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肉畜与乳畜


清晨,笺鸿带着一丝胸闷睡醒过来,胸口的一对乳房已经饱胀的又大了两分, 乳头涨的不禁竖了起来。

赶快起来。笺鸿心里想着,赶快抓起睡觉前就放在床上的袍子匆匆披在身上, 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走出去。

这里是吴家烧烤店的后场,养着二十个肉畜十个奶畜。笺鸿就是乳娘中的一 个。从十八岁起她做这一行已经有五年了。

“早啊。”一个身材消瘦的女孩跟她打个招呼,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最近烧烤店的生意不错,黑心的老板往往等不到肉畜们身子完全恢复就要把 她们再次宰杀。有一两个女孩想提议缓一缓,结果老板娘把眼睛一瞪:“不想干 啦!外面想干的人排着队!”

现在经济危机,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像她们这样还能有一身肉可以卖,已 经是不错了。笺鸿卖的是奶水,听上去似乎要比做肉畜轻松一些,可是入了行才 知道做奶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早啊,琦琦。”笺鸿说话细声细气的,她是个文静的姑娘,也是怕说话声 音大了,会让奶水滴出来。

“今天又轮到我了。”琦琦摸摸自己身上的肉:“都还没有长出来呢。”

“老板算好的了。”笺鸿对她道:“有的肉店的老板在动手之前,还要给肉 畜灌水。”

“你也还好啊,老板娘没给你们打激素。”琦琦总算是笑了一下:“我看到 那些打了激素的乳畜,乳房都大的吓人,估计是嫁不出去了。”

是啊,笺鸿正在谈朋友呢,要是把身材搞坏了,一对乳房大的像布口袋一样, 肯定没有帅哥要的。

“还在罗嗦什么!还不去干活!”老板娘不知道从哪儿横地里杀过来,嘴里 还叼着一只香烟。眼睛只一瞪,就把两个姑娘吓得赶紧就跑进了后堂,一个往左, 一个往右,各自去各自的岗位了。

笺鸿的乳房经过了一晚上的积蓄,早就已经饱胀胀的蓄满了奶水。刺激着她 赶快坐进自己的小隔间,拿起桌上的塑胶吸嘴套在自己那两颗涨大的到了快要裂 开了一样的蓓蕾上,然后用手轻轻地拨开真空泵的开关,一阵微微的马达声传来, 只感到两边的乳头同时一紧,那原本就正好卡在吸嘴与软管之间的乳头一下子就 被吸了进去,在那狭小的空间里被拉成长长的一截。

笺鸿顺着乳根往前推着乳房,白色的乳汁在真空的吸力下从乳孔中飙射出来, 将透明的软管打成了一片晕白色。

“嗯……”笺鸿一面挤压着乳房,一面用手指压弄着乳头,好让那些乳汁出 来的更流畅些。只有这样,她胸前的闷闷的感觉才会轻松些。

其实,笺鸿并不是个非常完美的乳畜,因为她的乳房从外观上看并不是十分 的丰满挺拔,只能说勉强挤一挤,还能看见沟。虽然说产乳量和乳房的大小并没 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可是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她这样的小胸女生似乎做一只乳畜 不够格。

还好,这家店的老板是他们家的老邻居,也算是走后门,在笺鸿拿到了乳畜 合格证之后就让她上岗了。

白色的奶水越流越多,笺鸿心口的沉重也越来越轻。渐渐的,两只100m l的奶瓶都灌满了,她的双乳也再吸不出来什么了。笺鸿便关掉真空泵,重新披 上衣服,把那还热气腾腾的奶瓶打好封口拿到外面交给老板娘。

“就这么点啊。”老板娘不满意的道,“去吃饭吧,吃完饭回来再挤一次。”

老板娘算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同情心的人了。不把这些丫头们的血汗和乳汁 榨干净是不会松口的。

笺鸿不敢和她争辩,默默的到大师傅那儿去排队领饭,由于今天早上多睡了 十分钟,出门就没有好好的穿衣服,里面连件胸围都没有,不用太好的视力就都 能看得见她那乳头还硬硬的挺在衣服上。

“嘿嘿……”里面帮工的伙计发出一声淫亵的笑声,却马上就招来老板娘的 痛骂:“作死啊!没看过你妈的奶子啊!不想看回家看你妹去!”

大师傅波澜不惊,面无表情的给她打了一份饭让她带回去吃。

笺鸿小心翼翼的捧着早饭低着头从老板娘身边走过,她连道谢的勇气也没有。

这就是她一天的工作,也是生活的开端。永远伴随着的都是那些不怀好意的 男工色迷迷的眼神和老板娘的斥责,这样的日

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其实和琦琦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琦琦比她大两岁,也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下面还有五个弟弟妹妹要养活。她 爸爸妈妈都是普通人,挣来的工资还不够维持生计的,要不然也舍不得女儿来做 这流血割肉的生计。

烧烤店的生意要到晚上才来,不过肉畜却是都要在早上就完成屠宰。

琦琦把衣服脱掉爬到水槽里面去,自己拿下来一个莲蓬头往身上喷着水,周 围的帮厨走来走去,她丝毫不忌讳把自己的隐秘部位暴露在这些男人面前,反而 大大的岔开双腿,认真的冲洗着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边角——毕竟要是老板娘接 到投诉说肉不干净,她是会被扣工资的。

“快点脱衣服!”一个胖乎乎的帮厨拉着一个小姑娘的手大吼大叫道,琦琦 好奇的看过去,只见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如花骨朵一样的年纪,穿着 红毛衣配着白色的衬衣,腰下围着一条黑色的短裙,纤细的小腿被黑色的打底裤 包裹的紧紧的。琦琦看见那个小姑娘都快要哭出来了,可是手还是紧紧的护在胸 前。

那个胖帮厨叫王纥,是个手脚不怎么干净的人,有时候会趁着老板娘不在偷 偷的把美肉打包拿回家去。而且对她们这些肉畜也经常动手动脚的,只是肉畜们 看他多半是有贼心没贼胆才没有向老板娘告发而已。

“怎么回事,怎么吵?”一个懒洋洋的,带着点无赖的声音从后门穿了过来, 琦琦知道是谁来了。在老板娘不在的时候,就算他最大了。

烧烤店的少东家,二少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打着哈欠走了过来。他看了 看那些还在水槽里带着的肉畜们,又看看那个可怜兮兮的女孩子,最后把目光落 在了王纥身上。

“少爷。”王纥赶紧松开他的肥手:“这个新来的丫头不听话,不肯脱衣服。”

“不肯脱你就好好说嘛,非要人家告你强奸啊。”二少拖长了的少爷腔软绵 绵的,但是却让那五大三粗的王纥不寒而栗。

二少走到那姑娘面前,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好一张标致的瓜子脸,”他 一边赞叹着,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姑娘的身形:“肉少了点,不过没关系,本少 爷喜欢最要紧。”说着,他不满的瞥了一眼还呆着一边干立着的王纥:“呆着干 什么!等着扣工资啊!都回去干活!”

虽然他是对王纥一个人说的,但是这话仿佛具有面杀伤的威力,大家都不约 而同的低头忙碌了起来,生怕被少爷抓住树立一个“吃多干少,白养米虫”的典 型。

王纥左右看看,正巧就一眼看见了琦琦,一个箭步冲上来就站在她面前—— 生怕是别人把她给抢走了一样。不由分说的就将她的头按下,一手用力的分开她 的臀,露出里面那个香嫩嫩的菊花,然后琦琦就只感到那儿一阵剧烈的疼痛,这 个蛮牛样的家伙,丝毫不顾及身下肉畜的感受就把一个通用浣肠管子插了进去。

强劲的水流冲击着她的肠道,她感觉好像快要有水要从嗓子眼里面给冒出来 了一样。王纥这才把管子头拔出来,拍打着她那圆滚滚的小腹:“快点,快点, 拉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那个红毛衣女孩在场的缘故,琦琦忽然觉得自己赤身 裸体的样子很羞耻,可是王纥却不管她到底是什么想法,只是不断的按着她的肚 子,将她的屎尿全都弄得流出来,转瞬之间又被水流冲的干干净净。

然后又是重复上一步的操作,他再次将那管子插入到她的肠道里,灌水,然 后再拔出来,拍打挤弄着她的肚子,让她当着二少和那个女孩的面失禁。

忽然,她觉得眼角有些热热的,是泪水吗?为什么会这样,她也不知道。屁 股后面火辣辣的疼,似乎还流血了,这没什么关系,在生物芯片的作用下,这只 会让她感到幸福。但是她却第一次发现,少爷没有在看她,而是在看那个蜷缩在 她怀里的女孩。

过去不是这样的,从少爷代替他老爹接手厨房以来,几乎每一次琦琦接受屠 宰和解剖,他都会在她身边,用温柔而充满关怀的目光看着她。她知道的,他喜 欢她!去年他的生日

的时候,他就用她做了一顿全烤来招待他的朋友们。

可是,为什么……

她来不及多想,王纥就把她一把抱起,夹在肋下来到一排铁钩子前。这里是 屠宰区。大约是因为被少爷看着的缘故,他想表现得积极一些,而在他的字典里, 积极等于粗暴。他的力气很大,单臂夹着才一百斤刚出头的琦琦显得很轻松。

王纥将琦琦的身子倒转过来,左手抓住她的两只脚踝,抖了抖,似乎是要将 她的骨头给抖散一样。然后抓起铁钩子上的一圈绳子将她的两个脚踝分别捆上挂 在两个铁钩子上。他抬起一个铁钩子将它放到较远的一个凹槽里卡住,这样,琦 琦的双腿就成一个大大的“v”字型打开,而她被迫看着地上,那是一条被血污 浸透了的地沟,在与她平行的位置上,已经有两个女孩在接受屠宰了。

王纥从刀架上拿来一把长长的尖刀,迷信似的先将刀刃在琦琦的阴户上来回 磨了两遍,嘴里还念念有词。作为一只肉畜,她们的身体表面除了头发和眉毛, 是找不到其它的毛发的。因此她能够完整而清晰的感受到那冰冷的刀刃从自己皮 肤表面滑过时的感受。

忽然的,一阵钻心的痛从膝盖后面传来,但却在转瞬之间被植入她大脑的生 物芯片转化为高潮电流,她的身子激动的颤抖起来,原本被冷水反复冲刷而有些 发白了的身子也因此而变得粉红起来。

王纥丝毫不在意她的举动,非常快速的用刀在她大腿上齐膝关节,下齐腹股 沟的地方,画了两个圈,然后用手往上慢慢的翻去,就像是脱丝袜一样,将琦琦 大腿的皮肤给脱去了。展露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底下红色的肌肉和一些淡黄色的 脂肪。

二少满意的看着他的操作,同时还在品味着被自己搂在怀里的那个女孩发抖 的身子。这是多么可口的一只羔羊啊,若是直接烧烤掉未免浪费了些……

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王纥已经将琦琦两只大腿上的皮肤都给“脱”了下来, 然后再用到将那鲜嫩的大腿肉割下放到一个标记好了的袋子里交给个小伙计去切 碎穿签子。

待两条大腿上的肉都刮下来之后,王纥换上一把小刀将她的大小阴唇连带着 那个已经勃起如黄豆大的阴蒂一起割了下来,这虽然是小小的几片肉,但是物以 稀为贵,卖起来比她那十几斤腿子肉还要值钱。

此刻琦琦已经被接连不断的高潮弄的神魂颠倒,期盼着他下手再重一点,弄 得她更疼一点才好。王纥将铁钩子的间距拉的更大一点,并且又拿来两个铁架子 勾住她的腿骨,好让她的胸部和他保持差不多水平的位置。

琦琦的乳房已经在快感中变大了一圈,王纥可没心思管这些,他粗暴的抓住 她的乳房——现在的科技很先进了,生物芯片都已经智能的到了可以识别各种伤 痛的原因,在有些条件下,一些轻微的痛苦不会被转化成快感——也就是说,他 这样像抓住一块橡皮一样的抓住她的乳房,却没有感到高潮,而是痛苦。但是, 随之而来的,寒光一闪,她看见鲜血喷薄而出,她那不大不小的奶子已经离开了 她的身体,被他丢到一个篮子里面去了。将两个乳房一起割下之后,伙计们会把 这些乳房集中送到一个大锅里面去去皮,用文火炼成乳油,这是做烧烤的极品油。

割下乳房之后,王纥用刀在她腰间画了一圈,然后用双手使劲的朝下扯着, 仿佛是在给倒吊着的琦琦脱毛衣一样。

没有错,他的少爷,二少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只不过他脱得是一件真正的毛 衣而已。那个小姑娘看到琦琦的双乳就这么不翼而飞之后登时就吓得晕倒过去了。 二少赶紧扶助她,一边还帮她脱掉身上的衣服。

这还是个青涩的女孩啊。身子刚刚发育好,小乳房白嫩的好像才出炉的馒头 一样,二少忍不住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一股幽香飘来,几乎让他醉了。

乘胜追击,他脱掉女孩的裙子和那黑色的打底裤,抚摸着她那丝绸一样柔顺 而有光泽的肌肤,口水几乎就要滴了下来。

这个女孩很轻,估计最多也才八十斤,老妈肯定会要逼着她吃胖的,可是太 胖了就没有味道了。

虽然经营的只是一家烧烤店,可是二少一贯以美食家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和员 工。

他抱起这个女孩就来到一张空闲着的案板前,这是他专用的工作地点。比较 宽敞,也正好能满足他的趣味——他不喜欢流水线一样把女孩子分解成一块块分 门别类的美肉,他喜欢的是将她们还有意识,能说话的时候,就做成美餐,最好 还能与之分享。

这个女孩该怎样享用,才不会浪费呢?二少摸摸下巴,开始了今天的第一次 思索。

那边,琦琦的肉已经被处理的差不多了:脊柱被拆下来熬成高汤,肋骨自然 是用椒盐抹过之后等着客人来点。还有那些肝胆肠胃,自然有小学徒来手忙脚乱 的处理,王纥把她的一对明目挑出来之后又割下了她的红唇,便把她丢在一边不 闻不问。

还是偷偷溜出去抽烟比较要紧。

二少拿起一把窄窄的长刀,若有所思的望着这个女孩子,忽然间想到了一个 好主意。

笺鸿被老板娘斥责一通之后灰头灰脸的回到了宿舍,张芊不多一会儿也回来 了,她俩同住一个宿舍,也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怎么了?”张芊把大包小包的东西玩桌上一丢,看笺鸿似乎不太开心的样 子便坐到她身边来:“有什么事情啊?”

“没什么?”笺鸿笑了笑:“出去买东西的啊。”

“嗯。”张芊把袋子打开:“买了些水果,还有些生活用品。早上起来的时 候看你还随着香就没叫你。”

“我睡过头了。”笺鸿叹口气:“老板娘臭了我一顿。”

“别往心里面去,”张芊正说着,忽然外面有人“砰砰”敲响了门。

“谁呀?”笺鸿应声道。

“是我啊,笺鸿姐姐。”来叫门的正是二少,张芊耸耸肩:“来找你的吧, 二少最近来找你可有些频繁啊。”

“别瞎说,”笺鸿心里面由她自己的算盘呢:“我拿他当弟弟。”说着她就 去给二少开门,心里打定了主意:没事的话,就不放他进来,免得有人说闲话。

外面二少倒是空着手,什么都没拿,笺鸿堵在门口:“少东家,有什么事情 吗?”

“没什么事,”二少盯着她那棱线分明的俏脸看个不停。笺鸿的脸蛋算不得 柔和,但是却别有一番英气:“来问问姐姐你中午有没有空?”

笺鸿眼珠子转了两圈:“干嘛?”

“请你……们吃饭啊。”

二少个子高,看见里面张芊的影子,马上就改了口:“你们天天出奶多累啊, 中午我给你们做个新鲜的肉畜吃。好不好?”

“有新鲜的肉畜吃啊。”张芊跑过来:“二少好大方啊。”

“应该的,应该的,”二少奇怪的笑道:“姐姐们记得饮料自带哦。”

笺鸿把眼睛一瞪,作势要打:“作死啊,讨打。”二少赶紧跑开了:“一定 要来哦,我去喊莹莹她们去了。”

“这小子,”笺鸿把门关上,转身看着张芊:“嘴巴上最会讨便宜了。”

张芊嘻嘻笑了:“你管他呢,有大餐吃就可以了。”

午饭时间很快就到了,笺鸿、张芊、还有隔壁宿舍的一个叫王雪的女孩一起 去工作间把乳汁给排空了之后才去4号包厢,其他的女孩子们也陆续来了,倒是 请客的二少却讪讪不来。不过没关系,桌上摆着水果和凉菜,先吃就是了。

“笺鸿你今天的指甲油很好看哦。”

“小雪你的这件衣服真不错啊,哪里买的啊?”

女孩子们正在叽叽喳喳的时候,忽然包厢门被打开了。厨师打扮的二少推着 一辆推车就就进来了。

“美女们,不好意思久等了。”二少优雅的鞠了一躬:“为大家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们店里新来的肉畜,叫夏宜。来小夏,和姐姐们打个招呼”

说着,他把推车上蒙着的白布掀开,里面躺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子,只在胸 前和腿间点缀了些花果。她艰难的笑了笑:“姐姐们好,我是夏宜,今天第一次 做肉畜……”

“还是个小姑娘呢。”笺鸿笑道:“第一次见面就要吃你,真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夏宜大概是还有些紧张,说话都还带着颤音:“希望姐姐 们能喜欢我的肉……”

“这样可爱的妹妹,肉一定很鲜嫩,”许馨都已经忍不住拿着筷子来磨蹭了 :“二少啊,做什么好吃的给我们姐妹补补奶啊。”

“各位姐姐稍带,大餐马上开始。”二少微微一笑,将那小夏抱到圆桌上放 在那长方形的透明烤板上,然后拿了一块隔热枕头垫在她的发髻下面:“待会儿 姐姐们吃的时候可要记得多多评论哦,小夏等着各位姐姐的点评呢。”

“咦,后面的龙骨已经被你拆掉了吗?”王雪的眼睛最尖,好像看见她背后 有些血渍渗透出来。

“没有错,我已经拿去熬了高汤,等会儿就可以端上来,”二少眨眨眼睛: “特地放了几味中药给姐姐们好下奶的。”

又是一阵排山倒海的声讨,在座的可都还是没嫁人的大姑娘呢,你开什么玩 笑。二少不得不又鞠躬道歉,降尊纡贵来为诸位姐姐们切菜。

“我要尝尝小夏妹妹的小手。”许磬一点都不客气:“白白嫩嫩的,看上去 就很细滑,味道一定不错。”

“好,”二少将烤板加热一档打开,热量从夏宜的身下传来,慢慢的烘烤着 她娇嫩的肌肤。这样整体活烤的虽然浪费了整整背面的皮肤,但是脂肪却毫无损 失转化到肉中去了,比外加油脂的味道更美。

“在肉加热之前,先请姐姐们尝尝凉菜。”二少拿起一把银刀对准夏宜那花 骨朵儿一样的乳头就要切了下去。

“是生吃乳片吗?”笺鸿忽然道,二少点点头:“笺鸿姐姐果然是见多识广, 这一招,我也是才学来没有多久呢。这一片,就请姐姐先吃吧。”

说话间,二少已经将连着乳头乳晕那小小的一片横切了下来,由于这把祖传 银刀的特殊功效,夏宜的血立即都被刀给吸掉了,一丝都没有流出来。二少用刀 子盛了那乳片送到笺鸿面前。生切乳片,每一片大小不均,但历来美食家最津津 乐道的无不是美女乳尖的这一点小小嫣红。笺鸿受到这样的招待,自然不敢怠慢, 连忙用筷子夹起那小小的一片,举在目前仔细观看,只见那不过是比一员银币稍 大的一块肌肤,却层次分明的呈现出三种色泽:乳头的分红,乳晕的嫩红和乳皮 的雪白,而那小小的乳头只比一颗赤豆稍微大一圈,滚滚的,分外可爱。

“快点吃啊。”王雪催促着她,笺鸿看了看夏宜,只见她面带桃红,也正心 情忐忑的看着自己,便将那小小的乳片放入到齿间,贝齿上下轻轻一和,只觉得 一股汁液就飙溅出来,而那乳片也已经断做两结。笺鸿细细的嚼着这嫩肉,只觉 得汁多肉嫩,仿佛是入口即化,真的是好吃极了。

“真的这么好吃吗?”秋玲听她这么说完,也忍不住哀求二少:“好少爷, 也给我来一片吧。”

“诸位姐姐少待,”二少不慌不忙:“待我一片一片的为你们片来。”

说着,他就用极快的速度将夏宜的左乳做成了十来片乳片,均匀的分给大家 吃。而这些吃客们的吃法也各有不同:有好原味的就直接生吞活嚼,也有口重好 芥末的,要在两边都涂上芥末粉才卷成一卷吃下去,还有用生菜裹住,蘸了番茄 汁才一口一口吃下去的。不过虽然吃法千奇百怪,各出新裁,但吃过之后没有不 称赞的,恨的只是这夏宜妹妹年岁还小,乳房发育不够完全,一只鸽乳,只够每 人尝个新鲜的。

待把左乳食毕,十姐妹们又把目光齐齐的投向了那还完整的右乳。

二少看出了大家的心声,便按下桌下一个隐藏着的电钮,使那长方形的烤板 转了半圈,好叫那右乳正对着自己。

开胃凉菜已经吃过了,二少下面要奉献给大家的是一道甜品。众所周知,少 女之乳,虽然未曾哺育,但已经为将来做好了准备。只见二少附在许磬耳边低语 了几句话之后就见她粉脸一红,伸手解开衣襟,将一个杯子拿到乳前,开始缓缓 地往里面挤着乳汁。

而在她挤奶的同时,二少也从那推车里拿出来一个玻璃罐子,里面装着半瓶 子金黄色的蜂蜜,他拿起一个注射器,从里面吸了一管子蜂蜜,然后将那针头抵 在夏宜那细细的乳孔上,她似乎有些害怕,但乳头却不知不觉的勃起了起来。二 少只稍稍一用力,那细细的针头就插进了她的乳孔之中。

初开始的时候夏宜也忍不住蹙了一下眉,旋即便转而为满足的轻笑,,二手 的手法乃是出了名的温柔,非常轻柔的将那蜂蜜一点点注射到她的乳管之中,没 过了一会儿,便见夏宜那嫩嫩的鸽乳比之前似乎大了真正一圈,到此刻,二少才 挥动银刀将那乳房齐根削下。

正好,许磬也把那满满一杯还热乎乎的奶水递了过来,二少重新拿了个小锅, 将那蜜汁乳房放在其中,又将许磬的那杯奶也倒在里面,然后放在一个电磁炉上 加热几分钟后拿下来,只见那白花花的奶子鼓鼓涨涨的,显然是已经将那奶水都 吸收了进去,二少用刀将那奶子分成了十份,挑给各位姐姐一人一份,请大家细 细品尝。

“好吃。”王雪赞不绝口:“既有乳肉的鲜嫩,还有蜜汁的香甜,当然,还 少不了我们许磬妹妹的奶香了。”

大家纷纷称赞,弄得许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这没什么,没什么。”她 越说,大家越是起哄,二少忽然心里冒出来一个好主意,决定以后有机会再实践 一下。

蜜汁乳肉吃过了之后,大家对面前的这道大餐更加期待了,几个丫头指指点 点的开始要吃排骨了,只见二少的银刀挥动,不一会儿,夏宜胸口的皮肤都被脱 了下来,露出里面半生的肉,底下的烤板虽然开的小档,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 肉都已经半熟了,正好二少可以放盐倒胡椒粉,均匀的抹上烧烤酱,然后将用小 电锯将那排骨给分拆下来,每个姐妹面前都分着一块。

烧烤店的圆桌也不同于其他饭店的圆桌,每个座位都是固定的,因为作为面 前都有着一个液化气烧烤架,不用的时候可以收到桌子里面去,烧烤的时候只要 按下一个键,弹簧松开,就会跳出来一个方方的四方架子,底下的液化气喷灯也 随即打开,大家把那排骨放到上面略略烤过,不一会儿就肉香四溢了。

“二少啊,不给我们拿点喝的啊。”有姑娘抱怨道,二少狡黠的笑道:“我 不是通知过了吗?饮料自带。”

“讨厌,”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姑娘们还是抵不住口渴,纷纷宽衣解带,拿 起杯子对着自己的乳头开始挤奶,张芊一边挤奶还一边道:“二少,到时候老板 娘抱怨我们今天完不成定额,你要出来给我们作证的啊。”

“那是自然了的。”二少欣赏着面前燕瘦环肥,大小不一,但都是那么可爱 的乳房,看着那红红的乳头中飙射出的一股股乳汁,自己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来,姐妹们先干一下。”张芊一手掩着胸,一手举着杯子站起来:“祝大 家永远青春美丽,奶水充沛。”

“一定要多点奶水才好。”许磬抿了一小口:“喝自己的奶水,还真不太习 惯呢。”

“是啊,我就没怎么喝过自己的奶水。”王雪一边啃着排骨一遍道:“这排 骨挺脆的,真好吃。”

“二少,我要的爪子可以给我了吗?”许磬望着小夏那已经飘着白烟的小手 哀求着二少,二少望着她那圆滚滚的奶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许姐姐,让我 吃吃你的奶子,就好了。”

“我这就给你挤,你把杯子给我。”许磬以为他要喝自己的奶水,就伸手找 他要杯子,谁知道二少可打的不是这个算盘,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许姐姐,我 要从你那儿吸出来才好。”

他这话一出,许磬登时脸就红了:“你是二少,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姐姐,我哪里有。”二少色迷迷的盯着她那一对鼓胀胀的奶子:“只是想 喝一点新鲜的嘛。”

“挤出来就不新鲜了啊。”许磬发现他的目光不对,连忙掩住胸口:“真是 色狼。”

“那也没有直接喝的好啊。”二少是垂涎欲滴了:“就喝两口,好不好?”

“让他喝吧,”王雪和张芊两个起哄道:“让他喝吧。”

姐妹们都起哄起来了,许磬也没有办法,只有羞答答的站起来,一手拖住左 乳,含羞道:“只许喝两口哦。”

二少立马颠颠的跑过去,先嗅了嗅那扑鼻而来的奶香,而后才将那红红的乳 头含到嘴里,用力一唆,只觉得一股乳汁飙射出来,灌了他满满一口,他赶快将 这口奶水咽下,却并不着急吸第二口,而是用嘴唇将那奶头含着,好好的磨了一 会儿,才吸出了第二口奶水。

待他松开许磬的奶头,她早就面色潮红,小心肝砰砰的跳个不停了许磬。红 着脸坐下,扯了一张餐巾纸将他留在乳头上的口水擦掉,只不过抬头看二少的目 光,却不由自主的变得温柔了些许。

二少果然是言而有信,当即便把夏宜那一只已经烤的又焦又香的小手割了下 来呈给许磬。许磬接了盘子,吹了吹,也顾不得什么凤仪,两只手齐上,撕扯着 夏宜那香嫩多汁,外焦里嫩的小手。不时的扯下一根手指头在那蘸酱碟中打个滚 儿,吃的津津有味。

“我也要吃,二少。”王雪望着另外一只小手,也巴巴的叫道,二少坏坏一 笑:“雪儿姐姐,让我也喝两口吧。”

王雪脸红了红:“讨厌呢。”

“那我把这个也给许磬姐姐了。”二少故意作势要斩断那手腕,王雪连忙站 了起来:“给你喝就是了,不许多喝啊。”

“我明白。”二少忙凑过去,也扑在她怀里,叼着那香嫩的乳头好好的唆了 几口,将她那又香又甜的乳汁咕咕喝了两大口方才放开。王雪拿餐巾纸擦了擦乳 头,接过二少递给她的那只小手归位坐下吃去了,其它的姐妹们也都望着烤板上 那已经开始热气腾腾的雪白身子,琢磨着从哪儿开始吃起。

二少又将那烤板转了半圈,使夏宜那雪白干净的小脚丫子冲着自己。那五个 微微弯曲的脚趾头已经被热气熏得有些变白了,可是还是那么可爱。他快速的挥 动银刀将那两个小蹄子斩了下来,却不递给任何一个姐妹,而是将它们竖立着放 在烤板上。随后二少开始将夏宜小腿上的皮肤一点点的剥下来,露出里面已经烤 的变成了灰白色的肉,一边刷上调料,一边用刀片成薄片,轮流分给众位姐妹。

由腿向上吃过去,每块地方都只吃了一点,待吃到夏宜的大腿根地方的时候, 还剩下了不少。

“这烤肉真不错。”张芊抿了一口自己的奶水:“恰到好处,不焦不燥,既 保留了原来的水分,又带有烧烤后的香气。二少,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难得姐姐这么夸奖我,那这个小蹄子就送给姐姐补身体了。”二少将那已 经熟透了的蹄子送到张芊面前,她却微微笑着站起来:“看你这么乖,姐姐就让 你来喝姐姐的奶吧。来吧。”说着,她托起那一对丰满的玉乳,手指还有意无意 的掐弄着那红通通的乳头,似乎从那乳孔中正要挤出奶水来一样。二少自然不会 拒绝这样的好事了,连忙就凑上去含住张芊的右乳,使劲的吸着她那甘甜的乳汁, 张芊也没规定他只能喝几口,只是微微的看着他笑,一边还对姐妹们笑道:“看 见没,喝的多像个孩子啊。”

二少好好的喝了几口才意犹未尽的将那乳头吐出来。张芊擦了擦乳头,含笑 坐了回去,拿起那嫩嫩的小蹄子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还有最后一个小香蹄,该给谁好呢,二少的目光在两周巡视着,众家姐妹都 已经吃的不亦乐乎了,喝着自己的奶水,或者交换尝着别的姐妹的奶水,一个个 都解开了衣扣,松掉了胸罩,玉体半露的挺着那一对对尺寸各不相同的玉乳,叽 叽喳喳的说着话。他看了一圈,用铲子铲起那最后一个小香蹄,端送到笺鸿面前, 道:“笺鸿姐姐,我知道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就不用给我喝奶了。这个送给 你吃。”

笺鸿脸红了红,接下了那个小蹄子,轻轻地道了声:“谢谢。”张芊一边啃 着那小蹄子,一边用胳膊肘捅了捅她:“二少好绅士啊。我都不习惯了。”

二少回到他的位置上继续忙碌着,笺鸿红着脸:“别瞎说。”

“真的,”张芊小声的道:“说不定二少真的喜欢你呢。你看,他在看着你 呢。”

笺鸿的脸越发的红了:“别开玩笑了。”

二少娴熟的将夏宜的两条大腿骨拆掉之后,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她那肚子 上,因为大家隐隐约约的似乎已经闻到了一些肉香,再就是已经有眼尖的发现, 夏宜那嫩嫩的小穴两片阴唇都已经被用针线缝合了起来,这样做,肯定是有什么 道理的。

“汤也差不多该煮好了啊。”二少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道。只见他拿起那 把银刀,轻轻地在夏宜的肚皮上来回摸了几下,仿佛是个有经验的瓜农在挑选西 瓜一样,最后还是选定了从她的那个小肚脐眼那儿入手,竖着一刀将夏宜的肚子 分成了两半,登时一阵白雾袅袅从那创口里升腾了起来,二少用刀子在她肚子上 画了一个圈儿,隔出来一个圆形的口子。众人一齐望了过去,只见夏宜的那肚子 里面原来早就被二少做成了肉锅,里面的内脏一些被去掉不要,一些被切碎了码 在里面,浇上水,搁好配料,在大家吃着烤肉的功夫里,这锅高汤就在她的身子 里慢慢的熬好了。

“姐姐们先吃块龙骨。”二少拿着汤勺给众家姐妹们舀着汤,每人都分到了 一两块龙骨,上面的肉很多,又在这少女的体内闷了这么长的时间,可谓是入口 即化,香甜无比。

“这汤好好喝哦。”秋玲惊叹道:“二少,你是用什么炖出来的啊。”

“当然是对各位姐姐的无比爱意了。”二少厚着脸皮笑道:“这里面放了好 多中药,都是下奶催乳的,姐姐们一定要喝完啊。”

“哇,这个是夏宜妹妹的卵巢吧,让我捞到了!”王雪大惊小怪的道,只见 她用勺子配合着筷子夹起来那小小的一块卵巢,大约只有她的拇指头大小,也真 难为她能找得到。王雪将那小小的一块肉放在唇边吹了吹,待它稍稍凉了一些后 便送到口中,闭着双目好好的享受着这个难得的美味。

要知道在市场上,少女的子宫与卵巢是与双乳、外阴并称为三宝的绝佳滋补 品,乃是家居养生、馈赠亲友的不二礼品。

“味道很不错吧,”二少望着她,呵呵的乐了。王雪细细的咀嚼着那块细滑 的肉,只觉得里面浸满了汁水,却又还带着一丝韧劲,实在是舍不得就这么吞咽 下去,可惜那一小块毕竟就只有那么大,最终还是要到她的肚子里安家。

“味道真美啊……”张芊忍不住赞叹道,那汤味道鲜,色泽浓,她都已经喝 了一碗了,还忍不住又喝了一碗,并且还捞了两块肉吃。

“还有最后一点汤,留给夏宜妹妹喝吧。”笺鸿提议道:“让夏宜妹妹尝尝 用她的身子煮出来的汤是个什么味道。”

“好啊,”大家一致同意了这个决定,让二少把最后一点汤盛了起来单独装 好,王雪一再的叮嘱他:“这个,是给夏宜妹妹喝的,你不许偷喝哦!”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放心吧。”二少将夏宜的头一刀砍下来之后小心翼 翼的装进培养容器之中,再过四十八小时,她就能从里面走出来了,不过还很虚 弱,需要在床上再躺两天,等到第五天才能活蹦乱跳的在院子里走动。相信,有 她来了,琦琦的工作会轻松很多。二少拎着装着夏宜的头的容器走到后面专用的 肉畜培养室里面,琦琦的头已经送来了,她正在编号为17的培养槽里面睡着。 二少隔着钢化玻璃看着她,琦琦双目紧紧的闭着,似乎睫毛上还沾着血迹,不知 道是哪儿粗心的伙计,居然不给她好好的洗洗脸就放了进来。

二少把夏宜的头安放在那个新买来的培养槽里,娴熟的将那些程序打开,激 活她大脑中的再造生物芯片,培养槽中的营养液迅速的分解合化,按照她的nd a图谱一点点的搭建起来,用不了多久,她的身子就会长出来。

他离开了21号培养槽,又回到琦琦身边,望着她沉睡时候的娴静,似乎在 笑。

【完结】 [ 本帖最后由 善了个哉的 于 2010-7-28 16:55 编辑 ]