都不闷热,跟外面的是完全两个世界。

  他从来只有女人帮他擦背,今天帮女人擦背,虽然感到有点委屈,但也别有一番滋味。他胡乱地帮她擦了几下,然后她站出浴池来,他又用大块浴巾帮她全身擦干,有点烦闷地说:

  「该好了吧?」

  「你还没服侍够,想想以前我是怎样服侍你的。」她俯躺上浴池边一张软榻上娇声喊着:「相国,来帮我按按,松松筋骨。」他实在有点忍不住,但仍带笑地说:「假若我现在就走呢?」

  「别看楼上无人,只要我一拉叫人铃,就有好几个侍女会上来。」

  「她们拦不住我的!」他真的有点生气了。

  「我一拉警钟,我亲手训练的女侍卫就会包围住这座石楼,你一出门就会变成刺猬。」她笑着说。

  「还有一个假若,你要不要试试?」

  他两手放上她雪白长短适宜的颈子。

  她闭上睛眼,格格地笑起来:「相信你不敢,也舍不得!」

  「唉,」他不得不认输:「太后,要臣怎么帮你按?」

  「照以前我帮你按的按法即可!」她的语气真还带着威严,随即她又转过脸来笑了。

  他这辈子从未帮人按摩过,尤其是女人,但他惊奇地发现到,用力按捏女人,比轻柔抚摸女人的味道更好。他带点报复意味地使出手力来按,她反而闭着眼睛,呻吟着要再重一些。他被诱惑的有点愤怒了,加重力道,开始使劲揉弄她的乳房,手也伸进她的下身用力揉弄她的阴部,她开始咯咯笑着,但很快就感觉到有点不对:

  「相国,你要干什么?轻点啊!」

  「现在没有相国了。」

  吕不韦一边发恨的说话,一边扯掉自己的衣服。然后不顾她的挣扎,将她的双腿象一个大字一样使劲分开用胳臂压在身体两边让她的屁股半抬起来,这样她的阴部就充分暴露在他的面前:她的阴阜丰满鼓凸,上面的阴毛漆黑油亮,长得非常浓密,向下围绕着阴道口呈现出一个环形最后汇集到肛门,肉感很强的下身丰满白嫩,两片紫红色的肥厚小阴唇整齐的汇集在中间,阴蒂延伸鼓起粗细一条如婴儿小手指般,蒂头如小蚕豆般大小鼓凸发亮。

  从她的下身看一定是一个欲望极其强烈的女人。吕不韦不是很喜欢这种女人,但每次和她做爱恰恰是他感觉最为疯狂刺激的。

  「相国,不许这样,再这样我要叫侍女了。」她一边挣扎一边喊道。

  「哈哈,你叫吧!」

  吕不韦戏谑的说道,更加使劲按住她,同时用手掌向她的丰满白嫩的阴部正中猛拍了一巴掌,随着一声闷响,赵姬浑身一哆嗦,吕不韦不待她出声就迅速将自己巨大的肉棒连根插入她已经水流不断的阴道里,赵姬闷哼几声,紧绷的身体放松了。

  吕不韦采用最容易用力的蹲坐姿势,双手使劲按住她雪白结实的两条大腿,开始猛力抽插。久未经历人事的赵姬在疯狂猛烈的抽插下,还没有几十下就浑身抽搐达到了高潮,瘫在床上呻吟喘息。

  但吕不韦并不放过她,他抽出自己依然坚硬的阴茎站到地上,将她拖到榻边翻过身子,令其爬伏在榻边双腿分开落在地上,用双手紧紧抓住她丰满白嫩的大屁股,狠狠的将阴茎再次插进了她的体内。赵姬浑身哆嗦,奋力挣扎着试图闪开,但被吕不韦抓着屁股紧紧顶在榻边动弹不得,只得出声哀求:「等一下啊,受不了了。」

  原来赵姬性欲极强,但到高潮时下身则变得非常敏感,特别是阴蒂更加鼓胀,稍微一碰,就会变得酸麻异常。吕不韦知道她这个弱点,今天特意如此治她,所以不管她如何挣扎哀求,继续从后面猛力抽插,赵姬承受不住了,一边哀号求饶,一边双腿乱蹬。

  吕不韦毫不客气,伸手在她白嫩的大屁股上狠狠的抽打了几巴掌,赵姬在屁股疼痛的刺激下,下身的酸麻反而感觉轻微了许多,双腿也老实了。

  随着他的强力抽插,她慢慢再次进入了状态,这次足足抽插了近百次,赵姬再一次泄了身子。

  但吕不韦不给她喘息的时机,再次将其翻身躺在榻边,双腿高举到空中,他站在地上将更加坚硬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她要是喊叫反抗,他就猛烈的抽打她的大腿,甚至抽打她丰满的乳房,直到她再次进入状态。

  经过近半个多时辰(近1个小时)连续的猛烈抽插,她几次达到了高潮,等到最后吕不韦猛烈射入她体内的时候,她终于承受不住了,头脑发晕,眼睛发黑,浑身不住的哆嗦,全身如水洗一般瘫在榻上。除了呻吟哼哼,连喊叫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吕不韦性爱极其厉害,一次做爱一次需要几个女人共同配合,如果一个女人根本是承受不住的,不过难得赵姬这样丰满、欲望极其强烈的女人可以忍受这样疯狂的做爱。

  赵姬原来做侍姬的时候,那时都是和几个侍女一起陪侍他,这次做了王后,光想自己享受了,忘记了他的厉害,后悔没有叫绣儿、湘儿一起上来。不过赵姬也确实真正感受到真正前所未有的痛快淋漓。

  等两人恢复过来,看到赵姬白嫩的屁股青一块、紫一块,乳房也是红色的掌印,披头散发的样子,吕不韦心中发笑,但还是表现惶恐的作揖请罪。

  赵姬白了他一眼,心满意足的躺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心里终于感觉到这几年的辛苦没有白费,多年来的寂寞,烦躁,怨恨似乎都消失了。

  与吕不韦分开这十多年来,她经常怀念做他侍姬的日子,虽然他侍姬很多且对自己的侍姬粗暴,野蛮,视同奴隶一般,但由于自己的美貌,还是基本经常能被吕所宠幸的,经过吕不韦的调教,她很是迷恋窗第之事。但自从被送给异人之后,由于异人体弱多病,基本很难和她在一起寻欢了,多年来基本靠湘儿、绣儿帮忙来满足自己的要求。

  现在吕对她明显温柔了许多,甚至伺候她洗澡搓背,虽然刚才做爱时他仍然显得很粗暴,但她作为女人的细腻感受能明显的区分这种粗暴和当初的粗暴完全是不一样的,当初的粗暴是完全随他自己的心情来的,今天的粗暴则明显带有分寸甚至讨好的意味在里面,这在过去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特别在外人面前吕不韦还要对她礼敬有加,叩首尊称太后,真是让人有恍若隔世人生不虚的感觉。

  虽然赵姬很美丽,但由于男女之事上欲望太强,过于主动,吕不韦并不是很喜欢,现在更不喜欢为了让赵姬高兴去伺候她,迎顺她。他喜欢的是柔顺,奴隶般服从的女人。

  但现在赢政刚刚登基,政治环境迫使他必须和她联手,毕竟她是王太后,出于政治利益需要必须这样做了,虽然刚才做爱也让他感觉非常刺激痛快,但总使得他心理感觉很不舒服。

  当年他送赵姬给秦异人,一方面是因为他本性豪爽,愿意结交王公贵族,另一方面是他的眼光独特,特别是那些各国在异国为质的王子,是他结交的重点对象,因为他相信这些人将来必然会有很大的用处,而秦异人当时虽然是秦国的质子,但当时吕不韦可看不出来他能成为秦王,之所以要送赵姬给他,主要是秦异人一看见赵姬就非常喜欢,迷恋。

  所以就痛快的答应了,但送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赵姬当时有了身孕,这一点与后世猜测吕不韦是很早就策划好的完全不同,因为当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显示秦异人一定能够回国当上秦国的大王,吕不韦当时也不可能预测到很多年以后秦国政坛发生的事情,所以赢政作为吕不韦的儿子登上秦国王位应该是很多巧合凑成的结果。

  再说,赢政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也很难说,毕竟他和赵姬都是后来从时间上推算的,(从现代人的观点看孩子早产也是很正常的,赢政的弟弟成蛟就晚产了两个月呢),孩子长的很象赵姬,其他的也看不出像他还是像秦异人(所以后人的很多推测都未必有什么证据),不过这件事总的来说是他一辈子最大的、最惊险、最划算的一笔交易。

  此刻的吕不韦搂着她丰满的身体,揉弄着她的乳房,想到今后的一切,刚才的不快又基本都消失了,不禁脸上浮起自得的微笑来。

[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